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财经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财经新闻|人民币个人业务有望在港开办   |国内新闻|四川教育厅出台规定 全国劳模可免试进成人高校   |国内新闻|未来几天北方有大范围降雨 南方高温范围将减小   |国内新闻|低保遭遇尴尬:百万富翁吃低保 低保青年不上班   |财经新闻|财政部证交所就债券市场热点问题向券商释疑    |国际新闻|利比里亚内战不止 童子军轮奸妇女令人发指    |社会新闻|莫名花季女孩嗜睡 被弃南宁街头
人民币个人业务有望在港开办
2003年8月9日 13:44
 

一旦香港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内地个人和企业会不会以投资的名义从事更大规模的避税或洗钱活动?改革动作需要两地金融管理当局密切协作;此举也透露出一个信息:中央可能有意把香港作为人民币资本项下可自由兑换的试验场

【编辑提示】这件事不仅会对内地的货币市场构成影响,也势必对内地的资本市场构成影响。鉴于香港是一个低税收和非常发达的国际金融中心,一旦香港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内地许多个人和企业会不会以投资的名义到香港从事更大规模的避税或洗钱活动?因此,这对内地监管机构或许是个严峻的考验。各项配套的管理规则的制订绝不是轻松的事情,需要足够的决心和时间。

消息人士向《财经时报》透露,中国银监会、中国人民银行有关人士将于下月赴港,与当地金融监管机构会面,就开办个人人民币业务的实质业务范围、人民币回流通道等问题进一步协商,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在立法层面。

《内地与香港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EPA)签署之后,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上月末宣布,中央政府正积极研究允许香港银行试办个人人民币业务,包括存款、汇款、兑换及信用卡业务;在人民币离岸金融业务问题上,中央政府同意将来具备条件时优先考虑在香港开放。

这两项调整意味着外资银行垂涎已久的人民币业务将提前在香港实现。也有猜测认为,上述安排或许表明中央有意把香港当作金融进一步对外开放的“试验场”,尤其是人民币在资本项下的可自由兑换——至少部分地或有条件地可自由兑换。

记者获知,在香港试办个人人民币业务将由香港金管局负责统筹,至于何时正式推出暂无时间表,但预料会“很快”。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和专家做出提醒:对于这样的改革动作,需要两地金融管理当局密切协作,确定新的制度安排。

港资大银行跃跃欲试

人民币近年来在香港发生了大量兑换、消费和投资活动,并已形成一定规模的流通市场。香港金管局也已多次就此事向央行建议。此次中央政府表示将考虑在香港开办个人人民币业务消息一出,虽然仅表示了“正积极研究”,就已迅速引起香港银行特别是几家大银行的热烈回应。

中银香港副总裁朱赤上周表示,中银香港的母行中国银行在内地拥有强大的网络和雄厚的人民币资本,中银香港在港发展人民币业务有着超群的优势,该行非常有信心取得零售人民币的经营权。如果香港银行获准经营人民币信用卡业务,中银将会考虑在香港推出人民币信用卡,并利用内地中行的网络及支付系统。

身兼东亚银行主席的李国宝亦指出,与香港利率相比,偏高的人民币利率以及人民币实际汇率升值的趋向,都将使人民币业务在香港具有相当的吸引力。他表示,香港所有银行都有兴趣从事个人人民币业务,东亚银行当然如此。

记者通过汇丰中国区有关负责人获悉,汇丰银行正在积极跟进此事,争取尽早在港开办人民币个人业务。

挤压地下金融

允许香港银行在港开办人民币业务,还有着显著的市场规范意义。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本周接受《财经时报》采访时指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存留在香港的稳定的人民币规模至少有500多亿元,但其中经由银行流动的比例非常小,主要是通过遍布香港的“找换店”来实现人民币与港币或其他外币之间的兑换。“这些找换店一般都有自己的地下通道,其中不排除洗钱的可能”。

