>>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省长公子的毁灭之路--透析李勃的"钱途"观   |今日关注|秦京线输油管安全状况 护油队昼夜巡查防不胜防   |体育新闻|[奥运]北京奥运会会徽将于8月3日在天坛揭开面纱   |体育新闻|[综合]连续没有比赛 中国队本月排名降至第73名   |今日关注|沪磁浮故障不影响运营 四号线事故将追究责任   |国际新闻|菲律宾情报首脑科尔普斯因兵变事件辞职[图]   |网络参考|我患了精神病--金嗓子周璇日记首次亮相(节选)
省长公子的毁灭之路--透析李勃的"钱途"观
2003年7月31日 07:12
 

2003年7月28日上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李勃受贿案,检察机关指控李勃伙同其父李嘉廷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1685万余元。堂堂省长公子是怎样走上不归路的呢?请看——

“高干子弟哪个不做生意,没个千儿八百万就干脆别在‘太子党’里混,别的高干子弟也瞧不起你。”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之子李勃的一句“名言”,使人们看到了他是一个钻进钱眼里的人,其眼中盯着的仅是钱。

前程不用愁,父母会关照

现年30岁的李勃,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李嘉廷和母亲王骁都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李嘉廷自“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步入政坛,仕途坦荡,历任黑龙江省工交政治部办公室副主任、省经委办公室副主任、经委副主任,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市长、省长助理,云南省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长。从贫困山区农家子弟到“封疆大吏”的阅历,使他对子女的评价标准着重关注学习成绩。李勃自幼聪明好学,努力刻苦,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其兄李群学习不努力,成绩不如意,所以,李勃深得父母器重,而李群不被父母看重。兄弟两高中毕业后,李群没有考取大学就参加工作,而李勃顺利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且学的又是当时最热门的国际贸易专业。这样一来,李嘉廷夫妻对李群“彻底失望”,而对李勃抱有“很高希望”。

父母对子女的区别对待,使李勃在成长的道路上得到了太多的关爱,自幼养成了狂妄自大,骄横跋扈,好高务远的习性。上大学后,随着其父李嘉廷步入高级干部的行列,他也变成了高干子弟。

拥有了高干子弟的名誉和身份,却缺乏应有的品质和风范,李勃在父亲的光环笼罩下,开始设计着自己的美好“钱途”。

李勃的命运转折发生在1995年。这一年,他22岁,面临步入社会。春节,他与母亲从东北冰城哈尔滨,到西南春城昆明陪父亲过年。家人欢聚一堂,有件要事需商量。他大学毕业后的路怎么走,一直是父母的头等大事。一家人经过反复讨论,最终确定让其先出国留学,以光宗耀祖,再回国赚钱,成为人上人。

春节期间,李嘉廷、李勃父子“慧眼识才”,在来来往往,登门拜访的人群中,选中了两个能帮助李勃实现人生理想的大款——香港焕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荣和昆明俊发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俊。

出国不花钱,自有买单人

过完春节,李勃心理特别踏实,和母亲返回哈尔滨,继续上学。“马上就要毕业了,别的同学都忙着找工作,而一向狂躁的李勃却显得很稳沉,一点都不像他往常的表现。”他的一位同班同学回忆说。

与李勃若无其事的李勃相比,李嘉廷就有些着急了。采取何种方式让李勃出国,成了他的一块心病。“如果我在云南让人给李勃办出国,就会给我带来不好的影响,人家会议论说我哪来那么多的钱让孩子出国,所以,我一直没有考虑好李勃出国的问题。”当时他已是常务副省长,离省长的位置只有一步之遥了,不能因为孩子的事情,误了自己的前程。

