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广东中山一怀孕打工妹加班超时遭主管暴打流产   |网络参考|酷暑高温降性趣 重庆出现避孕套滞销现象   |体育新闻|[F1]蒙托亚令人生畏 舒马赫忌惮威廉姆斯   |国际新闻|英首相夫人歌声受欢迎 更有望登上音乐流行榜   |文娱新闻|黄晓明挑战周星驰 演绎风流少年唐伯虎   |国内新闻|中国调整社会团体会费政策 将不再核定统一标准   |财经新闻|商务部制订振兴计划 八措施振兴餐饮业和住宿业
广东中山一怀孕打工妹加班超时遭主管暴打流产
2003年8月4日 17:31
 

东方网8月4日消息:广东的土地是一片向阳的土地,广东社会经济引人注目的发展大潮,融入了大批外来工辛勤的汗水。目前,在广东的外来工数目仍然很庞大,他们的生活、工作条件有的还很艰苦;他们内心的期盼和呼唤有的还没有得到各阶层人士的回应。关爱外来工,让他们拥有一个正常、健康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这既是各级部门肩上的责任,也是促进社会稳定和文明的善举。本版推出有关外来工的若干个案,旨在引起社会各界对外来工的关注。让我们一起努力,把方方面面的工作做好。

打工妹陈小华:不断打破加班纪录,日休息时间不足5小时

陈小华的死胎引产发生在6月30日,距离记者采访的时间已有20多天,但陈小华身体依然非常虚弱,她本人与记者谈话不过20来分钟,期间思维就出现明显的断续停顿,要求休息。陈小华去年3月从重庆来到中山,成为中山市三乡镇新圩骏达五金制品厂的一名打工妹,开始了艰苦的打工生涯。吃着最简单的饭菜,住着简陋的木板间隔房,这些陈小华都还能忍受,但长时间无日无夜的加班,令到像她这么年轻的打工者也逐渐感到难以支撑下去。

陈小华在骏达厂打工一年多,即使在生产淡季,每月加班也在160小时以上,身为打工者,白天8小时的正常上班只有12元的工资,即每小时工资1.5元,而加班每小时工资是1.8元,如果没有加班,她们上班30天的工资是360元,为了多挣点钱,陈小华的工友们都愿意有一定的加班时间,只要每天不超过4小时,她们甚至会感谢老板给她们挣钱的机会,虽然工资很微薄,工作强度大,但她们没有其他的选择,她们也知道,就工资标准而言,她们在骏达厂的待遇不会比别的厂差到哪里去。

但骏达厂的加班时间之长却不断创造着惊人的纪录,以致陈小华不知道该如何计算加班时间。在陈小华保留下来的2002年9月份工资单上,工作收入情况一目了然:常工天数30天;常工工资360元;加班时数206.5小时,加班工资371.5元,劳务扣款16元,实得工资832元。9月份满月是30天,在这个月里,陈小华没有一天休息,身体再疲累也不敢请一天假,平均每天上班14.88小时,每天工作从早上7:30到中午12点,下午1点到5点,晚上从6点开始一直到凌晨1点、2点、3点甚至连续做到早晨7:30,半个小时后又开始上白班。陈小华的这个纪录在骏达厂绝不是最高纪录。记者接触的另一位女工今年6月工作了27天,加班时间却高达207小时,意味着这位女工平均每天加班长达7.7小时,每天工作15.7小时,一天24小时,除了中餐、晚餐的两个小时,早上穿衣洗漱早餐的半个小时,深夜下班以后排队冲凉洗衣又要用去两个小时,员工真正能休息的时间不超过5小时,有些员工实在受不了,就选择辞工,如果不是决定辞工,平时的加班她们一刻也不敢迟到,生怕丢掉工作,生怕被扣罚工资。

主管黄加祥:嫌工人做得太慢对陈小华拳打脚踢

陈小华永远记得今年的6月28日,此前的6月27日陈小华与工友一起从早上7:30分上班,一直加班到28日凌晨的4点钟。早上8点,陈小华又准时上班,到了中午12点的下班时间,主管黄加祥嫌工人做得太慢,认为没有完成任务,要求工人继续做工,一直到12:20分,工人们才陆续下班,陈小华因为夜以继日地加班,加之早已怀有身孕,精神不振,不小心将过道边一胶盆碰倒。一旁的主管黄加祥以为陈小华是有意发泄,立即上前当胸就给了陈小华两掌,陈小华倒地,情急之下,陈小华拿起手中之伞招架,黄加祥紧跟着又踢了陈小华两脚,其中一脚踢中陈小华的肋部。一位冒着被开除危险的女工在记者采访本上留下如下的证词:“看到主管两掌打到陈小华胸部,打倒之后又踢了两脚。当时我在后面,隔了几个工作台位,看到陈小华倒在地上,我有点害怕,就从后面走了。”

