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财经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财经新闻|亚洲家族企业成长危机:高层权力在混乱中过渡   |国际新闻|英刊披露美电子侦察卫星的现状及未来发展趋势    |国内新闻|广东雷州蝗虫肆虐 4560亩农作物遭蝗虫严重啃噬   |今日关注|巴格达邮局的难题:堆积如山的邮包等萨达姆领    |国内新闻|山西11月起进入非典应急状态 预防疫情再次发生   |国内新闻|日本决定派遗专家医疗组 来协助治疗中国受害者   |文娱新闻|毛阿敏前男友自称受到死亡恐吓[图文]
亚洲家族企业成长危机:高层权力在混乱中过渡
2003年8月14日 17:09
 

许多亚洲的上市公司都由一个具有支配地位的股东和他的家族所控制,这样使得管理权力的过渡变得敏感和艰难。

从位于汉城商业区的十四层塔楼顶部的韩国大成公司集团总部办公室,总裁金英勋可以看到一栋棕色的大楼——在那里,他的哥哥金英洙同样在争取经营集团的权利。

他们的父亲用了50年的时间,将一个煤炭厂发展为世界瞩目的大公司。2001年初,他去世前为每个儿子在大成公司里安排了职位。但是,就在之后的几个月中,他的孩子们就“肢解”了集团。现在金英勋(51岁)和英洙(60岁)两个人经营着过去公司的部分,他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有一天能够把整个集团操纵于自身的控制之下。另外一个兄弟英民(58岁),则经营着集团的剩余部分。

“我们有三个领导,就像恺撒时代一样。”金英勋说,他把这种情况比喻成凯撒统一之前罗马三足鼎立的状况。

家庭内部分歧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大成,在损失了数百万美元的利润后,现在的集团已经无法与曾经拥有的规模相提并论。“分裂使我们不能从事大项目”,金英勋表示。

大成的命运突出表现了亚洲家族企业出现的危机:年长的首席执行官不能很好地规划继承者,导致他们之间的纠纷,从而对企业造成损害。特别是根深蒂固的家庭矛盾使情况更糟。

全世界范围内,首席执行官们紧握着权力,他们在位的时候拒绝任命后继者。目前继承问题已经成为美国公众所关注的焦点,两个美国最有威望的年长的CEO向公众宣布了他们任命接替者的计划。

在多年面临任命继承者的强大压力之后,花旗集团的总裁桑福德·威尔(70岁)宣布明年任命查尔斯·普林斯接替他的CEO位置;而目前美国国际集团董事长格林伯格(78岁)对于公司管理安排是除非目前总裁意外死亡,否则没有一个更详细的计划;领导投资集团Berkshire Hathaway Inc.的沃伦·巴菲特(72岁)由于不能公开指定继承者而使一些投资者感到不安。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有三分之二公开交易的亚洲公司由一个股东,而且通常是创立者所控制。结果,亚洲公司往往是所有权和经营权划分不清晰的管理结构。由董事会负责的专业化的管理是很少的,许多家族成员占据着高层领导的位置,尽管他们中的一些人没有能力和愿望来增加股东的价值。

于是,亚洲某些地区,家族经营的大公司里有很多年长的首席执行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工业化浪潮中建立地区性大公司的一代现在都七八十岁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现在仍在职位上,并且计划一直干到他们死亡。

他们的后代中一些自吹从美国大学中获得的商业学位并准备接管公司,一些则是张开双手等待礼物的花花公子。没有现成的继承计划,投资者、合作伙伴和雇员就没有确定性。

较之美国的公司,亚洲公司的总裁们更不愿意讨论谁将接替他们的问题。“这是一种禁忌。”香港中文大学研究这个问题的金融教授Raymond So说。对于创立者来说,这意味着:“嘿,你要赶走我。”

没有宣布继承计划的公司包括香港两家最大的公司,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和香港和记黄埔公司都是由李嘉成(75岁)所领导。王永庆(86岁),经营着台湾最大的工业集团——台塑关系企业集团(Formosa Plastics),对于其继承者的问题给公众留下了很大猜想空间。经营着亚洲最大的赌场,澳门旅游娱乐公司STDM)的何鸿(83岁)也是这样。

“在今后几年,这个问题将会迫在眉睫。”香港中文大学研究公司治理的法学教授C·k·low说,“如果元老们不合时宜的死亡,接着会发生什么呢?”

大成集团前总裁去世前有较为充裕的时间安排企业的未来,他把集团分为三个部分。长子金英洙将经营大成工业,旗舰公司。“这一切是符合东方文化和儒家思想的。”金英勋说,他同意并支持父亲的决定。他和另一个兄弟英民也得到了一些集团公司的控制权。

有消息说,金英勋其实最适合经营旗舰公司,甚至是整个集团。作为最小的儿子,金英勋在经营家庭企业中不可能有一个重要的位置,他计划成为公司的一个管理者。在哈佛大学毕业后于1987年应他父亲的要求加入了公司。“我将它看做自己的责任。”他说。在和英国燃气公司BG集团关于合作购买一些韩国能源公司的谈判中,金英勋表现出协调领导能力。

个人问题加重了兄弟之间的紧张。继承了父亲在汉城北部韩国传统风格的房屋的金英洙将其重新修复,并且丢弃了很多他父母所拥有的东西。

重重问题之中,兄弟们必须共同面对一个问题。在父亲去世前三个月签字的协议分配给了每个人集团的一部分,尽管他希望他们能够为集团而一起工作,他同样也需要每一个孩子都拥有集团的一部分财产权。他要求兄弟们解除集团相互联系的互持股份的复杂网络。

金英洙持有大成工业汉城天然气26%的股本这低于弟弟英民所控制的数量另外63%在大成天然气的股本由英勋持有。父亲规定其他的兄弟们可以用市场价格来购买这些股份,但是在2001年2月他去世以后,金英洙开出了更高的价格并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弟弟们开始购买大成工业的股票,直到他们联合的股本可以高于金英洙的13.5%。

由于兄弟们间互相争斗,试图控制彼此的公司,产生了一系列的诉讼。最后,他们同意让一个高级顾问委员会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在长达10个小时的会议之后,弟弟们同意了一个复杂的财务和解协议。通过可转换债券,他们能够回购公司中被大成工业所持有的股票,但是价格却在目前市场价格以上。汉城天然气的总裁英民说,关于这场争论,“我们关心的是未来,而不是回到过去。”

这种分割的集团很明显缺乏作为整体集团那样的影响力。有证据表明这些公司很难在能源资产的拍卖中取胜。从1999年底他们的父亲被诊断患上癌症以来,他们旗舰公司的股价下降了12%到13%。

弟弟们很少与金英洙会面。关于这场争论,金英勋说“现在结束了,每一个人都希望忘记它。”但是总有一些东西存在并影响着他们。去年,属于他的大成集团部分亏损了28亿韩元,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与其兄弟公司的联系上。他的上市公司大成市天然气单元有65亿韩元的利润。

现在,金英勋正在寻求借助通用电气的资本向数百万零售天然气购买者出售的类似信用卡的消费者-金融产品。作为亚太地区经济合作组织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他正在为推进从印度尼西亚到马来西亚、泰国、越南、中国天然气的海底管道的建设而努力。同事说他每天都在祈祷公司的重新联合,“我的家族永远是一体的,”金英勋说,“而且我们必将再次联合。”

 
 
编辑:娟子   来源:远东经济评论 8月14日  作者:孙超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