李嘉廷一筹莫展之际,春节期间曾给其送厚礼的香港焕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荣再次登门拜访了。杨荣与朋友合伙做出口云南卷烟生意,从国家有关部门搞到13000大箱出口指标,却因货源紧俏,提不到货,专程来找李嘉廷帮助打通关节,协调关系。杨荣自1993年与李嘉廷认识后,每次到云南来做生意,都到李家拜访,又送钱,又送物,给李嘉廷留下了“为人厚道,又不张扬,比较可靠,办事诡密”的印象。李嘉廷因之表现出热情的态度和爽快的作风,当着杨荣的面,给有关部门负责人打电话,要求对杨荣出口卷烟一事,在供货时间上尽快抓紧,在品种搭配上给予关照。分管烟草工作的常务副省长电话一打,下面办事的部门人人听话,加班加点,层层落实,并在品种搭配上给予了最大的关照。据杨荣供述,他与朋友拿到的卷烟,大部分都是特别畅销的“红塔山”和“阿诗玛”等甲级烟,仅搭配差价一项就多赚了700多万元。这笔生意做成后,杨荣赚钱高达1300多万元。

李嘉廷一个电话,作用如此之大,杨荣在目瞪口呆之余,心存感激,正琢磨着要为李嘉廷做点什么事,以表示谢意。而李嘉廷也似乎看穿了杨荣的心思。他主动把杨荣约到家里,提出想让李勃出国留学的事。“我来想办法,先给李勃办个去香港定居的单程证,有了香港身份以后,再出国留学就方便多了。”顺着李嘉廷的话题,杨荣不失时机地巴结。

杨荣如此体贴自己的难处,李嘉廷虽然口头上说还要征求李勃母子的意见,但心里巴不得“特别仗义,很会办事”的杨荣赶快促成此事。当杨荣又一次登门拜访之时,李嘉廷就迫不急待地把李勃的电话告诉他,让他抓紧时间,与正在哈尔滨上学的李勃取得联系,然后赶快落实此事。

为了办妥李勃出国之事,杨荣费尽心机,他托人并花了3000元钱,在老家广东省电白县为李勃买了一个假户口,又将其户口从电白县转到茂名市,替李勃改名李博。然后又通过茂名的一位市领导跟公安局打招呼,以赞助该局治安基金50万元人民币的名义,换取到一个赴港定居的指标。随后,他又把李勃的身份变成自己的小舅子,并从香港办来自己岳母刘某的材料,以刘某之子到香港照顾母亲为名,向茂名市公安局递交了李勃赴港定居的申请。

为使李嘉廷知道自己帮李勃办赴港单程证花了钱,杨荣还特意把正在上学的李勃叫到茂名,让李勃从自己手中拿走50万元人民币,交给市公安局。1995年5月,李勃拿到单程证后,杨荣又陪其到香港,办理有关手续,并让李勃把情况告诉父亲李嘉廷。由于此时李勃大学尚未毕业,因而领取临时身份证后,又继续返回哈尔滨上学。

1995年7月,李勃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黑龙江省一家国际贸易工作,可他没有在公司上过班,就准备移居香港。在其即将动身前夕,李嘉廷多次对前往其家中拜访的杨荣讲,“李勃到香港后就靠你了,你要在生活上关心他,资金上照顾他。”在杨荣看来,“照顾的意思当然是送钱”。为此,8月份李勃一到香港,杨荣就立马送上20万元港币“生活费”,紧接着又到银行为其存款80万港币,为其出国创造资金方面的条件。李勃到香港后不久,急着去办赴美国留学的手续,但因其在港定居时间太短,被拒绝签证。

留学的计划受阻,并不影响李勃出国。这年冬天,李勃在香港无所事事,返回昆明呆在家里,恰好遇到春节期间来家里拜年时认识的某家具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及其子李俊来找父亲办事。因与李俊熟悉,李勃在无意中说出了赴美国留学受阻的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俊父子立即向李嘉廷提议,“让李勃做翻译,与我们家一起到美国去购买机器,顺便了解一下留学的事。”李嘉廷看出了李勃“特别想去”的意思,就同意让李勃与他们同去。

“我到美国后,原准备在那里留学,但在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远离父母,人生地不熟,一个人很孤独,”李勃回忆说:“我和李俊在美国呆了一个多月,就回来了。从美国回来后,我把在美国的情况告诉父亲,父亲跟我讲,你应该回来,要出国读书凭自己的能力去,不要靠别人,你去美国的事情,李俊家的人在外面乱讲,给我和家里带来了及坏的影响,你以后少跟他们往来。”如果李勃此时醒悟,或许悲剧可以避免。

