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快讯:日本官员说美日韩将举行会晤协调朝核政策   |国内新闻|涉案金额达亿元 长沙诈骗巨头炮制惊天陷阱   |国际新闻|尼日利亚称利比里亚总统尚未打算接受庇护帮助   |实用|工商局开展注册窗口电话咨询工作   |体育新闻|[甲B]迟尚斌一改混编对抗原则 建业变阵客战武汉   |实用|六所高校补填志愿资格线划定   |国际新闻|俄罗斯宇航员举行婚礼 天上人间夫妻相望[图]
涉案金额达亿元 长沙诈骗巨头炮制惊天陷阱
2003年8月6日 16:01
 

在对外开放的经济大潮中,有少数资金掮客,打着“爱国”、“爱家乡”的旗号,利用一些金融机构、企业缺乏国际金融知识的经验,急切引进外资的心态,以提供长期、低息巨额资金为诱惑,骗取企事业单位及有关当事人的信任,借口引进巨额外资行骗,使一些政府机关、金融部门和企事业单位上当,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恶劣的政治影响。

日前,长沙铁路公安处通过破获一起非法拘禁案件,揪出了一个涉案金额达亿元之巨的诈骗巨头。透视诈骗巨头用空手套白狼的手法,屡屡炮制“招商引资”陷阱的过程,我们清楚地看到,这个陷阱是怎样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着企事业单位的资金,诋毁着政府的形象。

涉外董事长突遭绑架 长沙铁路公安紧急营救

酷暑的长沙,气温达到了41度。

2003年8月1日上午11时许,一名名叫肖贻谷,自称联邦储备银行美国同达技术投资集团公司员工的男子,汗流浃背地闯进长沙铁路公安处长沙车站派出所值勤室内,语无伦次地报案称,7月31日16时左右,该公司董事长朱润葵(男,65岁,湘潭县人)在长沙火车站第四候车室内,遭四、五名不明身份的人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事关重大!案情迅速上报到了长沙铁路公安处值班室。该处处领导高度重视,当即指示刑警支队组织力量,开展侦查,并在确保人质安全的前提下迅速解救人质。根据指示,刑警支队支队长马长巍、副支队长魏强立即组织10余名侦技人员赶赴长沙火车站,迅速开展侦查。

经仔细询问,报案人肖贻谷反映了一条线索,一名叫田自明(男,56岁,临醴县人)的男子因债务纠纷曾找过朱润葵。朱润葵失踪后,田自明在7月31日18时左右用手机与朱的同事陈见联系,要陈见等人交5万元现金便放人。8月1日上午11时,因陈见等人没有筹到5万元现金,田再次与陈联系,声称只要交2万元现金就放人。经综合分析,朱润葵因经济纠纷被人非法拘禁的可能性大。

根据这一情况,主管刑侦的副处长迅速组织刑警支队参战人员对案情进行了深入分析研究,并对下步侦查工作进行周密部署:在对田自明的身份调查核实的基础上,进一步调查朱润葵与田自明的关系,查明田和其同伙的关系;并授意陈见继续与田保持联系,先口头答应其条件,以保证人质安全和进一步工作。此外,该处紧急抽调20余名侦查员待令,一旦确定人质具体位置,立即前往解救。

8月1日18时许,在侦查员的授意下,陈见再次拨通田自明的手机,声称已准备好2万元现金,要求与人质朱润葵通话,在确认人质安全后交钱。在通话中,侦查员巧妙问话,获取了朱润葵被关在长沙市某招待所的准确信息。随后,10多名民警赶到该招待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311房,将人质朱润葵安全解救,并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田自明(男,57岁,湖南省建六公司退养职工)、蔡东兴(男,36岁,湖南攸县渌田镇人)。经审查,田自明、蔡东兴对策划、组织非法拘禁朱润葵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然而,在审查过程中,侦查员发现,受害人朱润葵却系一打着“招商引资”的幌子,采取欺诈手段,炮制惊天“招商引资”陷阱,骗取施工单位资金200余万元,造成施工单位巨大经济损失的诈骗巨头!

田自明非法拘禁朱润葵,就是为了讨要拖欠的工程款项16万元。而据湘潭县公安局的办案民警介绍,象田字明这样上当受骗的施工单位和个人达到了上百个!

优惠条件迷住政府官员 招商引资心切政府被套

2000年9月,湘潭县政府组团参加了厦门秋季招商引资交流会。在会上,通过洽谈,该团引进了一个外商投资项目——“飞鹰湖度假村工程”,并与外商——澳大利亚阿科普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科普公司)签订了一份投资合作意向书,初步达成了包括投资总金额、开发期限、土地租赁金、及付款办法的意向。

据湘潭市招商局、工商局提供的资料表明,澳大利亚阿科普国际有限公司是一家境外公司,总裁为刘雯(具体情况不详)。湘潭南方公司系阿科普公司的子公司。此公司于2000年12月1日,由阿科普公司长沙办事处向市工商局申请登记注册,公司董事长朱润葵由阿科普公司总裁刘雯授权任命,全权代理公司业务,负责投资项目的筹建开发,公司性质属外商独资企业,注册资金43280万元,投资金额8300万,出资额为4280万元人民币,办公地址设在湘潭县武装部院内,共有员工约20人,由朱润葵自任董事长,下设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长、董事长助理、总顾问、常务副总经理、副总经理、行政秘书、办公室、业务部、保卫部、指挥部等部门。