事实上,除了内地游客在港消费导致的人民币流出,非法的人民币跨境往来也已暗流涌动。据了解,人民币逃避监管主要靠三种方式:一种委托海外的亲戚朋友把钱汇入香港的账户;二是通过地下钱庄转运到香港,或通过在海外设立公司以投资为名将资金汇出,再转入香港;第三种是出境时随身私带,这种风险也很大,一经查出,超过规定限额的部分将被罚没。

针对“地下钱庄”等违法活动,国家外汇管理局曾出台包括加强跨境资金流动监测等4项措施加强监管。但是,由于境内投资者先把人民币存入对方指定的账户,再在境外从对方账户中提取港币,因此几乎无法有效控制。而境外外资银行对开户者仅要求其提供护照和进行一些个人资料登记,对登记的资料真实性则不做审查。

瑞银华宝银行估计,到2005年,香港的人民币现金总数将接近1600亿元,这还未包括香港人民币“黑市”的金额。

谁将是结算银行

根据离岸业务“两头在外”的特点,人民币资金不仅能够出去,而且高效便捷地回流,将是目前全部离岸业务的核心环节。业内人士指出,香港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技术上应该没有特别的困难,但如何构架人民币回流的渠道,将是打造香港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的第一要务。

但是,目前银行界、学界和监管部门在建立人民币回流渠道的问题上争议颇大。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教授认为,目前比较可行的一个渠道是:指定一家在港的中资银行为结算银行,香港本地银行直接吸收人民币存款,结算银行则给出一个购入香港银行业人民币的利率结构,此利率大体应等于内地人民币存款利率与香港银行运作人民币业务的成本之和。这样既解决了香港银行业吸收人民币存款后最为棘手的资金运用问题,也避免了香港人民币存款和内地人民币存款利率之间的偏离。

另据接近香港银行业监管高层的人士告知,香港金管局也有意争取担当结算银行角色。它的优势在于除了可以更紧密地监察人民币在本地的流量和流向,也有利于金管局和人民银行研究未来人民币的在港政策。

记者还从国家外管局深圳分局了解到,该局正在研究的方案是将滞留在香港各银行的境外人民币通过深圳向内地回流,即利用香港银行的深圳分行将人民币回流。

还有专家认为,考虑到利率和汇率方面的影响,在香港开办人民币业务的最初阶段,监管部门预计会禁止同一家银行在香港与内地的分支机构之间进行人民币交易,也不允许人民币在香港银行间以及香港与内地银行间进行同业拆借。

监管者也有担忧

虽然香港设立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的优势得天独厚,但据《财经时报》了解,内地监管部门目前也有所担忧,因此对离岸业务的开办态度慎重。

专家指出,世界各地的离岸中心普遍存在资本外逃、避税和洗钱等问题,这对中国的监管机构是个考验。依据香港的低税收及在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力,一旦香港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内地许多个人和企业可能以“投资”的名义到香港,从事更大规模的避税或洗钱活动。因此,内地税务部门对流出资本的纳税审查以及人民银行对洗钱的控制,都将面临不小的压力。

此外,由于开办离岸金融市场业务的银行不需向中央银行缴存准备金,不受法定存款准备金比率的约束,因此离岸业务货币创造能力(货币乘数)要比一般银行存贷业务大得多。在这样的背景下,不能排除内地银行想方设法在香港购买人民币贷款,由此产生大量国际性人民币流动资产。这会造成央行信贷管理的困难,并可能引发一些难以预料的风险。

针对内地监管部门的担忧,业内的专家学者也有一些建议。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博士后巴曙松认为,“负面影响是可以控制的”。

他提出,首先,能够开展这项业务的银行可以从内地背景的银行及香港当地银行中选取,香港方面也必然加强对于相关金融机构吸存人民币业务活动的监管;而内地金融监管部门也可直接参与到人民币离岸市场的运作和监管中,香港金管局则可以对离岸的人民币存款规定一个准备金比率,通过准备金以及相关机制,掌握市场上的人民币供求状况。

 
 
编辑:黄宏   来源:《财经时报》   作者:李玲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