赚钱有捷径,老爸最关键

不想出国留学,总不能靠别人养活,李勃开始思考自己的“钱途”。从1996年初到2000年初,他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方式,或当面商谈,或打电话商量,与父亲达成共识:他与大款杨荣、李俊合伙“做生意”,让他们各自找项目,出资金,自己不参加经营,不公开露面,“遥控”父亲为他们协调关系,谋取利益,赚了钱利益均沾,各分一半。

李嘉廷特别钟爱李勃,钟爱到百依百顺的地步。李勃要他给杨荣批烟,他就给杨荣批烟;李勃要他给李俊批地,他就给李俊批地;李勃要他什么时候与杨荣、李俊见面,他就会及时与他们见面。李勃也十分“聪明”,每一次让父亲为杨荣、李俊打一个电话、作一个批示“值多少钱”,他会如数家珍,准确丈量。这样一来,李嘉廷几个电话一打,李勃不费吹灰之力,就有上千万元的“好处费”落入腰包。

1996年,李嘉廷通过协调关系,为杨荣落实了1万大箱出口卷烟的计划指标和品种搭配问题,使杨荣获利1000万元。因其与李嘉廷有约在先,加之李勃多次催促,杨荣于1997年1月,送给李勃500万港币。

1997年下半年,李勃回到昆明,找李俊商量“重要事情”,“我想在云南做生意,但不便公开出面,你找好的项目,我通过父亲给你协调关系,我们一起做些事,”李勃对李俊开门见山地说:“我以前也找人合作,做过一些事,但他们生意没有你做得好,为人没有你可靠,我们在一起合作赚钱比较把稳。”当李俊打听到螺蛳湾市场改造项目有钱可赚,但竞争激烈时,李勃通过李嘉廷打招呼,使李俊父子在众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该项目完工后,李俊父子赚了1500多万元,李俊送给李勃500万元。

李勃不愧为是一个父母眼中的“乖孩子”,每一次他与杨荣、李俊“分钱获利”之后,都要把情况向父亲如实秉报。李嘉廷听后总忘不了吩咐李勃:“杨荣、李俊给的钱,不是给你个人的,他们是感谢我的帮忙而给的,这是一笔不小的家庭财产,来之不易,你不得用于投资和炒股,要把它存入银行保管好。”

公然索贿赂,口开训斥人

初涉“商海”,屡试屡爽,李勃在游山玩水,寻欢作乐中,“既轻松又愉快,还有大钱可赚”。在李嘉廷的钟爱和放纵之下,他对金钱的欲望进一步膨胀,竟然发展到明目张胆,公然索贿的疯狂程度。同时,他骄横跋扈,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口开训人,在许多场合,见人必讲我老爸如何拥有重权,做事定谈我家领导怎么仗义,以显耀其底心。

他与杨荣、李俊初次合作,“赚钱”1000多万元后,仍然认为“他们不友好,给的钱太少”,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亲李嘉廷,李嘉廷多次批评李勃说,我们和人家不一样,他们愿意给多少算多少,不要与他争,何况这个数额也不少了,再争小心争出问题来。但李勃利欲熏心,利令智昏,对父亲的批评置若罔闻。而李嘉廷也默许了李勃的所做所为。

1997年1月,李勃收下杨荣送给的500万元港币后,又得知1995年初,杨荣为其办理赴香港定居单程证时,曾通过其父帮忙协调过一笔出口卷烟生意,赚了1300多万元,就认为“杨荣太黑,给的太少”。因此,他一见杨荣就满腹牢骚,“如果不是看你实在,我不会跟你往来,你以后还想不想到云南做生意。”李勃还不断“警告”杨荣,“我老爸为你帮了那么大的忙,你应该将钞票如数送上。”杨荣担心与李勃闹僵,就答应“待资金不紧张时,再给一些钱”。可不等杨荣主动给,李勃就开口要。

