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团伙头目当过特种兵 湖南捣毁特大武装犯罪团伙   |国际新闻|印度曼尼普尔邦发生汽车爆炸 至少3死14伤   |国际新闻|国际先驱导报:美国FBI视中国为头号间谍大国   |国际新闻|货船相撞 往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港海道阻塞[组图]   |科教卫IT|北京鼓励"海归"回国创业 当"海归"须具备两条件   |今日眉批|为了市民的“满意”   |今日关注|下半年亚太区出境旅游升温 中国将成复苏主力
团伙头目当过特种兵 湖南捣毁特大武装犯罪团伙
2003年8月14日 13:40
 

东方网8月14日消息:11日,湖南警方接到来自老挝警方的传真:祁东特大武装犯罪团伙案又有两名窝藏枪支弹药的涉案人员在老挝落网,其余在逃犯罪嫌疑人正在全力缉捕中。

经一年多秘密侦查,全国罕见的祁东特大武装犯罪团伙于日前被湖南警方捣毁。经查,该团伙有骨干成员25人,持有冲锋枪、军用手枪、手雷及千余发子弹,涉案人员近300人。自1996年以来,该团伙持枪在国内七省及越南、缅甸、老挝犯下多起杀人抢劫案,盗抢机动车300余辆。湖南省祁东县公安局负责人在通报此案案情时说,这是一个在湖南乃至全国都十分少见的特大持枪杀人、抢劫、盗窃枪支弹药,非法制造、储存、买卖枪支弹药和盗窃机动车辆的犯罪团伙。自1996年以来,该武装犯罪团伙疯狂购置储存武器弹药,持有微型冲锋枪两枝、军用手枪5枝、运动步枪两枝、手雷70多枚、子弹1000余发、剧毒化学物氰化钾3瓶(配有两瓶浓硫酸)、防毒面具6套。团伙在国内七省及越南、缅甸、老挝犯下多起杀人抢劫案,共盗抢机动车300余辆。

此案件的侦破工作历时一年多,整个过程一直对内外保密。即使在祁东县公安局内部,除了局长和办案民警外,此前谁也不知道案情进展。

团伙头目当过特种兵

祁东特大武装犯罪团伙的核心人物名叫邓文斌,今年35岁,住祁东县洪桥镇武圣街城东路,又名邓拥军,曾化名“王平宁”、“王志兵”。身体健壮的邓文斌曾在某空军部队服过役,接受过特种兵训练,枪法很准。

早在1997年初,邓文斌就开始纠集祁东老乡胡国君、谢爱民、邹铁、张东明一起“打江湖”。起初,邓文斌等人以偷盗机动车为主。邓熟悉各种车辆,为了盗车方便,他先后花了20余万元,学会了配制锁具和盗开各种车门的技术,并形成了盗销一条龙网络,黑手伸遍三湘四水及全国各地。

对于偷到的较高档的车辆,邓一般销赃到老挝、越南等地。一次他盗得一台“猎豹”车,先把车开到云南景洪,并与老挝人联系,躲过边防的检查,两次过境销赃,得赃款12800美元。

后来,邓文斌觉得偷不如抢来得快。1998年11月,邓与同伙李新春窜至南宁火车站,以租车为名将一辆桑塔纳2000型轿车骗出,邓文斌持带自制消声器的小口径手枪朝司机太阳穴连开4枪,将其打死。随后,邓文斌来到云南某地,从卖赃车所分得的两万元钱中拿出4500元,购买了一把苏T33军用手枪及8发子弹,开始了其武装犯罪的过程。

勒死“大款”及其情妇

1999年8月,邓文斌一伙盯上了刚来祁东的江西人张德海。张德海原为江西省乐平市鸣山批发部主任,此前与情妇携89万元公款逃到祁东。

老谋深算的邓文斌先是找机会接近张德海及其情妇,跟他们一起吃过饭。同年8月一天晚上,邓文斌、张东明、邹铁、谢爱民持两把军用手枪及匕首、手铐等物,在祁东烟草专卖局门口将张德海及其情妇劫持上车,一直将车开到同伙胡国君的老家祁东白鹤铺镇鸣鹿桥周家村。歹徒们从张德海及其情妇身上搜出共计79万元的多个存折,并逼着张说出了密码。天还未亮,谢爱民即持张德海的储蓄卡前往长沙试探性取款,印证密码无误后,邓文斌随即示意杀人灭口,将张德海及其情妇活活勒死。

为了毁尸灭迹,5名歹徒将张德海及其情妇的尸体背上车,开到祁东化工厂附近的一个山沟里,挖坑、埋尸,并把埋尸的锄头及吃剩的食品一齐抛进红旗水库。随后,连夜分头前往福建、云南等地取款。

“黑吃黑”杀死同伙

但这次取款却引发了该犯罪团伙内部的一次“黑吃黑”。

邓文斌等人伪造张德海及其情妇的身份证去取款,但最后却只拿到36万元,其余43万元在取款过程中不知去向。是谁将这笔巨款私吞了?犯罪团伙成员开始互相猜疑。

1999年5月28日晚,邓文斌曾伙同李新春、谢爱民、王新持两把小口径手枪和一把匕首,身穿迷彩服,爬到祁阳县信用社主任李昭德家,剪开二楼护窗上的钢筋,蒙面入室,在李家抢得9个存折,共计35万元。此外,几个人还掠走1万余元现金及价值数万元的贵重物品。在随后清点赃物时,邓文斌发现谢爱民的口袋里居然私藏了一个3000元的存折。因为谢有此“前科”,团伙成员们把怀疑的焦点聚集在他身上。

