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文娱新闻|情感世界仍空白 张信哲:我的私生活很健康   |今日关注|未来几天北方有大范围降雨 南方高温范围缩小   |财经新闻|人民币个人业务有望在港开办   |国内新闻|四川教育厅出台规定 全国劳模可免试进成人高校   |国内新闻|未来几天北方有大范围降雨 南方高温范围将减小   |国内新闻|低保遭遇尴尬:百万富翁吃低保 低保青年不上班   |财经新闻|财政部证交所就债券市场热点问题向券商释疑
情感世界仍空白 张信哲:我的私生活很健康
2003年8月9日 13:47
 

东方网8月9日消息:9月5日,“情歌王子”张信哲将再次踏上工人体育场的舞台,举行“弦情四季”交响演唱会。8月6日上午,张信哲在京接受了记者的专访。采访张信哲的感觉很特别。台下的他博学、健谈又很谦虚。因为从小受家庭的影响,他热爱文史、艺术、古董和古代建筑。直到现在,他在唱情歌的闲暇,仍不忘来潘家园和他的古董商朋友“谈古论今”。不过,“情歌王子”的情感世界至今还是一块空白……

出道前,父母“侦察”娱乐圈

记者:听说你出道前父母不是很赞成。

张信哲:我是在基督教家庭长大的,父母刚开始并不赞成我进娱乐圈。他们在杂志上看到,歌星经常跟毒品扯上关系,不是吃摇头丸,就是跟黑道打交道,让他们觉得演艺圈真是乱得很。我出道前,他们跟唱片公司的老板、经纪人等方面做了长时间、全方面的调查,最后才发现明星要靠自我约束,并不是人人都变坏,他们这才同意我步入演艺圈。

记者:从你进入歌坛以来,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张信哲:我第一次唱歌。那次是和潘越云合作。那时我刚出道,潘越云又是我很喜爱的歌手,所以那一次很紧张。作为一个新人,我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机会,感到身上的压力很大。庆幸的是,潘越云虽然是个大牌歌手,但她在台下不像在台上那么冷。她其实是一个很会撒娇的女人,有时候甚至会很“嗲”,给我感觉是个大姐姐在照顾小弟弟。那次对我来说,有点像参加训练营一样。

记者:迄今为止对你影响最大的音乐人是谁?

张信哲:有很多。在开始的时候,李宗盛对我的影响蛮大的。我第二次唱歌就开始和李宗盛合作,那一次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真正的职业歌手。李宗盛对大家要求非常严。他对演唱技巧、录音环境都要求很严格。李宗盛让我第一次知道歌手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抱着明星梦,觉得唱歌很容易,自己一朝出了名就可以当凤凰,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那时候,李宗盛通过一次次的训练,让我悟出自己必须做一个敬业的、有职业道德的歌手,我必须为了这份职业用尽我的头脑。

私生活,一直非常健康

记者:听说你的家庭环境对你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

张信哲:我很庆幸我生活在一个很和谐的家庭里,父母很相爱,给了我很多的关怀。我从小到大从来没觉得自己少过什么东西。

记者:你从小家境很好吗?

张信哲:现在回想起来,小时候家境也不算好,甚至还可以说很清苦。我父亲是神职人员,没有很高的收入。那时候父亲要进修,我也要读书,父亲只好举债度日。但是父母给了我很多的爱,这使我从没有在乎过家庭的贫穷。所以我的家庭观一直比较传统,对爱情也是一样。

记者:你父亲是神职人员,你自己也信仰基督教,宗教一定给你的生活带来很大影响了?

张信哲:当然,我现在只要有空就会去教堂祷告。宗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仪式,它带给我很清楚的人生观和道德观,让我知道身处演艺圈,什么我应该做,什么我不应该做。

记者:你多年没有女朋友,大家都对你的爱情生活很感兴趣。

张信哲:我刚入这行的时候很不习惯,很不喜欢把自己的内心情感统统暴露给传媒,所以媒体对我的私生活报道得很少。我一向把工作和私生活区分得很分明,而且我可以坦言,我的私生活是很健康的,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大家追踪报道的。

记者:那现在有没有对情感婚姻的一些打算?

张信哲: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找什么样的女人,那就要看上帝的安排了。

开饭馆,体验现实人生

记者:你现在在内地一共开了多少家饭馆?

张信哲:只有上海的一家“三千院”,加上在台湾开的,一共只有两家。我从来没有投资大生意的想法。最早的时候,我和老家屏东的一些朋友觉得,应该在家乡建一个我们都想去的饭馆。不管有没有人来乡下消费,我们都要开。最后证明,人们还是需要“三千院”这种宁静、舒适的去处。

记者:为什么把饭馆的名字叫做“三千院”?

张信哲:我们知道有一个词叫“三千世界”,它的意思就是花花世界的意思,“三千”也代表着多变和多种可能性。我觉得这个餐厅是我和现实生活接轨的地方。通过它我可以接触很多活生生的人,而不只是通过工作见媒体或者歌迷。这个餐厅还让我学习到怎样经营生意,让我体会到赔钱等等平时难以体会的痛楚。

记者:会不会来北京开第三家“三千院”?

张信哲:有这个想法。但我觉得开饭馆不是简单的炒菜做饭,必须要把当地的文化融入进去。我在台湾和上海的店都融进了当地的文化。我平时到世界各地,会把我的所见所闻提供给餐厅,让餐厅不断补充新文化,不断进步。

淘古董,最爱北京潘家园

记者:你的爱好好像很特别,专门喜欢收集古董,娱乐圈里的人很少有你这种爱好的。

张信哲:对呀。我从小就对文史和艺术非常有兴趣,上大学又是学英文的,这是慢慢培养出的兴趣。小时候学画画,经常画一些老庙啦,老街啦,老师还会教给你怎样去欣赏,渐渐地就对这些东西有兴趣了。

记者:现在你还坚持收集古董吗,到北京有没有淘些古董回去?

张信哲:有啊!我经常会去潘家园逛一逛,偶尔也去琉璃厂。我在潘家园认识了不少做古董生意的朋友。开始大家见我,还都像歌迷一样,但时间长了,发现彼此都对古董很谈得来,就成了好朋友。我现在来北京不仅仅要去逛市场,还会去古董商家里淘古董。

记者:对北京的古董市场感觉如何?

张信哲:北京的古董真的很棒,这里有好多好东西。我在北京买到的古董那真是……多啊!

拍电影,替角色写自传

记者:你和周迅拍电影《烟雨红颜》的时候,一定学了不少东北话吧?

张信哲:没有啊。我们俩都不会说。导演选的其他演员都是当地人,都会说东北话,只有我们两个不会。

记者:第一次演电影一定很难吧?

张信哲:我觉得演电影比唱歌难很多。唱歌要带出真情实感,而拍电影就要从生活、个性、人生观全方位进入角色。我拍电影的时候,导演要求我写角色的自传体会角色,很是辛苦。

记者:很多观众在听到你念台词的时候都直笑。

张信哲:这个我知道。看歌手演电影一开始会很别扭。我第一次看梅艳芳演《胭脂扣》也觉得很难接受,银幕上的她和那个舞台上衣着性感的女人很不一样。但是看了几遍,把她当做一个演员来对待,就能静心欣赏电影了。观众们应该忘掉我是个歌手,进入剧情看我的表演。

 
 
编辑:黄宏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作者:王菲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