接着,阿科普公司在长沙就工程项目的土地征收,“三通一平”(通水、通电、通气及通公路)等具体事宜与湘潭县乌石镇政府签订了一份较为详细的合同书;合同书中规定阿科普公司每年向湘潭县有关方面交纳一定的管理费用,标准为前三年每年3万元,后四十七年为每年8万元。11月份阿科普公司长沙办事处又紧锣密鼓地就投资项目向湘潭市、县招商局进行文字上的报批。

而一封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集团的复函,更让有关领导喜出望外:“我们荣幸地证实上述公司的董事于1998年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集团设立帐户。账户运行情况满意,他们是集团公司的(包括阿科普国际有限公司)成员,是有能力的、可信赖和不轻许诺言的。个人和公司净资产超过2500万美元。”

优惠的合同条款,加上该公司强劲的资金后盾,2000年11月15日,该公司就顺利地得到了湘潭市招商局的批准,并持批文于2000年12月1日在湘潭市工商局注册登记成立了“湘潭南方旅游实业有限公司”,负责对项目的开发、组织、领导。

至此,所谓的“飞鹰湖度假村工程”成为了湘潭市规模较大的外商投资项目,并成为媒体追逐和报道的焦点。

从当时阿科普公司提供给乌石镇的一份《湘潭乌石“飞鹰源”旅游景区开发项目可行性分析论证报告》中,可对当时的建设规模管中窥豹:该项目占地总面积为800亩,其中水面600亩。开发内容包括有宾馆、民族风情岛、水上乐园、模拟猎场、恐怖鬼谷等13项,投资规模为1.3亿人民币,其中一期工程即旅游度假村投资为6000万元人民币。

号称发包工程频设陷阱 公安介入董事长露马脚

在朱润葵等人一手操持下,数十个施工单位相继入场施工。一时,工地上机声隆隆,热火朝天。就在当地政府正在为找到了一条“借鸡生蛋”的捷径而自得时,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却早已悄然上演。

2001年7月份,湘潭县有关单位及一些新闻媒体相继收到了一些施工单位的报案书。信中反映,有30多家单位按合同进场施工并已完成一部分工程量,但当这些单位的工地代表到该公司要求按合同支付备料款及进度款时,却被朱润葵等人以各种借口推托,并煞有其事的拿出汇款单(复印件)、付款计划等应付。这些施工单位投入的资金从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有的施工单位工地代表(非法拘禁朱润葵的田字明就是其中一个)为此苦不堪言,遂联名强烈要求取缔南方实业有限公司,并对朱润葵等绳之以法。

湘潭县公安局当即介入,调查发现:“飞鹰湖度假村”项目一直未在市、县计委立项,也未到建设、规划部门报建,未经国土部门审批。南方公司以外商投资项目为名,使用假的外资进账诱骗施工单位进场施工,违反工程建设法规,违规向外招标发包。其工程采取所谓的分包形式,即把飞鹰湖度假村项目分成若干个子项目,每个子项目进行发包,并签订发包施工合同书,涉及资金上亿元。合同签订后,收取了施工单位数额不等的保证金及所谓“代收代付”工商、税务、劳动、公安、城建等部门税费等200多万元,共诱使37个施工单位进场施工,完成工程量400多万元。由于南方公司未真实履行全同,未注入任何工程资金,致使施工无法继续进行,造成施工单位共约60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当地村民蒙受了约48万多元的土地补偿、青苗补偿的损失。

因注册资本不到位,湘潭南方实业有限公司已于2001年10月被湘潭市工商局决定注销,并吊销了营业执照。2001年11月底,湘潭县公安局完成了对南方公司涉嫌合同诈骗一案的初步调查,并决定对相关人员采取强制措施。然而,就在此时,公安机关发现,该公司已人去楼空,董事长朱润葵已不知去向。而更加让人吃惊的是,1997年8月,朱润葵在湘阴县介头铺镇采取同样手段,以英国注册的英达利公司投资开发为名,注册成立“湘阴青山旅游娱乐有限公司”,向外招商引资,骗取60多个施工单位的保证金,共计150余万元。

走投无路当事人报案 骗术败露后金蝉脱壳

朱润葵,男,现年65岁。60年代初期毕业于某铁道专科学校。毕业分配到湘潭钢铁厂工作。1984年下海,在湘潭市某金属制品厂任厂长。1994年在深圳、珠海南方投资公司任副经理。多年在生意场上摸爬的经验,朱润葵瞄准了“招商引资”这一块肥肉中暗藏的“商机”。

1996年,朱润葵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当时的湘阴县介头铺镇镇领导易某,因朱的爱人也是湘阴人,“老乡见老乡”,两人马上就熟了。1997年4、5月间,朱应邀来到湘阴县介头铺镇青燎原水库游玩。朱提出水库风景好,可以搞一些水上项目、度假村什么的,并当场拍胸脯表示,由他想办法找人来开发,负责引资。

