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文娱新闻|徐静蕾谈拍电影:我只是想做一件轻松的事   |网络参考|[围甲]怎么这样下呢--冰块也救不了老聂昏招   |今日关注|欧洲酷暑 一男司机穿裙上班 姑娘裸身进喷泉[图]   |网络参考|英国一男子神态自若裸体漫游于山谷间   |国内新闻|北京法院严把死刑关 35名死刑犯被"枪下留人"   |今日关注|[综合]红塔集团暂时不出"贝克汉姆"牌香烟   |网络参考|小贝在香港如厕进错门 两度逛进女士洗手间
徐静蕾谈拍电影:我只是想做一件轻松的事
2003年8月8日 17:06
 

徐静蕾还是“清纯玉女”的外表,但是这如果仅仅用这4个字来概括她显然是不准确的,她的所思所想,远比这4个字要丰富,要沉重,要迷茫。

“四小花旦”的每个人都很努力,都为自己在这条路上走得更稳在努力,而徐静蕾的努力,却好像是为了从这条路上逃脱出来。去年,她完成了自己导演的第一部影片《我和爸爸》。一贯以扶持青年导演作品闻名的北大华亿公司已经买断了这部影片的发行权,这个9月,这部影片将在全国上映,同时,影片也接到了几个国际电影节的邀请——突然之间,徐静蕾,已经是徐导了。

“我只是想去做一件轻松的事”

为什么会想到拍这部影片?

一切都是简单的,就是写了这个本子,觉得还好,就拍了。只是想去做一件事。

总共投资了多少?现在成本收回来了吗?

这是个低成本的片子,我想成本已经收回来了。本来我打算150万拍完,但后来还是超支了100万。花的都是我和我爸爸公司的钱。

当初有没有找别人投资?

从来没有想过,那样做压力比较大,我只是想做一件轻松的事,如果我去找别人投资我得跟别人说我这剧本怎么怎么好,我能拍得有多好——但其实我不知道片子的结果,我不知道能拍成什么样,如果这样跟别人说就是蒙别人,我不想这样做事。我只想没有压力地去做一件事。

“所有困难都是我自己的无知造成的”

在拍摄的过程里,最深刻的感觉是什么?

第一天坐在监视器面前的时候,发现什么都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所有画面都和脑子里想象的不一样,包括在现场人的状态也和想象的有区别,不过几天以后就适应了。

做演员时要协调的关系比较简单,而做导演要顾及的事情很多很杂,你觉得自己可以应付吗?

我这个戏的工作人员都是我很好的朋友,包括摄影师、化妆师等等。但是在沟通中还会有一些问题,当时突然觉得人和人之间的差别特别大,原来沟通是最困难的。这个问题让我觉得脑子特别累。

你自己一直做演员,现在做了导演,发现这两种状态的区别是什么?

当演员是一种很被动的状态,有什么问题就问别人,别人会告诉你怎么做;但做导演的时候发现所有的问题都抛向了你,一天会有无数个问题——这其中有些问题是我预想到的,有些是我根本想不到的,这就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过当导演的经验。

拍摄过程里最痛苦,觉得最过不去的坎是什么?

我自己印象特别深的有那么一两次,在我家里拍戏,拍那场戏的时候我觉得怎么都不对,当时我甚至想,要不就算了,别拍了,后来还是坚持拍完了。我自己出来做事那么多年,有一条我觉得是特别重要的,就是要坚持,多大的困难,只要不是死人的,都能过去,只要你咬咬牙就能过去,过去以后你会发现其实路是挺宽的,只不过有时候人会钻牛角尖。这次其实整个过程很顺利,基本上没有碰到任何外界给我的压力,所有困难都是我自己的无知造成的。比如说摄影,我自己也喜欢摄影,就觉得我都懂,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应该很简单,但出来的东西还是跟自己想的不一样。

除了在专业上的,有没有一些事务性的困难?

那是另外一种困难,比如说有一场戏拍街上的一个烟摊,没和那个人打好招呼,结果拍的时候他就一直骂,什么难听骂什么,基本上就是指着我的名字骂,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难听的话,觉得挺难受的,就一直忍着,因为全组的人还在等着拍戏。这种比较具体的困难反而比较容易调整过来,难受了5分钟我就过去了。但不能沟通的困难是更致命的,有时候我就觉得,都是我的朋友,怎么就不理解我呢,当时我就觉得特别孤独,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剧组里的人怎么看你,觉得作为导演的你怎么样?

