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国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美国鹰派欲扶植"娘子军"以颠覆伊朗政权[图]   |文娱新闻|《飞龙再生》全球首映 成龙透露转型大计   |网络参考|营造阳刚氛围 国内首家男子高中今秋开学   |社会新闻|28少妇改嫁78翁 自称感激多过爱情   |社会新闻|盗版"中国印"现身京城 据称贩自广州   |国际新闻|基地助伊建"穆罕默德大军" 培训袭击美军   |社会新闻|广州首批千名义务警察上街 捉到小偷大叫过瘾
美国鹰派欲扶植"娘子军"以颠覆伊朗政权[图]
2003年8月10日 08:34
 

一对具有传奇经历和神秘色彩的夫妇,召集了一群生活在社会边缘的人,组成一个由宗教运动演变而来的反政府组织,建立了一支几乎全部由女人组成、由女人领导的军队。随着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倒台,美、法等大国在中东势力范围的重新划分,这个被美国国务院列入恐怖组织黑名单、如今又被五角大楼看好的组织,一下子成为各国角逐中东利益斗争中的重要棋子。

风暴乍起

法国政府采取的大搜捕行动无疑与美国的暧昧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次看来,又一轮大国纷争已经明朗化,多灾多难的海湾地区即将刮起新的风暴,而“人民圣战者组织”则处在风暴中心。

法国:突袭总部一石激起千层浪

2003年6月17日,1300名法国警察突然对伊朗反政府武装“人民圣战者组织”在巴黎市郊的总部采取行动,逮捕了包括该组织领导人的妻子马亚姆·拉贾维在内的165名组织成员。马亚姆·拉贾维是“人民圣战者组织”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同时还被称为“伊朗未来总统”。

一石激起千层浪,法国政府的行动立刻遭到该组织在欧洲各地支持者的强烈反对。他们不惜以点火自焚和绝食抗议等过激手段来进行抗议。而伊朗政府则大喜过望,不仅对法国的行动表示欢迎,还提出了把拉贾维夫人等人引渡回伊朗的要求。

在随后对司法部门行动的解释中,法国政府许多高官表示,该组织有从事“非法和危险”活动的嫌疑。法国情报机关则更明确地指出,“人民圣战者组织”带有“恐怖”和“邪教”的双重性质。经过对该组织长期秘密监视后,法国情报机关认为该组织正密谋袭击伊朗的海外目标,并企图暗杀伊朗在欧洲的情报人员。法国情报部门称,有迹象表明,“人民圣战者组织”的总部正在成为一个反伊朗政府的基地和策划国际恐怖活动的中心。此外,他们还认为该组织涉嫌与“基地”组织有秘密交往。

法国检察机关随后以涉嫌“参与恐怖活动”和“资助恐怖组织”为由对拉贾维夫人等17人进行调查。一时间,将这些人关进监狱似乎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7月2日,巴黎上诉法庭作出了出人意料的判决,下令释放包括拉贾维夫人在内的9名伊朗反政府武装“人民圣战者组织”成员。不过,法庭对拉贾维夫人的行动自由做出了限制,她不能离开法国,而且必须留在自己位于瓦兹河畔的住所,以便司法部门能随时对她进行调查。

美军:围攻营地剿而不灭惹猜疑

一时间,这个原本不怎么为公众熟悉的伊朗“人民圣战者组织”被炒得沸沸扬扬。其实,在法国这次突然行动之前,这个伊朗反政府组织已经在近期的新闻事件中频繁出现,只不过,有关该组织的新闻被铺天盖地的伊拉克战争报道掩盖了而已。

各国对她的态度

美国:爱恨随利益而变

在20世纪70年代,“人民圣战者组织”还只是一场伊朗地下政治运动,她在美国的活动不受限制。因为,默许或支持各国的反政府组织,是美国的一贯作风。

到了20世纪80年代,“人民圣战者组织”已经发展成一支武装力量,但由于当时美国正好要借助这支力量在两伊战争中打击伊朗政府,所以不但默许了它的发展壮大,还给予它的大靠山——当时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不少支持。