随后不久,朱润葵将他的策划交给了当地党政领导。正苦于引资无门的当地政府,以为凭空飞出了一只金凤凰,当即把朱润葵奉若神明。为免夜长梦多,该镇政府领导怕朱润葵变卦,到手的香饽饽飞了,马上拍板,由当地政府负责搞好筹备工作,由朱负责去搞钱。

于是,朱润葵装模作样,与其在英国英达利公司的一个名叫高明的远房亲戚联系。不久,朱润葵向介头铺镇政府出示了英达利公司授予其在中国大陆寻找三百万美元投资项目的委托书、英达利公司在英国银行的资金证明、英达利公司的简介、一张收款人为朱润葵、金额为一千五百万元的工商银行的汇票(伪造的)。

“不见兔子不撒鹰”,这关键的“一招”,让政府领导打消了最后的疑虑:他们彻底相信了朱润葵确实能从外面搞得钱来,确实能引进外资,开发项目。于是,介头铺政府欣喜若狂,一路绿灯,马上办妥了工商营业执照及相关手续。

当年7月,双方签订了合同。合同规定,由介头铺政府负责提供土地,厂房一栋,负责办理一切手续。而朱则负责资金引进,建设和营造。合作期限二十年,纯利润二八分成,公司得八,当地政府二。

然而,合同签订后,资金引进来了没?没有。没有资金怎么搞开发?朱润葵自有一手,由自己出任青山度假村工程指挥部指挥长,任命懂施工业务、能说会道的石良精(男,60岁,常德人)、刘善德(男,45岁,湘潭县人)为副指挥长,制作了“湖南青山休闲度假村工程指挥部”、“湖南湘阴旅游娱乐有限公司|”、“湖南青山休闲度假村工程指挥部财务专用章”“湖南南方实业有限公司财务专业章”、“湖南南方实业有限公司”等公章,风风火火、大张旗鼓地开始了旅游开发。

在明知外资无法到位的情况下,朱、石和刘商量以收取工程队保证金来维持运作:由石良精负责到外边引进工程队谈判,刘善德负责引进资金和技术工作,朱润葵负责收“保证金”及“注册金”(即好处费)。几个月后,刘善德不仅没有引进过一分钱,反倒在深圳、长沙、湘阴等地吃喝玩乐用去十几万,而石良精却先后以“湖南青山休闲度假村工程指挥部”名义,与60多个工程队签订了施工合同,朱润葵则坐收好处费150余万元。

在没有引进过一分钱外资,没有产生一分钱效益的基础上,工程指挥部的领导人员却在收取了这些钱以后,开始了花天酒地:外出办事非五星级宾馆不住,非山珍海味不吃;为了所谓的“融资”,光招待费,送红包,游山玩水,就花费了50多万。

随着工程的进展,签约单位有如滚雪球,越滚越多。到后来,连朱润葵本人都搞不清他的手下到底签了多少合同,又有多少钱落进了他们自己的腰包。据朱润葵回忆说,“在工程进展最红火的时候,为抢得施工机会,广州一个装修队就送了一万元红包给我,还有一台摩托罗拉手机。其他工程队送红包给我是200元到2000元不等,大概有四十几个工程队送了,总价值是5万元左右。至于石良精与刘善德呢?具体数目我搞不清,记忆中广东一公司送了一个一万元的红包给万良精。”

事实上,除了用于工资生活开支,融资费用工程队付款和电费外,工程指挥部开始私分这些钱。

然而,纸毕竟包不住火。工程队开始向朱润葵频频讨要施工款项。情急之下,朱润葵开始采取挖东墙补西墙的办法,变本加厉地签合同,肆无忌惮地收取保证金。

到1999年10月份,在青山度假村施工的各工程队总共投入了300多万资金。在资金无法到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施工单位向当地政府及公安机关报案。而此时,朱润葵早已金蝉脱壳,撤出工地,离开湘阴。度假村中途而废,成了半拉子工程。

直到2001年4月19日,朱润葵被湘阴县公安局抓获,并以涉嫌合同诈骗决定刑事拘留。同年,5月27日被取保候审。

 
 
编辑:娟子   来源:红网 8月6日 
 
 
  • 岛内经济犯罪案频传 银行遭诈骗呆帐竟达1006亿
  •  
    订阅 铃声 图片 言语传情 自写短信 短信联盟
    笑话无限、快乐无限-包月仅7元 阿杜孙燕姿,热门铃声
    每日健康提醒 每日星座运程,爱情指数
    头条快报 新闻最先知道 球亨足球乐园,澳彩权威盘口信息
    时髦短语,最新“非典”笑话 幽默图片打扮个性手机
    头条快报
    20元/月
    实用新闻
     0.20元/条
    绝对短信
      7元/月
    情趣笑话
      16元/月
    两性学堂
      20元/月
    你的手机: 手机密码: 注册 密码查询
    http://sms.eastday.com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