1997年5月,他以炒股票为名,向杨荣要钱,杨荣从其妹夫处转款170万元人民币,把问题摆平。过了一段时间,李勃又要杨荣出钱,与他一起炒股票。杨荣瞒着妻子,东拼西揍500万元人民币,汇到李勃指定的账户。事后,杨荣的妻子发现此事,逼着杨荣找李勃追回此款。而李勃却以炒股票亏损为由,截留了其中的150万元人民币。他还将杨荣借给其在深圳使用一辆奔驰320型轿车出售,获利40万元。如此明火打劫,折腾得杨荣大病一场,痛下决心中断与其往来。1998年李俊一笔“生意”送了李勃500万后,李勃还嫌不够,又以炒股为由,向李俊借款450万元。1998年下半年,李勃从李俊口中得知官渡区要开发世博园配套项目园林住宅小区工程,但700亩用地指标省里没批,就急忙找到父亲,说明这是一个不可错失的“商机”。李嘉廷让李勃把李俊父子叫到家中商谈,又让李俊父子把用地报告层层上报省政府,经其批示,用地指标很快落实。

在办理征地手续时,李俊父子又嫌地价高,让李勃找李嘉廷协调,“压一压地价”,李嘉廷对李勃言听计从,有关部门协调会一开,地价自然降下来。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李勃并不过问怎么开发地,而是关心能赚多少钱。他跑到李俊的办公室,告诉李俊:“批地的事,我家领导是冒着风险的,我要占50%的股份。”“现在八字都没有一撇,地的位置还没有确定下来,谈利润分成不是时候。”李俊回答说。

“我不管,反正该为你办的事,我办了,你该给的钱,一分也不能少。我向你借的450万元,炒股亏了,钱还不上,就算开发‘园林小区’预先分给我的利润吧!”李勃居高临下,压着李俊说话。李俊向李勃解释说:“开发房地产我要垫许多钱,还要找人合作才行,我正在筹钱,真的不行。”“你不要跟我算帐,我还真的想跟你算一算。你不担心这块地连450万都赚不到吧?”李勃怒目圆怒目圆嗔,大声吼道。“肯定不止赚450万,反正你说了算,那就算你先从这块地上拿走450万元吧!”因为不敢得罪李勃,李俊只有这么说。

就这样,李勃轻而易举地“获利”450万元。“可他得了便宜不卖乖,有一次,我们在一起喝酒,李勃借酒闹事,把一杯泼在我身上,还警告我说,你生意做大了,牛皮,以后还想不想在云南这块土地上混。”李俊至今仍怒气难消。

灵魂变钱袋,亲情可出卖

无畏的爱子心切,极端的纵子敛财,不仅让李勃的肉体,而且使其灵魂变成钱袋子。

李勃大学毕业后,长期住在深圳,回家的次数有限。他每次和父母团聚,开口就是谈钱;他每次离家远行,父母送给他的礼物也是钱。据悉,自1996年至1998年的三年间,李嘉廷夫妻共给过他300多万元人民币、20万元港币、15万美元。加之其利用父亲的职权收受杨荣的贿赂420万元人民币、640万元港币和收受李俊的贿赂950万元人民币,他手里掌管的钱财高达2400多万元人民币。这个数据,既超出了司法机关最终认定的李嘉廷单独或伙同李勃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1810多万元的犯罪金额,也超出了中纪委当初公布李嘉廷单独或伙同李勃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2168万元的违纪金额。换句话说,李嘉廷夫妻通过各种渠道获取的“收入”,都集中到李勃手里。

如此之多的“家庭财产”掌管在李勃手里,李嘉廷夫妻开始顾虑,“怕他乱花和用于炒股”。为了限制李勃,1998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李嘉廷在家里召集王骁、李勃开家庭会,讨论如何把这些钱财存放到香港。在会上,李嘉廷夫妻与李勃发生争执,究竟以谁的名字到银行存钱。后来家庭内部互相妥协,李嘉廷安排妻子专程到香港,以母子俩的名义,开设联名账户,存放“家庭财产”。可李勃不愿意让父母控制自己的财源,捆往自己的手脚,因此,在开设联名账户时,选择了没有制约作用的种类,蒙骗父母。另外,李勃把杨荣和李俊所送的贿赂多数用于炒股,而仅将少部分贿赂及父母送给的现金存入联名账户。