到了1997年,美国政府想向新当选的伊朗革新派总统哈塔米示好,于是美国国务院把“人民圣战者组织”列入了美国境外恐怖组织的黑名单。今年4月份,在美国入侵伊拉克的战争中,美军围攻了“人民圣战者组织”在伊拉克境内的主要基地——阿什拉夫营地。不过,美军只是和这支军队签定停火协议,并没有逮捕或遣散这支属于恐怖组织的军队。因为,美国还有更进一步的打算。

如今,美国攻下伊拉克之后,又把目光投向了伊朗。许多美国官员,尤其是五角大楼鹰派官员,都认为应该将“人民圣战者组织”从恐怖组织名单上剔除,而且要把它培养成一支可用于推翻伊朗政府的力量。

法国:大“善人”突然翻脸

1981年,“人民圣战者组织”领导人拉贾维政变失败后化装逃到了巴黎。在那里,他建立了“伊朗国家抵抗运动委员会”,这成为“人民圣战者组织”的政治保护伞。

从1981年到1986年,法国政府一直对“人民圣战者组织”采取默许态度。这是因为,法国移民政策的宽松是出了名的,而且,寻求政治庇护的难民更容易赢得同情。

1986年,为营救几名法国人质,法国政府开始和霍梅尼修好,于是驱逐了拉贾维。不过,依然允许“人民圣战者组织”在巴黎市郊建立欧洲总部,允许他们自由活动。因为“人民圣战者组织”已经在欧洲大陆拥有了相当多的支持者。该组织拥有一批经验丰富的职业说客,他们专门游说西方政府官员,还使西方国家民众形成一种概念,即一群女战士在对抗德黑兰政府苛刻的清规戒律,因此,“人民圣战者组织”总能在西方国家获得支持。

2003年6月17日,法国警方突然对“人民圣战者组织”在瓦兹河畔的总部发动突袭,逮捕了包括拉贾维夫人在内的165人,这一行为引发一连串抗议行动。7月2日,法国巴黎上诉法院却做出出人意料的判决,下令释放包括拉贾维夫人在内的9名伊朗反政府武装“人民圣战者”组织成员,但拉贾维夫人的活动范围却受到限制。

法国态度的突然转变不难看出,在美国攻占伊拉克之后,伊朗已经成为法国插手中东事务的最后希望,希拉克政府必须和伊朗政府交好,借助伊朗政府对抗美国在波斯湾的势力扩张,以维护法国的利益。

伊拉克:支持到底

在1986年法国政府驱逐拉贾维之后,“人民圣战者组织”就转而投入了萨达姆·侯塞因的怀抱。萨达姆对“人民圣战者组织”表示欢迎。因为,当时正值两伊战争期间,拉贾维为伊拉克提供有大量有关伊朗军事目标的准确情报。

此后的近20年间,萨达姆不但为“人民圣战者组织”提供金钱、武器和吉普车,还在两伊边境为该组织提供了一个非常方便对伊朗发动袭击的军事基地——阿什拉夫营地。得到这些资助,“人民圣战者组织”才真正发展成为一支时刻威胁伊朗政府的武装力量。

萨达姆对“人民圣战者组织”的支持一直持续到伊拉克战争爆发。

伊朗:清剿到底

1979年2月伊朗伊斯兰革命推翻巴列维王朝以后,拉贾维带领他的成千上万名追随者,曾短暂地支持过霍梅尼,但很快两人发生争吵,他退出了霍梅尼的政权。

在此后的岁月里,“人民圣战者组织”不论发生什么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它的反政府性质。而且,从政治运动发展到恐怖袭击,又发展到武装叛乱,势头愈演愈烈。因此,伊朗政府对“人民圣战者组织”的清剿活动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该组织成员被伊朗政府处决和关押的不计其数。

