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卖淫女租下发廊 骗来6位同乡姐妹强迫卖淫[图]   |今日关注|南京高知家庭暴力增多 好莱坞虐妻现象逐个数    |财经新闻|7月末中国居民储蓄余额已经达到10.61万亿元   |文娱新闻|秦岚演"知画"受关注:感谢琼瑶阿姨让我圆梦   |财经新闻|央行今发布报告显示人民币汇率继续保持稳定    |国际新闻|英将对凯利之死进行调查 布莱尔执政受到考验   |国际新闻|印尼巴厘岛爆炸案首要嫌犯否认指控并指责美国
卖淫女租下发廊 骗来6位同乡姐妹强迫卖淫[图]
2003年8月11日 16:47
 

一个曾在发廊做“小姐”的卖淫女子,邂逅一个与发妻分居的嫖客后,竟然与这个花心男子一道租下她原来“打工”的发廊,然后,从贵州骗来6位同乡姐妹,强迫她们在自己的发廊里卖淫,为她赚取血泪钱。幸亏一封发自该“淫窝”的求救信送到公安民警的手里,使4名惨遭蹂躏的花季少女脱离了火坑,也把黑心的“老鸨”送进了监牢。

沥血渍泪的求救信

2003年7月17日晚上9点,双桥派出所民警邹明生刚从外面办案回来,收到别人送给他一张已揉得皱巴巴的笔记本纸,他接过来抹平后赶紧读了起来:尊敬的祁东县公安局干警:

你们好,我得知你们那里是一个讲法律的地方,所以发信求救。

我是贵州省金沙县的人,我希望你们能把我们从发廊解救出来。我2002年从学校毕业出来,因无心再读书,所以想出门打工……我来到这里发现打工的地方不是糖厂,而是发廊,是讨男人欢心的地方。我来到这里,身份证都交给老板娘了,这里的人不仅是被拐骗而来,而且有的还是童工,以她们的年纪(龄)应该是初一的学生的样子。如果老板娘叫我们做事(卖淫),我们不做,她就骂我们,还打电话给家里人说我们不听话,因为她是我们的长辈,所以爸爸妈妈会相信她,不相信我们。在这里,我们做事情,他们收钱,从来没有给过我们钱,把我们的钱都压在她那里。我们身上的钱从来不超过回家的车费,我们如果要出去,都得由他们接送,从来不能单独出门,也不让我们出去打电话……

救救我们吧!我相信法律,相信祁东干警,请收到信后千万别说出我的姓名,否则我将死得很惨,拜托啦。

贵州少女阿虹2003年7月16日

午夜里的“捣窟”行动

邹明生看过信后,深感案情重大,立即上报。

祁东县公安局李局长当即下达命令:就在今天晚上端掉这家淫窝,解救受害少女。

午夜零点10分,6名全副武装的派出所民警悄悄地把“江虹美容美发店”包围起来。民警冲进店内,把店子的两个老板段新建、代友红及6个服务小姐全部传唤到双桥派出所接受审查。阿虹知道是警察来解救她们后,“扑通”一声跪在民警面前,泣不成声地说:“警察叔叔,救救我们吧……”接着,店里的另外几个姐妹也都抱成一团失声痛哭。此情此景,在场的民警无不义愤填膺,一个个都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懑,将店子的老板、老板娘狠狠地推进了警车……

被糟踏的花季少女

阿虹是贵州省金沙县龙坝乡关坪村人。初中毕业后,17岁的阿虹暂时呆在家里,替父母做事。

2002年农历12月21日,从外地回来的代友红找到阿虹说:“我在湖南祁东开了家糖厂,现在要招工,你去不去?”接下来代友红又将祁东经济如何发达,赚钱如何轻松天花乱坠地吹嘘了一通,动了心的阿虹拿着父母借来的300元钱,跟随代友红来到祁东。

到了祁东后,阿虹发现代友红给她介绍打工的地方并不是什么糖厂,而是美容美发店,心头立刻涌起一丝不祥之感。代友红察觉出阿虹的心思后,一边以现在街上乱和派出所经常要来检查为由将阿虹的身份证拿了去,一边假惺惺地骗她说:“你先在店子休息两天,以后我再送你去糖厂做事。”

2002年大年三十晚8时左右,一名30岁的杨姓男子来到店里看中了阿虹,说要带阿虹出去过夜,阿虹坚决不肯,那男的走了之后,代友红将阿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第二天晚上,那男的又来到店里要求带阿虹出去过夜。这次,在代友红、段新建的威逼下,阿虹被强行推上了那男人的老爷车。她被那男的强行带到了一套家属房后,提出要与她发生性关系,她不肯,那男的就打她,由于那男的力气大,她反抗不过最终被那男的奸污了。当时她大声地哭,大声地喊救命,但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事后那男的给了她200元包夜费,她交给代友红台费50元,剩下的150元钱,她本想自己留着好坐车回家,但代友红说钱暂时由她保管,也不准她回家。

