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体育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体育新闻|[综合]谁在亚洲人气最旺? 皇马向曼联叫板   |国际新闻|美方报告显示萨达姆曾下令进行化学武器攻击   |国际新闻|俄纪念库尔斯克潜艇失事 遇难家属要求重新调查   |文娱新闻|主持评选票数第一也遭质疑 李湘维护金鹰奖   |体育新闻|[女排]海外打球"遭骗" 郎平等名将愤怒讨债   |今日关注|科健出20万英磅 李铁转会埃弗顿终于尘埃落定   |国际新闻|美陆军第三师从伊回国 士兵流泪庆幸生还[组图]
[女排]海外打球"遭骗" 郎平等名将愤怒讨债
2003年8月12日 12:40
 

眼前的孙玥依然美丽,只是美人怒了。标志性的小酒窝里没有笑意,却盛满了愤怒,“这些意大利俱乐部真混蛋”,孙玥皱紧眉头,“我们被坑惨了”。

兴奋:“打工妹”踏上异国路

孙玥,前中国女排著名主攻手,2001年她踏上了异国打工之路。由于她的知名度,孙玥的出国在国内体坛掀起过轩然大波,放还是不放,也让排管中心颇费思量。因此当孙玥终于来到了意大利小镇诺瓦纳,效力当地的诺瓦纳俱乐部后,她在静谧的小镇上能听得见自己兴奋的心跳。

吴咏梅,前中国女排队长,她在2001年投奔了郎平执教的意大利摩迪纳俱乐部。这位有着高度责任心的老队长在出国前表露了自己的心迹:“在意大利联赛里我可以有更多的机会熟悉欧洲队的打法,回来为国家队效力时心里会更有数。”

何琦,2001年这位彝族姑娘也置身欧洲,同为前国手的她与孙玥一起出现在诺瓦纳。每天,何琦开着俱乐部给的菲亚特轿车,带着孙玥穿梭在诺瓦纳的车海中赶去训练。训练之余,她俩去超市购物,回来自己做饭。由于俱乐部成绩出色,何琦多次登上当地报刊的头条,她的大幅巨照经常出现在街头报摊上……

这样的名字还有一长串,王子凌、潘文莉、邱爱华、殷茵、巫丹、苏立群、崔咏梅……怀着不同的抱负,这些排球女将纷纷走出国门,来到意大利,过起海外“打工妹”的生活。

愤怒:郎平追债打官司

然而时至今日,孙玥出国前的兴奋没了,吴咏梅的雄心受挫了,何琦平静的生活陡起涟漪。

困扰这些坚强姑娘的问题是如此平常——她们的钱被坑了。

除了较早来到意大利的王子凌、潘文莉,大部分在意大利俱乐部的中国排球女将都掉进漩涡,她们的工资被俱乐部恬不知耻地拖欠着,多的有好几万美元,久的还得追溯到2001年。像孙玥等人,本赛季已结束好几个月,可年初工资还无影无踪,而殷茵、吴咏梅在2001—2002赛季只拿到1个半月的钱,其他的像蒸发了一样。

更让人吃惊的是,除了运动员的血汗钱被坑,连教练员郎平也着了“道”。郎平是最早出国打球的女排队员之一,在意大利摩迪纳队,她由运动员成长为一名教练员,率领球队夺得了欧洲冠军。即使功勋如此卓著,“铁榔头”依然没有跳出工资陷阱。与她的队员殷茵和吴咏梅一样,她在2001—2002赛季也只拿到1个半月的收入,至少被坑了13万美元。愤怒的“铁榔头”已经在意大利当地提起诉讼,怒告俱乐部。

漩涡:意大利排球联赛成“陷阱”

如此多的陷阱出现在意大利,绝非偶然。亚平宁半岛遥远而美丽。那里有世界最好的足球联赛,焰火、巨星、足球、美女;那里也曾有世界最好的排球联赛,虽然没有喧嚣,不事张扬。

意大利女排甲级联赛曾经是世界上市场化最好的联赛,也曾经是世界上水平最高的比赛。由于市场经营的出色,意大利女排联赛曾吸引了众多的高手,一度整个古巴国家队都在意大利淘金,俄罗斯、巴西等女排强国的球员也纷至沓来,无形中抬高了意大利联赛的水平。

中国女排运动员去的最多的国家也是意大利,一是因为那里联赛水平高,二是因为相对于其他欧洲国家而言,那里的报酬最丰厚。

意大利联赛地位的急转直下也就是近两年的事。“9·11”事件影响了意大利的旅游业等产业,经济萧条也直接影响到女排联赛。很多赞助商拿不出钱来,有的撤资,有的拖欠,许多高水平的外援及时撤退了,这使得联赛水平急剧下降,球迷不捧场了,市场更加疲软。