今年4月中旬,即美国攻打伊拉克期间,美军袭击了在伊拉克境内的“人民圣战者组织”基地——阿什拉夫营地。经过谈判,驻伊美军5月10日与“人民圣战者组织”达成解除武装的协议。不过,当时即有美军将领指出,该组织并不是投降,而是解除武装并进行整顿。

尽管美国早在1997年就将“人民圣战者组织”列入了恐怖组织名单,但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美国却拒绝伊朗政府引渡该组织成员的要求。近来,美国国内诸多政要还不断鼓吹美国应该支持“人民圣战者组织”,以颠覆伊朗现政权。现在,五角大楼为了改换伊朗现政权,很可能为该组织提供支持,包括提供武器装备和经费,并对其进行训练。正如一名美国官员指出的那样:“五角大楼的鹰派官员正在蠢蠢欲动,打算在将来扶植该组织作为颠覆伊朗政府的反对派。”

意在伊朗

不论美国还是法国,都把“人民圣战者组织”当成了一颗重要的棋子。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这个伊朗反政府组织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的重视。正如一名曾在美国接受教育的该组织发言人马苏德·法斯奇讲的那样,“人民圣战者组织”目前正处于自创建以来最有利的形势。不过,这支“娘子军”的领导人也应该看得非常清楚,美国只想利用它而已,究竟是趁势崛起,还是在喧嚣中灭亡,没有人能够说清楚。

伊朗:四面楚歌已被围在网中央

自伊拉克战争结束以来,美国与伊朗的关系持续紧张。“伊朗正在发展核武器”,“伊朗涉嫌窝藏在沙特阿拉伯制造爆炸事件的‘基地’组织成员”,美国抛出的一个又一个说法,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出,伊朗政权已成为美国下一个要推翻的目标。其实,观察一下海湾当前形势,就不难看出,拿下伊朗,已经成为美国下一步中东战略的必然选择:

伊朗素有“欧亚陆桥”和“东西方空中走廊”之称,从战略地位上讲,远比伊拉克重要,而且,伊朗已探明的石油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8.7%,是世界上第5个石油储量最丰富的国家。此外,伊朗尚有大量未被探明的石油储藏,尤其是在里海地区。最重要的是,伊朗东边是阿富汗(被美国占领)和巴基斯坦(与美国亲善);西边是伊拉克(被美国占领);南边是波斯湾和阿曼湾;北边是土耳其(美国的盟国)、土库曼斯坦和里海。可以说几乎被亲美政权包围,假如美国再拿下伊朗,不敢说完全占据中东,也算是控制了大半江山。

美国:以伊制伊扶植反政府武装

而在美国颠覆伊朗现政权的各项方案中,“借伊朗反政府武装搞颠覆”不但受到五角大楼鹰派官员的青睐,还赢得了不少国会议员的支持。来自堪萨斯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南亚事务主席,萨姆·布朗拜克,近期向国会提交了一份旨在实现伊朗民主进程的议案,该议案以伊拉克解放议案为摹本,提出拨款5000万美元资助伊朗的反对派以推翻哈塔米的政权。

早在法国刚刚拘捕了拉贾维夫人等人后不久,布朗拜克就联合其他国会成员,向法国总统希拉克发出一封抗议书,表达了他们对于马亚姆·拉贾维被捕的无限悲痛。

“人民圣战者组织”的美国支持者称,该组织已经向美国提供了有关伊朗核计划的关键情报。一名国会官员则透露说,白宫内部正在传阅一份有关国家安全的指南册子,上面提到“如果我们不借助‘人民圣战者组织’探明伊朗在核计划项目的进展,最终促使伊朗政权更迭的话,我们就是在玩忽职守。”

法国:敌弃我取联合伊朗现政府

但是,法国也已经插足波斯湾的冲突,而且,希拉克政府选择站在伊朗政府一边。

自1981年“人民圣战者组织”在巴黎郊外的瓦兹河畔的欧韦设立总部至今已有20余年。20多年来,法国政府一直对这个组织保持一种默许的态度。虽然,在1986年,法国为寻求伊朗政府说服黎巴嫩真主党释放被劫的法国人质而将“人民圣战者组织”领导人拉贾维驱逐出法国,但该组织仍以其政治机构“伊朗国家抵抗运动委员会”的名义长期在法国境内活动。对于近日采取的搜捕行动,法国政府发言人说,这是因为该组织有从事“非法和危险”活动的嫌疑。

