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阴阳先生变成科学大师 看风水也能挂牌经营   |体育新闻|[足彩]新赛季足彩销售大滑坡 刚刚超过一亿大关   |网络参考|一对西班牙夫妇在意大利度假 因为裸泳遭罚款   |网络参考|英国医学家建议:年轻女性应早早结婚以防不育   |网络参考|怕对犯人刺激太大 苏格兰监狱拒绝人妖明星表演   |国内新闻|叶欣等10人获南丁格尔奖 胡锦涛为获奖者颁奖   |体育新闻|[国际象棋]陈祖德连任国际象棋协会主席 谢军当选副主席
阴阳先生变成科学大师 看风水也能挂牌经营
2003年8月5日 18:24
 

吉林铁岭市的城北有一座白塔,气势恢弘壮观,当地人说它已经有1000多年历史。

白塔的前面有一片楼房叫白塔小区,这里深藏着“大仙”、“大神”各路高人。10多年前这里还是平房时,它就成了远近闻名的“算命一条街”。如今楼房代替了平房,人们又叫它“算命楼”。日前,记者来这里走了一遭。

迷信活动公开挂牌经营

7月30日上午,记者在铁岭市“贸易城”下了车,向一名环卫工人打听“算命楼”,环卫工人指着路边的一幢白楼说:“那就是。”说话间,一位老太太凑过来对记者说:“你们要找算命的吗?我领你们去。我前两天算过,挺准的。你们是算命,还是爻卦、批八字?”

这幢白楼墙上写着198号。来到楼前,大大小小的“广告牌”扑面而来,上面传递的信息充满神秘色彩。“盲人赵先生周易预测”、“文雅专业起名馆”、“专业起名”、“命名斋”、“命名轩”、“白塔起名”、“白塔起名部”、“白塔起名中心”等,记者数了一遍有15家之多。

外围网络精织密布

记者盯着牌匾正在看时,一个抹着红嘴唇的女人凑过来说:“算命的吧,我知道哪家算得好。”记者问:“这里收多少钱?”“红嘴唇”告诉记者:“是抽签、算卦还是看阴阳宅?抽签就10块钱,算卦是30块钱,请人看阴阳宅需要500多块钱吧。”记者表示价钱太贵,一会儿再说。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指着“红嘴唇”对记者说:“她是牵驴的,牵一个像你们这样算命的就能挣10块、20块的。”说完,老人又指着楼下一些妇女说:“她们都是牵驴的。”

尽管老者再三说他不是牵驴的,可是一听记者要请风水先生,一下子从凳子上起来坚持要领着记者去上楼找“黄先生”。记者说我们自己可以去,老者拎着凳子已经走在前面,他边走边说:“黄先生看风水很灵,他是我闺女的干爹,我领你们去还能给你们讲讲价,要是别人领你去,还得给人家提成钱。”

走到楼下,“红嘴唇”妇女还在等我们,她对老者喊:“人家早就跟我联系好了,我跟上面都说完了,我领着上去。”老者这才不情愿地把刚到手的生意拱手相让。

“阴阳先生”成了“科学大师”

记者跟着“红嘴唇”来到了3单元的3楼,进门前她冲着屋里喊:“婶,我大爷在家吗?有人想算算阴阳宅,让我大爷好好给算算。”说着跟“婶”嘀咕了几句后离开了。

黄先生屋里光线黝暗,墙上的一面小黄旗和他白发苍苍的形象让人挺害怕的。他简单问了记者几句,说:“选个日子,然后亲自去,到时候再告诉你们到底应该怎么做。”接着,他翻开墙上的挂历,指着已经写上字迹日期说:“你们看,我记上的日子已经定出去了,你们要抓紧时间把日子定好。”

临走时,黄先生给记者留一张名片,背面服务项目写着“上梁八卦”,正面印着“科学起名中心”。

“马吉林”等神龙见首不见尾

当天下午1时许,当地派出所管片民警老李向记者透露了这里的一些事情。

他说,这里算命的能有20多年了,以前是平房的时候就有,现在搬上楼就越来越多了。干这行的有外地人,有农民,有盲人。这些人大多数素质极低,甚至连字都不认识,附近的老百姓非常了解他们,没人去找他们算命、看病。

前些天,有个姓刘的找“神算马吉林”给他起名。马煞有介事地翻书查找,最后起了名字叫“刘边疆”。刘听后勃然大怒:“这不是让我流放到边疆吗?怎么让我到没有人烟的地方生活啊?你到底会不会起名呀?”

就是这位“马吉林”,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地方人,从哪里来。在铁岭算命一干就20年。他经常因为抢活儿而与同行大打出手。

民警老李告诉记者,“算命楼”里只有两家有工商部门发的许可证,他们只起名,不算命。老李认为,有人把起名与算命、爻卦、看风水一起搞,就是把迷信与科学搅在了一起。可是,这些人一旦拥有了合法手续做外衣,公安部门想取缔都很难。

记者附言<<<

“算命”是一种利用迷信进行欺骗的行为。有关部门屡次的严厉打击后,它们还会“劫后重生”。铁岭市的“算命楼”是从“算命一条街”慢慢演变过来的。历经了数十年,那究竟是谁在给这座“算命楼”提供这块滋生的土壤呢?为什么在有关部门的打击下,它还能一次次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呢?

希望有关部门应该尽快取缔“算命”“看风水”的非法摊点,坚决打击封建迷信活动。

 
 
编辑:曾静   来源:华商晨报8月5日  作者:关宏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