恶性循环使得各家俱乐部的经济危机愈加严重,据说有一支队居然想通过拍集体裸照来集资应付开支,一时成为辛酸的笑谈。

穷极了的俱乐部只得在球员、教练的工资上玩花样,伎俩无非两个,一是拖,二是赖。像孙玥等人的工资,能拖就拖着,而像郎平等人的工资,由于俱乐部换了东家,新东家便妄图将旧债赖掉。

窃喜:“黑心”经纪人赚足钞票

俱乐部敢肆无忌惮地拖赖工资,与“黑心”经纪人不无关系。

马乌鲁,一个身高1米80,大眼睛,一脸络腮胡的意大利老头。“看起来挺慈祥的。”殷茵这样形容她们的经纪人。

这个“慈祥”的经纪人常开车来接中国姑娘们,并请她们去饭店吃一顿大餐。直到被拖的工资总是讨不回来,孙玥、殷茵她们才想到,也许这个看起来可爱的意大利老头正在家中数钞票呢。

与美国著名的拳击经纪人唐·金一样,马乌鲁几乎操纵着整个意大利女排联赛外援的引进,由他“倒卖”到意大利的外国球员占据着各俱乐部的主力位置,同时他也是在意大利打球的十余名中国球员共同的经纪人。

与唐·金还有一个共同点,马乌鲁在“倒买”、“倒卖”过程中赚足了钱。从球员这边抽取5%的佣金,再从俱乐部拿到5%,马乌鲁的提成比例算不上很高。但由于在帮运动员签合同的过程中帮俱乐部暗下陷阱,马乌鲁成为俱乐部找外援的不二人选。

殷茵告诉记者:“当初签合同,都是我们个人通过马乌鲁和俱乐部签的。”而合同里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猫腻,她们至今也没完全搞清楚。

冷静:排管中心的管与不管

与郎平、孙玥等人心急如焚不同的是,她们的“娘家人”中国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似乎并不那么着急,尽管他们的态度很明确:“我们会做她们的后台。”

排管中心外事办主任戴婉华刚从意大利回来,其中一项任务就是为殷茵、吴咏梅去追债。“这之前,我们就给意大利排协和殷茵本人发传真,研究此事。这次去意大利,我们又警告俱乐部,如果再不还钱,将关上殷茵她们转会的大门。”戴婉华还告诉记者,此次她还严重警告了经纪人马乌鲁,如果工资拖欠问题悬而不决,排管中心今后将不再转一个运动员至意大利。“他有点害怕了。”戴婉华说。排管中心的确为运动员尽了一份力。在运动员出国打球问题上,排管中心只收取相应的转会费,而具体合同则是运动员与经纪人操作的。“合同怎么签的,我们也不知道。”戴婉华说。

尽管如此,排管中心在此事的态度上还是有耐人寻味之处。首先,排管中心对球员目前的思想状态很不以为然。“像殷茵,我们告诉她不要再去了,等钱拿到手再说,可她还是执意要去。”;其次,对于孙玥等人被拖欠工资一事,排管中心认为这算不得“债”,只是多拖了几个月而已,迟早会给的。

“该‘救’的我们一定会‘救’。孙玥她们,谈不上欠。”戴婉华的态度很明确。

困惑:她们患得患失

无论排管中心态度如何,但他们说,运动员的患得患失将影响追债进程,这也许是对的。

殷茵,已一个赛季没在意大利打球了,她告诉记者,这个赛季她又打算去意大利了,不为别的,“至少可以盯着这件事”。

吴咏梅,沉稳的老队长也急了,与殷茵一样,她也一个赛季没在摩迪纳队打球了,现在又急着要去,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那笔被赖的工资。

孙玥,现在犹豫不决,去还是不去,她拿不定主意。虽然相较殷茵和吴咏梅,她被拖欠的工资不多,但她也不甘心,担心如果不去,钱就会被赖掉。

中国姑娘的态度可能会助长意大利那些俱乐部的气焰,“软柿子”捏顺手了,劲会越使越大,而她们受到的伤害也会越来越多。

何去何从,站在漫漫追债路上,她们更困惑了

资料链接:欠款一览

殷茵、吴咏梅2001至2002赛季在摩迪纳队只领到一个半月工资,合计7万美金;

郎平2001至2002赛季在摩迪纳队也只领到一个半月的工资,按照她的工资水平,至少被欠13万美元;邱爱华被拖欠一个月工资,5千美元;巫丹、苏立群所在的雷焦卡拉布里亚队欠二人3个月的工资,共3万美元;

孙玥被诺瓦纳俱乐部拖欠3个月的工资,共1.5万美元;

合计约25万美元。

 
 
编辑:张向林   来源:南京日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