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让赌场开遍加州---美色情大亨想竞选州长   |财经新闻|中国海关前7月征税超两千亿 五商品是主要税源   |台港澳新闻|港报称香港财长最快今日公布 人选唐英年最热门   |体育新闻|[奥运]揭开奥运会徽秘密:样本盖有"罗格之印"   |科教卫IT|三大网站否认收购3721 3721正谋求海外上市   |体育新闻|[甲A]金德祝彼德"不降级" 对手眼中现代已是弱旅   |今日关注|采访需分等级收费 皇马"榨干"中国足球财源
让赌场开遍加州---美色情大亨想竞选州长
2003年8月4日 08:59
 

随着10月7日美国加州州长罢免选举投票日的日益临近,各路竞选人马纷纷亮相,其中既有打出“全州一片粉红色”竞选口号的好莱坞多栖女明星安吉琳,也有施瓦辛格这样的“魔鬼终结者”,连有“色情大亨”之称的富翁拉里·弗林特也要参加竞选,还许诺将“赌场开遍加州大地”———

竞选口号:让赌场开遍加州

估计谁也不会料到,距离10月7日的投票日还有整整两个月,美国加州的州长罢免选举之战已经变得如此热闹。美国最著名的色情杂志《好色客》的老板、素有“色情大亨”之称的拉里·弗林特(LarryFlynt)更是耐不住寂寞,于8月1日加入到竞选阵营中。

弗林特现年61岁,是一名民主党人,经营着一个庞大的色情帝国,并由此带来了打不完的官司,他的名气扶摇直上,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传奇式人物。也许有人会认为“色情大亨”竞选州长有点搞笑,但弗林特并不这样认为,他自称是以非常严肃的态度来参加这次州长竞选,而且他对政治从来就不缺乏热情,一直以来,他都是民主党最慷慨的赞助商之一,参加过数不胜数的政治捐款活动。

但经营色情帝国和掌管加州这样重要的州份毕竟不是一回事,可是,新州长首先要解决的是庞大的财政赤字问题。不过,在弗林特眼里,这简直就不该成为一个问题,因为他早就开出了加州财政妙方———让赌场

开遍加州大地!

弗林特为何对赌如此情有独钟?原来,他不仅将他的色情帝国经营得红红火火,还将业务扩展到娱乐场和赌场方面。他认为,解决加州的财政赤字,同时又不增加任何的税赋,不缩减任何项目上的开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主意就是扩大加州的博彩业,让所有私营俱乐部都摆上角子机。

色情杂志让他官司不断

弗林特要参加州长竞选的消息一石击起千层浪,加利福尼亚民主党主席发表评论说:“我们正在成为别人的笑柄,这只会进一步丑化这里的人们对我们的印象。现在选举让我联想到马戏团:一辆小小的车子开上舞台,你简直无法相信里面会走出多少个小丑来!”

纽约巴鲁奇学院公共事务系教授道格拉斯·穆兹奥也指出,弗林特参加竞选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增加他的曝光率,满意一下自己的虚荣心,让其他人再听一听他的那些奇谈怪论。

人们如此评论弗林特,绝非出于对“色情大亨”的偏见,而是因为他的人生经历足以证明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人们都知道美国有本成人杂志《花花公子》,其实,最色情的杂志应该是弗林特创办的《好色客》。

弗林特是因创办《好色客》而发迹的美国“人渣”。在他创办杂志之前,《花花公子》已经牢牢占据了中产阶级的市场,如果再出一本类似格调的杂志去竞争显然不是明智的做法。弗林特认为,要赚取高额利润,就必须剑走偏锋,独辟蹊径。于是,他推出了色得不能再色的《好色客》,杂志采取最淫秽的图片和文字,目标瞄准没有多少文化的下层美国人。

在美国,如果你讨厌这本杂志,不去看它也就是了,问题是弗林特并不像色情行业的其他老板,他把自己的杂志当成了攻击政治或宗教人物的平台。他以杂志的粗俗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即便是在以言论自由和性开放自居的美国,弗林特和他的杂志也成了过街老鼠,不断被拖上法庭。

也许这正是弗林特的如意算盘。他曾经穿着大骂法庭的T恤衫出庭,甚至在出庭受审时把美国国旗像餐巾一样别在胸前。结果他的官司打得越多,《好色客》的发行量越大,甚至一度高达300万册!他的出版帝国由此逐步扩大,成为名副其实的“色情大亨”。

