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产妇生死由谁定?手术同意书签字不轻松   |财经新闻|李健:中国希望以信息化提高制造业国际竞争力   |今日关注|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   |社会新闻|医院检查发现北京弃婴第三条腿中有两个包块   |国际新闻|美联邦调查局9-11报告惹恼坠机航班遇难者家属   |科教卫IT|盖茨接受《商业周刊》专访 承认IT盛世已过去   |科教卫IT|京东方10.5亿控股冠捷 收购细节两周内披露
产妇生死由谁定?手术同意书签字不轻松
2003年8月9日 15:18
 

引子:“冰美人”的故事小梅是个美丽的女人,丈夫也是个顾家的好男人,6岁的儿子聪明可爱,但6年来小梅从来没对丈夫露出过笑脸。原来,6年前,已过了两人世界好几年的小梅好不容易怀上孩子,分娩时又遇到难产,如果要保证产妇安全,孩子可能保不住;但如果剖腹生产,小梅患有严重的贫血症,手术风险极大。医生征求小梅丈夫的意见,问他是要保母亲还是要保孩子时,那个想儿子快想疯了的男人,抓着医生胳膊哀求“无论如何要保住孩子”,然后,颤抖着在剖腹产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幸运的是,小梅渡过难关,母子平安。但是,她无法原谅丈夫在她生死关头作出的选择。于是,6年来,他丈夫看到的,是一个不会笑的“冰美人”。一个偶然的机会,记者得知小梅的故事,心不由得一颤:小梅无法原谅丈夫的自私和残酷确实有她的理由。然而,妻子的生死,为什么要由丈夫决定呢?

手术台上生死就在毫厘之间在什么情况下,会有“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两难选择出现呢?记者为此请教了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妇产科主任韦安平。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15年的韦安平介绍说,随着医疗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区的孕产妇死亡率和婴儿死亡率都在逐年下降。据统计,2000年我区婴儿死亡率为27.28‰,孕产妇死亡率为60.33/10万。而严重的肝炎、妊娠高血压综合症、心脏病、贫血以及凝血功能障碍等疾病,是产妇及胎儿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救护这些危重产妇以及她们腹中的胎儿,力求实现两全其美,是每一位妇产科大夫努力的方向。但是,对危重产妇的救治,情况极为复杂。医学发展到今天,任凭大夫的医术再精湛,产房里“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病例仍不鲜见。举个例子来说,患严重贫血症或凝血功能障碍的产妇,往往会面临这样的两难选择:分娩时间过长有可能导致胎儿缺氧,造成后遗症发生甚至窒息死亡;如果采用剖腹产方式,产妇将可能出现大出血,并危及生命。

丈夫一念之间产妇阴阳两隔按照惯例,在救治危重产妇施行手术前,医院会征求产妇亲属的意见,要求他们明确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并签署手术同意书。而产妇的亲属,通常首先是指她的丈夫,其次才是她的父母兄妹。因此,手术同意书上丈夫的选择变得非常重要。虽然还未出生就要面临夭折的小生命令人惋惜,但妻子总是最不能割舍的。当院方征求意见时,如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大多数丈夫最终都会支持医院产妇优先的手术方案,理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然而,难免会有极个别男人为了延续香火或因为存有其他私心杂念,在取舍两难间倾向于胎儿优先的手术方案。文首提到的那位先生,就是个典型的列子,虽然结局是母子平安,两全其美,但妻子多年后仍无法原谅他在那一刻所作的选择。“如果必须要选择,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记者就此询问一些男士。他们首先表示,自己肯定会选择“先保大人”,同时也对前文提到那位先生的举动表示理解,因为妻子腹中胎儿也是一条生命。而记者拿同样的问题询问女士们时,她们都愤慨地表示,作为女人,如果遭遇此事,即便侥幸生还也难以原谅丈夫,因为这样的丈夫自私而冷酷,有何颜面言爱。无论理解也好,愤慨也罢,现实是残酷的,在取舍两难的危急时刻,产妇或生或死,决定在丈夫的一念之间。

生死抉择由谁决定让丈夫来选择“先保大人还是先保孩子”,把产妇性命掌握在丈夫手上。这一不合理的现象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南宁市一位高级律师龚明光。龚律师认为,严格地说,由丈夫来签署手术同意书,侵犯了产妇的知情同意权。龚律师介绍,在我国过去的医疗实践中,病人接受手术前,传统上由亲属签署手术同意书。然而近年来,由于患者不认同亲属签字而引起的医疗纠纷越来越多,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去年9月1日,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病历书写基本规范(试行)》,尝试改变过去那种“手术前由患者亲属签字”的传统做法。它规定对需取得患者书面同意方可进行的医疗活动(如特殊检查、特殊治疗、手术、实验性临床医疗等),应当由患者本人签署同意书。患者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时,由其法定代理人签字;患者因病无法签字时,由其近亲属签字等。龚律师认为,《基本规范》出台后,将有利于患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让丈夫来选“先保大人还是先保小孩”将成为过去,许多不必要的医疗纠纷也可就此避免。龚律师同时也指出,关于患者因病不能签字时由亲属代签的规定存在明显的漏洞。因为这意味着,如果是一名危重产妇已经昏迷不醒了,那么签字的还是她丈夫,这就难保还会出现那种“先保小孩”的丈夫。

让患者签字也不简单轻松广西医科大学二附院妇产科主任韦安平告诉记者,他所在医院已执行新规定,由患者自己签署手术同意书,但医院在执行这一新规定的时候,遇到的难题也很多。他分析说,如果医生为了履行自己的告知义务,而增加了患者的痛苦特别是精神方面的痛苦,那么这项制度的设计就是不科学的。因为,诸如癌症病人、危重产妇等重症患者,在疾病的折磨下心理已很脆弱,一旦被告知病情真相以及手术风险,可能会由于恐惧、忧虑而导致精神崩溃,这对病人的抢救和治疗无疑非常不利,很多家属也一再要求不要将实情告诉患者。在这种情况下一味追求尊重患者知情权,对于操“仁者术”的医院显然是显得过于机械和生硬了。另一方面,从科学严谨的角度讲,哪怕是最简单的手术都不能确保万无一失,“手术同意书”上会将术中可能出现的一切后果明确无误地告知患者,哪怕这种可能性只有万分之一。那么,即使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阑尾炎手术,一位母亲在为即将接受手术的女儿签字时,手都会哆嗦。家属尚且如此,何况患者本人?勇敢的患者或许不乏其人,但要求每一位患者都勇敢地面对直接关系自身安危的手术,毕竟不太现实。如何能既维护患者知情权,又很好地实施医疗措施呢?北京某医院推出了“授权委托”制,制定了《手术治疗授权委托书》。产妇在临产前可预先签署一份《授权委托书》,将签署《手术同意书》的“大权”委托给自己的某个可以信赖的亲属,比如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当然,也可以是她的丈夫。这样一来产妇既可以避免直面病情真相、手术风险的巨大心理压力,又可以自主决定“先保大人还是先保孩子”的顺序.

 
 
编辑:李宏洋   来源:新桂网—南国早报  作者:黄乒宾 
 
 
  • 桑拿天坐月子莫盲目守老例 产妇更要防中暑
  • 产妇失血过多生命垂危 上百市民挽袖献血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