陈小华表示,自己有孕在身三个多月,车间知道的人不多,主管黄加祥可能并不知情,而在此之前,陈小华认为主管黄加祥的态度还可以,但别的工友提出黄加祥在分厂也曾打过工人。

被打之后的陈小华感到胸部疼痛,但没有提出请假,下午又回到车间上班,期间找到主管和工厂老板交涉但没有结果,陈小华于是又一直上班、加班,6月30日中午下班之后,陈小华腹部疼痛不已,阴道流血,当天下午赶到三乡人民医院,医院检查认为陈小华属于“稽留流产”,并于当天晚上做了引产手术。当班的李医生向记者解释,陈小华腹中胎儿在十天之前就已停止发育,已为死胎,6月28日被打,可能不是主因,只是诱因。李医生同时表示,陈小华身体正常,一般而言,导致胎儿发生问题的原因可能有多种因素,比如病毒感染,或者接触某些物体等等。

家属欲哭无泪:一向身体健康的人怎么会怀上死胎

在陈小华的住处,记者看到令人心悸的一幕,陈小华将死胎用酒精浸泡保存起来,因为陈小华家属对医院的诊断存疑,认为陈小华在事发之前一直身体正常,怎么无端端就突然胎死腹中,主管真的不负主要责任?在与医院一番争执之后,陈小华将胎儿带出医院保存。

当班的李医生既后悔又无奈,她表示按规定死胎是不可以带出医院的,但陈小华家属又吵又闹,怀疑医院搞个小的胎儿故意骗他们,将胎儿留在医院又担心一旦腐烂更加说不清,在当时的情形下,没有多加考虑,想着他们如果以此拿去作鉴定也好,医院可以免去被怀疑,就将胎儿给了陈小华家属。

主管黄加祥不见了踪影

陈小华做引产手术的当天下午,家属向中山市三乡镇鹤湾派出所报案,当晚7时,主管黄加祥被带到派出所,7月1日,黄加祥在向派出所交纳5000元的保释金后离开。而在7月底记者找到骏达厂,试图与黄加祥取得联系,进一步核实事发经过时,骏达厂的老板却告诉记者,黄加祥已不知所踪,连工资也没有结清,“如果他还在工厂,也会开除他。叫你做主管是管人管事,不是叫你去打架。”该老板承认自己工厂加班时间比较长,对陈小华等人月加班近210小时,有时通宵加班的事实没有予以否认。但他认为自己也是无奈,工厂以加工塑料玩具为主,季节性很强,旺季时不加班不能应付订单需要。但在发生陈小华事件以后,厂里减少了加班时间。对于主管打陈小华事件,这位老板表示厂方愿意与对方调解,但对方的要求不能过高。

鹤湾派出所指导员表示黄加祥确已取保候审,具体案情不便透露,但他对记者反映的黄加祥已经不知去向的情况显然并不知情,“也许他是暂时离开几天”,指导员这么猜测。

劳动和社会保障管理所:20名员工疲于应付

在中山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三乡管理所,记者了解到,该所20名员工,其中有9名员工负责在所里一楼大厅直接对外办公,其他员工要面对镇内600多家各类企业,由于今年受“非典”影响,一些企业出现资金周转困难。与工人的各种矛盾也比以前增加,管理所全体员工努力工作,但仍然面临一些难题。与陈小华所在的骏达五金制品厂类似的少数工厂,有的只同部分员工签合同,有的工厂搞两份工资单,一份假的拿来应付管理所和其它政府部门的检查,真的工资单直接给工人,这样,劳动管理所对工人的实际加班情况、工资待遇等往往不能第一时间掌握,管理所自身又面临人手短缺的问题,若要确保工人的权益不受损,及时帮助解决工人的问题,管理所还需要多方面的支持。

有关专家认为,在少数企业,类似陈小华的员工们的基本生活权益还得不到有效的保障,身心受侵犯的事件还不时会发生,他们艰难的生存状态还没有引起全社会的高度重视,他们内心的期盼和呼唤还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

这位专家表示,广东的外来工数目庞大,关爱外来工,帮助外来工,让他们拥有一个正常、健康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既是各级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促进社会稳定和文明进步的必经之路,各级政府和劳动保障部门在这方面仍任重道远。

 
 
编辑:曾静   来源:南方网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