其实,“反恐”只不过是各国都可以拿来一用,放之四海皆准的借口而已。法国的这次突然清查行动,还具有更深一层的目的。中东具有重要的战略和经济价值,美国在这一地区有着不可替代的影响。法国为了在中东地区谋求、保护自己的利益,必须要在和美国对立的国家身上打开缺口。在美国占领伊拉克之后,法国已经失去了在伊拉克的利益,必须抓住伊朗,才能在海湾占有一席之地。因此,法国政府才会站在伊朗政府一边,通过打击反对伊朗政府的“人民圣战者组织”,法国为伊朗政府拔除了“眼中钉”,这必将会在一定程度上为加强法国和伊朗的关系产生推动作用。

事实证明,法国警方的行动立即得到了伊朗政府的欢迎。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阿瑟费在6月17日当天发表谈话说,法国警方的行动表明了法国政府履行有关国际义务的决心。

他能“催眠”整个伊朗

马苏德·拉贾维,伊朗反政府组织“人民圣战者组织”的领导人。1879年,在伊朗巴列维王朝被推翻后不久,他曾领导自己的追随者与霍梅尼政权短暂合作,但后来由于权力纷争,马苏德·拉贾维发动政变,失败后于1981年化装潜逃到巴黎,1986年遭法国政府驱逐,马苏德·拉贾维又来到了伊拉克,此后行踪不明,据说一直生活在巴格达市外。

据见过马苏德·拉贾维的人形容说,他最突出的地方就是一双“锋利的眼睛”。他不但能够注意到周围事物的每个细节,还能“在不知不觉转变你的思想”。有人开玩笑说,假如让马苏德·拉贾维发表两个小时的电视讲话,他能“催眠”整个伊朗。

她能“倾倒”上万女性

不同于马苏德·拉贾维的低调,他的现任妻子,同时也是“伊朗全国抵抗运动大会”推选的“未来的伊朗总统”,玛亚姆·拉贾维,则一直备受关注。这也许和她在组织中的分工有关。

玛亚姆·拉贾维是“人民圣战者组织”社会部的中坚力量,她吸引了大批大学生或高中生加入“人民圣战者组织”。在吸引女性加入“人民圣战者组织”方面,玛亚姆·拉贾维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她那提倡男女平等的政治纲领和演说,经常能使不少伊朗女性热血沸腾。而她的一项项光辉头衔,例如:“未来伊朗总统”、“人民圣战者组织”总书记、“全国解放军”副总司令等,则使她成为部分伊朗女性心目中的偶像。于是,一批又一批怀着美好憧憬的妇女不断地加入“人民圣战者组织”。据西方情报部门透露,“人民圣战者”组织约2万名追随者中有半数是女性。而该组织各级领导层中,女性人数约占了三分之一。这是其它伊斯兰组织中少有的。

玛亚姆·拉贾维在组织中的影响力,也可以从该组织在伊拉克的基地——阿什拉夫营地的情况看出来。尽管她大部分时间都在法国,或在西方各国游说,但她带着微笑的绿眼睛在阿什拉夫营地几乎无处不在,就好像萨达姆的肖像在伊拉克或霍梅尼的肖像在伊朗一样无处不在。她身着华丽上衣的优雅照片出现在床边,出现在餐桌旁,出现在演讲大厅,甚至出现在坦克上。

热情女大学生政治女强人

大学:学生运动领袖

玛亚姆·拉贾维,原名玛亚姆·卡贾尔·阿泽丹洛,1953年出生于伊朗首都德黑兰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她有一个女儿(1982年出生),并获得冶金工程学位。上世纪70年代初,她开始参与伊朗人民反对巴列维独裁统治的运动。在德黑兰沙里夫技术大学学习时,她的从政热情更加高涨,很快就成为这所大学学生运动的领袖之一,还加入了由马苏德·拉贾维领导的“人民圣战者组织”。