他成了宪法修正案的维护者

但弗林特也因此付出沉重代价:在他事业的全盛期,他实际上有一半时间出入法庭与检察官和法官唇枪舌剑;他成了联邦监狱的常客;爱妻由于性自由被艾

滋病夺去生命。就在法庭门口,他遭到反对者枪击而半身瘫痪。鉴于他的曲折经历,好莱坞甚至以他的故事为题,拍了一部影片,名字就叫《人民反对弗林特》。

弗林特写过一本自传,叫《我作为社会弃儿的一生》。在他的自传中,他把更多的笔墨用在了吹嘘自己是一个捍卫美国人的言论自由的英雄上。

这事要从1983年的一起官司说起。美国有个很出名的牧师叫杰里·法尔威尔,是非常激进的善良道德的捍卫者。弗林特却认为他是个骗子,于是想尽办法羞辱他。1983年11月,《好色客》居然登了一整版虚构的羞辱他的广告,只是在末尾有一排小字:“滑稽广告,不得当真。”

这事放在谁身上都会与弗林特没完。所以,法尔威尔一纸诉状将弗林特和《好色客》杂志告上法庭,要求赔偿4500万美元的损失。该案一审在美国地方法院———西弗吉尼亚州法院审理。经过激烈辩论,法庭认为,滑稽广告并无商业目的,对诽谤罪的指控也被驳回,因为“没有哪个有理智的人会认为该广告描述的是实际发生的事情”。但陪审团认为,该广告确实对法尔威尔造成了精神伤害,裁决弗林特赔偿10万美元和罚款10万美元。

虽说上诉花费可能比罚款和赔偿金加起来还要多,但弗林特还是向美国上诉法庭———第四巡回法庭提出上诉。上诉庭维持一审判决。于是,弗林特又向最高法院申诉。1987年3月20日,最高法院批准了对该案复审。12月2日,双方律师在最高法院再次展开口头辩论。1988年2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8位法官以一致意见撤销了对法尔威尔的精神痛苦进行损害赔偿的裁决。

最高法院院长任金斯特在意见书中指出:“社会有可能发现言论令人不快,可这个事实并不构成压制言论的足够理由。政府必须在思想纷争中保持中立,这是第一修正案的重要原则。”就这样,拉里·弗林特可笑地成就了为了捍卫言论自由决不妥协的伟业。

言行也越来越离经叛道

自那以后,弗林特总是以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维护者自居,他的言行也越来越离经叛道。克林顿性丑闻案期间,他曾丑化共和党人,而在布什竞选时,他更诋毁布什与一宗虚构的堕胎指控有关。不过,他更加大胆的一次举动是把矛头指向美国第一女儿珍娜。

2001年6月13日,布什的两个女儿此前因为不足年龄饮酒而违反了得克萨斯州的法律并受到了处罚。弗林特立即拿这件事做文章,悬红1000万美元,征集珍娜的裸照。

前不久,美国传出另一位色情大亨、《阁楼》杂志的老板古奇奥尼债台高筑,《阁楼》面临停刊命运的消息。舆论分析认为,古奇奥尼的失败是多年累积的结果,更主要的还在于他的贪得无厌,除了色情业,还向其他领域大举进军,结果赔了个血本无归。对于这一点,弗林特评价说:“这些经营失误带来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我成功的秘诀就是,我从来不去碰我不懂行的那些东西。”

在过去的岁月里,弗林特与政界人物没少打官司,但他并未品尝过从政的滋味,对他来说,政治应该属于“不懂行的那些东西”之列,但他已经决心要去碰它了。结果会如何呢?

 
 
编辑:黄蒙磊   来源:北京青年报 8月4日 
 
 
 
订阅 铃声 图片 言语传情 自写短信 短信联盟
笑话无限、快乐无限-包月仅7元 阿杜孙燕姿,热门铃声
每日健康提醒 每日星座运程,爱情指数
头条快报 新闻最先知道 球亨足球乐园,澳彩权威盘口信息
时髦短语,最新“非典”笑话 幽默图片打扮个性手机
头条快报
20元/月
实用新闻
 0.20元/条
绝对短信
  7元/月
情趣笑话
  16元/月
两性学堂
  20元/月
你的手机: 手机密码: 注册 密码查询
http://sms.eastday.com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