眼看逃跑无望,阿虹便多了一个心眼,表面上装出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代友红要她接客,她也不再推辞。暗地里,她一连写好了两封求救信,她想只要一有机会,她就会把信发出去。7月17日下午,她在店里给一位顾客洗面时,通过交谈,发现这位顾客比较善良,是个正人君子,便悄悄地把求救信交给了他。

比阿虹迟来一个多月的阿慧,家住贵州省黔西县重新镇少马村,小学毕业后回家务农,今年只有14岁。父母为使女儿能够早日外出打工挣钱,托关系替她办了一个1984年11月29日出生的假临时身份证。今年2月份,阿慧和姐姐二妹被一个叫李小艳的贵州妇女以招工进厂为名骗进了代友红的美容美发店。当阿慧与姐姐发现自己受骗后,姐妹俩想偷偷回去,但是身上没有钱,而且身份证也被代友红他们搜了去,只得暂听安排在店里替客人洗头洗面、按摩。

到了3月上旬,代友红听到他人说,阿慧今年只有14岁,而且还是一个处女时,简直是喜出望外,便有事无事找阿慧谈话,说介绍个男的来给她“开包”,这样她就可以赚大钱。开始阿慧死活不答应,哭闹着要回家,后来经过代友红几天的威逼恐吓,阿慧被逼无奈只得勉强答应。3月13日,代友红打电话找来一个男人,在店子的二楼,阿慧的贞操就这样被这个男人以1200元残酷地夺去了。事后代友红答应拿其中900元钱给阿慧,但必须先由她暂时代管。有了这第一次,以后也就由不得阿慧了,阿慧身子成了代友红日夜赚钱的机器。

到了端午节,阿慧的爷爷去世,她要求回家去服丧,没有得到同意。阿慧看实在没办法,便答应这趟回去后帮她带一个女孩过来,代友红听后觉得划算,才表示同意,但又怕她回去乱讲,坏了她的好事,便要求陪她一起回去。这次回贵州,在代友红的操纵下,阿慧以同样的手段将同村的阿菊骗到了祁东。

“小姐”到“老鸨”的蜕变

代友红今年25岁,贵州省金沙县玉屏村人,三年前与本县的男友同居后生下一男婴,孩子才10个月大,花心的“丈夫”就与另外一个女子结了婚,代友红只好把儿子带回娘家过日子。后经同学介绍,代友红来到了“小燕子”发廊当“小姐”。

来“小燕子”发廊寻找开心的一常客叫段新建,今年35岁,祁东洪桥镇人,下岗后自己搞水电安装。兜里有几个钱后,经常在外面寻花问柳,被妻子发现后,夫妻两人感情每况愈下,以至最终破裂,两年前就已经分居。也许是因为相同的婚姻经历,也许是互相利用,反正两人不久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2002年11月,尝到卖淫甜头的代友红突发奇想,要是与段新建合伙开家发廊,再从老家骗几个小妹来,赚钱岂不来得更快。她的想法马上得到段的赞同。2002年临近春节的时候,代友红与段新建合开的“江虹美容美发店”在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开张了。

发廊里有两个贵州金沙女子小丽和小娟,都是结了婚的人,春节前都要回家过年。为了不使店子春节里关门,狡猾的代友红,把小丽、小娟请到一家小排档,点了几个盘子,一番花言巧语,把找“小姐”的事轻轻松松地拜托给了小丽和小娟。

此后,阿虹、阿慧、阿玉、小菊、小娥、小桂等少女都是小丽和小娟两人从贵州金沙县、黔西县等地骗来祁东的。其中小菊任凭代友红怎样威逼利诱都不肯卖淫,代友红见店里姑娘多,生意好,怕把事情搞砸,便安排小菊在店里负责做饭。

日子一长,这些被骗的女孩胆子变得越来越大了,心想反正无路可逃,干脆来个破罐子破摔,趁年轻多赚些钱,日后回家也好对得起养育自己的父母。看着店里的这些姑娘都一个个地被驯服,每天钞票源源不断地流进腰包,代友红、段新建不禁满心欢喜,也渐渐地放松了对她们的监视。就在这时,早有思想准备的阿虹抓住机会才将求救信捎出来。(文中受害人均为化名)

align=center

代友红落网

 
 
编辑:娟子   来源:三湘都市报 8月11日  作者:石铿 周德宝 周智颖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