快拍完的时候我听灯光组的人开玩笑说我,说这个徐静蕾啊,摄影说怎么着,她就非不怎么着。好像说我故意跟人对着干似的,我听到这个就突然一愣,我自己认为我一直都很听取别人的意见——这让我有些意外。

以前做演员的时候有没有和导演之间发生不能沟通的问题,这次和叶大鹰这样的非职业演员合作,有什么困难?

我做演员时和导演之间没有沟通的困难,因为我是一个职业演员,基本上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做到,但叶大鹰是个非职业演员,他的缺点也正是他的优点。我为什么选择非职业演员,就是因为我自己当了那么多年演员,知道职业演员有一些非常模式化的东西,而我这个剧中的角色需要一些游离的东西,不是你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那么简单的,比如说他表现愤怒的时候是有些彷徨的,甚至会笑,会紧张,我需要他有更丰富的东西,而不是单纯的愤怒。这是他的优点,但他的缺点就是你让他调整的时候他有困难,表演里控制是最重要的,非职业演员在这方面会有问题,你让他换一种状态他可以做到,但再换一种可能就有问题。但是总的来说,我觉得我演员是选对了。

面对监视器有这些困难,那么拍完以后坐到剪辑台上的时候还觉得困难吗?

没有。坐到剪辑台上面对素材的时候我觉得特别特别兴奋,很高兴。没有剧组乱七八糟的东西影响你,坐在那里也不用担心,也没有必要后悔,只要考虑怎么样把这个片子弄得最好,挑出最好的镜头,最好的表演,我想这是我这次拍戏的过程里最高兴的时刻。

你没有受过导演的专业训练,这个缺憾对你的实际操作影响大吗?

演员也好,导演也好,所有东西都是一样的,技巧都不是最重要的,未必我要学会导演那一套东西,关键是你想要表达的东西,如果你没有要表达的东西,再多技巧都是没有用的。现在DV出来以后,更多的人有表达的权利,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觉得自己表达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生活中有一些无奈是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这可能是现在这个阶段最能让我感到震惊的。”

能谈谈你喜欢什么样的电影吗?说说感觉也可以。

我喜欢那种电影,用很平静的叙事方法、镜头语言去讲人在生活中面临的很多很残酷很无奈的东西,它不一定是一个剧情片。我看过一个影片,有个镜头是一个新鲜的苹果,刚咬过一口,吃苹果的人从旁边走过,你感觉她会去拿一件什么东西,但她拿了一把枪,然后就自杀了。我觉得这种感情是非常强烈的,虽然表面上很平静,但整个效果特别强烈,要比大喊大叫的悲痛要有力量得多。

这部影片有一种情绪在里面,可能跟你自己现阶段的情绪有某些吻合。

好的影片不一定是一种单一的情绪,而是一种大面积的东西压在你的胸口,让你无从出口,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宣泄自己。现在长大了,开始逐渐地面临一些死亡,发现和小时候对死亡的态度不一样了,发现生活中有一些无奈是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这可能是现在这个阶段最能让我感到震惊的。

《我和爸爸》是一部个人化的影片吗?当过一次导演后心态有没有不一样?

我也想表达个人的东西,但我的影片不是我的自传,而是我自己对生活的认识。拍完这部影片,我发现了自己太多的问题,有好多东西说起来好像都明白,其实都是一知半解,有太多东西需要学习了,意识到这一点是我最大的收获。

当导演是一件很过瘾的事吧?比起当演员呢?

当然!你看我聊得这么带劲,能不过瘾吗?

徐导演并不想说明这部影片是否“好看”,她说她曾经在第一次看的时候几乎坐不住,但慢慢的,她开始理解并投入自己的影片。对于已经完成的一部影片,她无需再做出解释,而观众,则要去分享一次她的成长经历。

 
 
  选稿:黄河 来源:演艺圈 8月8日 
 
 
  • 徐静蕾有点像"万人迷":婚姻对我可有可无
  • 铁汉柔情难过美人关 徐静蕾林嘉欣颠覆"双雄"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