几年以后,玛亚姆与马苏德·拉贾维的主要助手之一阿布里沙姆奇结婚,两人生有一个女儿。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后不久,“人民圣战者组织”与以霍梅尼为首的伊朗伊斯兰政权因权力之争而分道扬镳。在1981年6月20日霍梅尼上台后,曾经数次突袭玛亚姆的住所,但她都幸运地避开了。不过,她的亲人可没有这么幸运。伊朗巴列维政权处死了玛亚姆的一个姐姐娜格丝,而霍梅尼政权则处死了她的另一个姐姐,玛苏梅赫,当时她还有孕在身,一同被处死的还有玛苏梅赫的丈夫。

改嫁后:连升三级

也许是为玛亚姆的才貌所动,马苏德与玛亚姆立即堕入爱河。为了与玛亚姆在一起,马苏德发动了一场政治运动。他迅速提拔玛亚姆,使她成为革命队伍的“女王”。马苏德宣称,女人应该和男人平等,因此玛亚姆应该是和他平等的领导者。但是一同工作而不结婚违反伊斯兰法律,因此马苏德·拉贾维于1985年命令自己的助手阿布里沙姆奇与玛亚姆离婚,由他自己“出任”玛亚姆的第二任丈夫。马苏德·拉贾维称这次政治运动为一场“文明革命”。

对于玛亚姆来说,这场婚姻无疑是她实现自己“政治抱负”的一个绝好的跳板。1985年,在她成为拉贾维夫人后不久,就被冠以“人民圣战者组织”联合领导人的头衔,成为拉贾维的第一助手。1987年,拉贾维在伊拉克组建了“人民圣战者组织”的军事机构“全国解放军”,与拉贾维形影不离的玛亚姆被指定为该武装团体的副总司令。1989年,她当选“人民圣战者组织”总书记。

巅峰:当选“总统”

1993年8月,“人民圣战者组织”的政治机构“伊朗全国抵抗运动委员会”,选举拉贾维夫人为未来伊朗“过渡政府”的“总统”。她随即以“政治避难”为名前往法国巴黎,在巴黎郊区建立了“伊朗全国抵抗运动”总部。从那时起,她频繁往来于欧美各国之间,以“民主”和“实现伊朗社会的男女平等”为口号,寻求流亡各国的伊朗反政府人士的支持和国际社会的同情。1995年,她在德国多特蒙德向伊朗移民发表讲话时,提出了名为“基本自由宪章”的16点纲领,许诺在未来的伊朗建立“民主、自由、政教分离”的政治体制,恢复伊朗妇女在政治、社会、文化和经济等各个领域的平等地位,实行市场经济,与世界各国和平相处。她的这些言论受到了国际上一些敌视伊朗伊斯兰政权势力的支持,也吸引了流亡海外的一些伊朗女性参加“人民圣战者”组织。

align=center

玛亚姆-拉贾维的女强人形象吸引了上万妇女加入“人民圣战者组织”

align=center

2003年4月19日,一名“人民圣战者组织”女战士守卫在阿什拉夫营大门外,是“人民圣战者组织”在伊拉克的主要基地

 
 
编辑:庞仕影   来源:信息时报 
 
 
 
订阅 铃声 图片 言语传情 自写短信 短信联盟
笑话无限、快乐无限-包月仅7元 阿杜孙燕姿,热门铃声
每日健康提醒 每日星座运程,爱情指数
头条快报 新闻最先知道 球亨足球乐园,澳彩权威盘口信息
时髦短语,最新“非典”笑话 幽默图片打扮个性手机
头条快报
20元/月
实用新闻
 0.20元/条
绝对短信
  7元/月
情趣笑话
  16元/月
两性学堂
  20元/月
你的手机: 手机密码: 注册 密码查询
http://sms.eastday.com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