上千万元的资金先后投入股市,李勃没有驾驭能力,他以高薪请来大学时的同学当操盘手,自己做起“甩手老板”。后来,因为股市下跌,造成巨额损失。可他的父母,直到案发,仍蒙在鼓里,认为他是一个“乖孩子”。“父母对我百依百顺,我却对父母一再蒙骗。我过去总是想着赚钱,就依靠父母捞钱,不择手段要钱,结果既害了父母,又害了自己,我是一个没有良心的儿子。”李勃如今身陷囹圄之中,才有这番迟来的悔恨。

自己当老板,下海即被呛

背靠父亲这棵大树,躲在背后收钱,几年下来“赚钱”千万,既轻松又愉快,但没有真正学到“生意经”,李勃发现自己与杨荣、李俊合作“做生意”,其实“什么事也没有做”,只是作为“花瓶”,被用于作摆设,装点门面,至多是在关键场合,以“省长公子”身份,参加应酬,捧场而已。他开始寻思着名正言顺地“干一番事业,做一个老板”。

李嘉廷担任省长之后,也逐步认识到李勃肆无忌惮的敛财和狂妄自大的为人,处理不好会给自己带来无穷后患。更使他担忧的是,李勃在短短几年间敛聚不义之财达2000多万元,不仅见不得阳光,摆不到桌面上,而且为党纪国法所不容,况且,社会上已经有人议论李勃赚钱的事。因而,他也考虑应该让“刚参加工作,什么事也不会做”的李勃“干点正事”。

爱子心切,但不得不面对现实,李嘉廷不止一次地找李勃谈心,“你不要整天想着钱,学一点真本事,靠自己的劳动来养活自己。”关爱之情溢于言表,教诲之意尽在其中。李勃也似乎“懂事了许多”,每次都向父亲表态:“我要放弃贪图享乐,崇尚金钱的想法,自己开公司,做生意,凭自己的本事和能力吃饭。”1998年,李勃得知某大型企业在香港收购的公司股票要上市,就敏感地以其“市场经济头脑”,意识到“其中必有大钱可赚”,因而携巨款“杀”入,准备大赚一笔。可人算不如天算,他所购买的股票,不仅不涨,反而猛跌。他一下海就被海水狠狠地呛了一口。

1999年,李勃与同学合作,先后投资200多万元,在昆明开办贸易公司,做自己的生意。尽管他涉足了许多行业,在云南商界呼风唤雨,但因为没有身为省长的老爸在背后支撑,李勃很快迷失方向,“什么钱也没有赚到”。

“在风烟狼起,跌宕起伏的商海中,自己什么也不会。”李勃开始正确估价自己,发现离开父亲的关照,自己在茫茫人海中其实已经寸步难行。

父亲的放纵扩大了李勃的贪欲,李勃的贪婪扩大了父亲的问题。财迷心窍,钻进钱眼,李勃为了自己的“钱途”,从一名风华正茂的高干子弟,堕落成一个贪得无怨的饕餮大鳄,最终走上自我毁灭的不归路,而被其毁灭的,又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他的父亲,他的家庭。

人啊人,为什么不用勤劳的双手和聪明的智慧去创造美好的生活,而要去编织不劳而获的牢笼呢?!

 
 
编辑:周湘   来源:生活新报 
 
 
  • 李嘉廷之子、红极一时的"敛财衙内"李勃被公诉
  •  
    订阅 铃声 图片 言语传情 自写短信 短信联盟
    笑话无限、快乐无限-包月仅7元 阿杜孙燕姿,热门铃声
    每日健康提醒 每日星座运程,爱情指数
    头条快报 新闻最先知道 球亨足球乐园,澳彩权威盘口信息
    时髦短语,最新“非典”笑话 幽默图片打扮个性手机
    头条快报
    20元/月
    实用新闻
     0.20元/条
    绝对短信
      7元/月
    情趣笑话
      16元/月
    两性学堂
      20元/月
    你的手机: 手机密码: 注册 密码查询
    http://sms.eastday.com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