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体育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体育新闻|[综合]中国三剑客重出江湖 首仗剑指雅典[图]   |文娱新闻|遭遇经济危机 金马影展可能被取消   |国际新闻|印尼爆炸事件已有16人死亡 "祈祷团"宣布负责   |独家报道首页|点击·安乐死:拿什么拯救你? 绝症患者   |国际新闻|韩国大邱地铁纵火案嫌疑犯被判终身监禁   |社会新闻|妈妈吸毒十四年 生下女婴也不幸染"毒瘾"   |社会新闻|小汤山河里摸出鳄鱼续:野生动物保护站接走鳄鱼
[综合]中国三剑客重出江湖 首仗剑指雅典[图]
2003年8月6日 13:35
 

8月3日,国家男子花剑队的10名运动员在主教练过鹰和教练谢伟明的带领下从南京来到了广州。由于国家队的训练馆要作为城运会预赛的赛场,男子花剑队已经开始了一个月的外出集训,他们将在广州逗留至本周六,然后返回北京。

这支男子花剑队的主要任务是今年10月份的世界击剑锦标赛,他们还要争取为明年的雅典奥运会拿到入场券。

昨天下午,在伟伦体校训练馆里有许多“剑客”,中国男花“三剑客”董兆致、王海滨、叶冲也在其中。名扬悉尼奥运会之后,“三剑客”组合曾解散,叶冲和董兆致也曾一度隐退,只有王海滨一人坚持留在了赛场上。

在雅典奥运会将来之际,国家男子花剑队再度向叶冲和董兆致发出邀请,两人也欣然归队。相信很多关心中国击剑的人都会憧憬着三人在雅典奥运会联手圆梦的那一刻。

关于归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九运会之后,董兆致担任起广东女子花剑队的教练,并且在中山大学行政管理系开始了自己的学业。和董兆致一样,叶冲在上海虹口剑校担任起花剑队主教练,而且也在寻求着自己的学业。

悉尼奥运会的成败,三人早已丢在脑后,到了运动生涯的后期,大家考虑得更多的都是之后的退路。王海滨尽管一直没有离开剑道,但也进入了南京大学法语系,前段时间他还前往法国公费留学。

就在大家都各自为今后打算的时候,国家队却发来了邀请。“因为明年奥运会的资格赛和往年不一样。”国家男子花剑队主教练过鹰说,“以往世锦赛进入前8名就可以直接进入奥运会了,但是现在要打系列巡回赛,为了人员上可以更丰富,可以针对对手调整队员,我们才想把他们重新召回。他们的经验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对于归队的问题要从两方面来看。”叶冲说,“一方面是队里需要我回来,第二是我自己也很想打。”“有一段时间我们三个人都没有打比赛,那段时间国家队有一些比赛打得不是很理想。”董兆致说,“我们三个大赛经验比较丰富一些,回来带一带,可能会让小队员心定一些。”“另外最重要的是,我自己也想打。”董兆致强调说,“毕竟和击剑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这次可能是我参加奥运会的最后机会了。”

其实,“三剑客”又重新走到一起的原因很简单———他们还放不下手中的剑。

关于前途:要争主力先得战胜自己

记者走进伟伦体校训练馆时,里面正打得不亦乐乎。王海滨正在剑道上和队友对抗,董兆致和叶冲则坐在一边的板凳上。董兆致时不时用左手抓起哑铃练练腕力。

“我手腕的骨头有骨刺。就像骨头煮熟了以后,骨头边缘的软骨会翘起来。我手腕的软骨正是这样,磨得很疼。”董兆致说,“以前曾经动手术磨掉了,但是现在又重新翘起来了。医生建议我先恢复一下,所以我现在还不能对抗,有时就刺刺靶子。”

同样是备战奥运会,“三剑客”面临的情况却和4年前完全不同。“2000年之前,就他们三个最好。”过鹰说,“但是现在队里面张杰、周睿和吴汉雄三小剑客的水平也和他们差不多了,所欠缺的只是经验而已。”

叶冲说,这一届男子花剑队是历史上团体实力最强的一次,因为老、小“三剑客”6人的实力不相上下。“说来也巧,小的三个也是江苏一个、上海一个、广东一个,更巧的是上海的周睿、广东的吴汉雄和他们的师兄一样都是左手,而江苏的张杰和王海滨一样也都是右手剑客。”过鹰说。

“在老‘三剑客’里面,王海滨的状态最好。因为他一直没有停止训练,而且没有伤病。”过鹰说,“董兆致腰有伤,手腕也有伤。叶冲的腰也有伤。而且两人都停止训练了一段时间。届时能不能打主力,还要看状态。”

状态正好的王海滨一直是队里的主力,而叶冲和董兆致则还要面临激烈的竞争。

“我有自己的优势。”叶冲说,“因为我做过教练,过去我打比赛是被动地观察对手的弱点。而现在我是主动而且有目的地观察对手的弱点,这就是我的优势。”相信同样当过教练的

董兆致也有类似的优势,但是对于曾经代表中国花剑叱咤风云的他们来说,面对竞争和伤病,最关键的还是要战胜自己。

关于圆梦:为解昔日心结力争夺金

悉尼奥运会一剑饮恨,使“三剑客”成了2000年奥运会最具悲情和煽动力的组合。那一年,在为悉尼一枚枚金牌喝彩的时候,“三剑客”也成为了中国体育迷心中的遗憾。

虽说不以成败论英雄,但是这也是三人心中的一个难解的结。此次东山再起,也可以说是三人为了一解心中的遗憾。“不是说我回来就一定能够上台去打,去拿冠军。”董兆致说,“但是我会尽我的全力去打。如果我尽了力还打不上比赛,我也希望队友们能够拿到金牌。中国男子花剑拿到奥运会冠军,就算是圆了我的梦想了。”“我们三个人处于状态巅峰应该是在1996年。”叶冲说,“但就算现在我们也依然能够有自己的贡献。”

“三剑客”此次重聚,岁月在改变、磨砺了他们身体的同时,也让他们摆脱了功利的想法。叶冲和董兆致曾退役,现在他们更珍惜的是比赛的机会,击剑真正成了他们的生活,胜败也许还会认真,但已经不会去计较。

“你问我雅典奥运会谁能上,我想这个问题应该到明年三月份拿到奥运会入场券时才会考虑。”过鹰说,“那时我会看看谁的状态好,我们的对手是谁,针对一些打法,让可以克制对手的队员上场。”

“他们三个老的要和小的竞争,如果说大家状态一样,我宁愿用年轻队员,因为我们还要为2008年奥运会考虑。”过鹰说,“对他们三个老将的要求会更高,他们要真的超过年轻队员,才会有在奥运会出场的机会。”

世界击剑锦标赛将于今年10月份在古巴举行,这就是国家男子花剑队目前最重要的任务。老“三剑客”能否重现当年的辉煌或许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他们又为了理想,重新握起了手中的剑,为国家队征战。

align=center

“老三剑客”:从左至右分别为董兆致、王海滨、叶冲

 
 
编辑:张向林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张健强 谢晓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