1999年9月,邓文斌找到胡国君说:“前次我们在祁阳信用社搞路时,让‘老伍(谢爱民)’把事情搞坏了,我看把‘老伍’弄死算了。”胡国君与谢爱民有几年交情,一开始不忍心下手。邓便开导说:“‘老伍’爱喝酒,万一他哪天喝醉了,把我们搞江西人的事抖出来怎么办?我看干脆把‘老伍’干掉……”胡表示同意。

不久,邓文斌打电话把谢爱民叫到胡国君的住处,3人喝了点酒后便上床睡觉。次日凌晨3时许,胡国君将邓文斌推醒,用手指着谢爱民的脑袋,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随后,邓文斌与胡国君便持装有消声器的手枪朝谢爱民头上各开了一枪,致其当场毙命。

团伙骨干被密捕

连续几年发生的恶性抢劫、杀人案件久侦不破,令祁东县警方心急如焚。

2002年7月,刚从衡东县调过来的祁东县公安局局长李衡下定决心:一定要侦破此案。一个以李衡为组长、副局长周俊为副组长的专案组迅速成立。侦查员谭驭舟、龚鹏霁按照“以枪查人”的侦破策略,经过排查,终于锁定了一个目标———祁东县第三人民医院原放射科医师胡国君。

时年31岁的胡国君,毕业于某卫校,为人狡诈,曾因盗窃罪、非法私藏枪支罪两次被判刑入狱。刑满释放后,原单位已将他开除,但他跑到原单位无理取闹,威逼医院领导,迫使院方安排他为医院的“临时工”,不用上班,每月给他600元工资。

胡国君吃喝嫖赌样样都干,手中有钱时给女人买手机、买项链、发小费,出手就是一两千元,钱从哪来?谭驭舟在侦查中发现,胡国君与邓文斌有往来。但查来查去,只查实胡有一起盗窃案,而涉枪问题还没有真凭实据。

为了不延误战机,专案组决定以盗窃案为依据,将胡国君先行密捕。

2002年9月15日中午,一辆白色面包车悄悄驶入祁东县第三人民医院附近,侦查员乔装打扮守候在一处往返医院的必经路口,伺机将胡国君拉上面包车。胡目露凶光,对侦查员吼道:“怕是你们搞错了吧?把我搞到这里来,到头来你们要负责任的!”

侦查员敲山震虎:“当然要负责任,不然怎么会请你到这儿来。你先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跟我们说实话……”

对峙的僵局持续了6天。胡国君绷不住了,说:“你们到底抓了我们多少人?”侦查员相视一笑:胡国君要交待了。

供出“老大”邓文斌

“我不是好人,邓文斌更不是好人。”胡国君终于供出了团伙头目邓文斌。

据胡交待,他曾多次与坐牢时结交的“狱友”陈军明等人一起偷轿车,并从邓文斌手中购得两把军用手枪和一把自制手枪。

可是,要抓捕邓文斌是件极困难的事。据胡交待,邓手中有几枝枪和数十枚手雷。恰在此时,侦查员谭驭舟竟接到了邓文斌打来的电话!邓在电话里疯狂叫嚣:“告诉你,你不要抓我,我可以立即付给你10万元现金。否则,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你的老婆孩子也休想活命!”

越是这种时候,越考验一个刑警的意志。谭驭舟没有被吓倒,而是继续投入到办案中去。

专案组充分利用知情者追查邓文斌的藏身之处,但许多人视邓如虎狼。一名知情人听说要找邓文斌,开口便直截了当地告诫谭驭舟:“你最好不要去,他功夫好,你们公安局没几个人是他对手,而且他身上的武器又多。”———此言并非夸张,在邓文斌落网后,谭驭舟也坦言:“邓文斌是极难对付的角色,他头脑灵活,肌肉发达,每天要做800个俯卧撑,即便在看守所里仍是如此。”

经过缜密侦查,专案组终于获悉邓文斌除在祁东有妻室外,还在缅甸、老挝分别有两个“妻子”。2002年5月,邓还曾与其老挝“妻子”依原(译音)到桂林市公安局办过护照延期签证手续。这一线索,成为侦破此案的重要突破口。

桂林查到主嫌踪迹

2002年9月28日,专案组来到桂林,请桂林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协助查找邓文斌。

邓文斌“行头”多变,而此时专案组手里惟一有用的东西就是从犯罪嫌疑人张东明家中搜到的邓文斌与依原的合影。由于在桂林登记的外籍游客非常多,民警们在电脑上查了一下午,眼睛都看花了也没找到。

专案民警不甘心,9月30日又去找原始登记卡,翻箱倒柜一个白天,仍然一无所获。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下午6时许,谭驭舟走到一个柜子前,随手抽出一本档案,一看:档案上的人不正是邓文斌嘛!不但照片上的发型和专案组掌握的邓文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连登记表上所留手机号码,也是侦查员所掌握的邓拥有的8个手机号码之一。

不过,邓文斌这次用的是“王平宁”的化名,其登记住址为云南勐腊县,而其老挝“妻子”依原的住址则为老挝南塔省。

落网时还在研究偷盗

专案组火速赶往云南与老挝交界的景洪市。景洪警方发动当地的湖南祁东籍老乡查找邓文斌,反馈回来的情报称,邓文斌十几天前还开着一辆崭新的长丰猎豹越野车在景洪街头兜风。

专案组在当地警方配合下立即前往各星级宾馆查找,果然在纳鑫宾馆查到“王平宁”以往多次住宿记录。警方要求宾馆:一旦发现邓文斌立即报警。

10月3日,专案组又依据“王平宁”的登记住址找到邻近的勐腊县。该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一见邓文斌的照片,吃了一惊,说他在处理一宗持枪敲诈案时见过邓文斌,还曾考虑动员他做“线人”来着,后来觉得邓太狡猾、不易控制而作罢。

10月5日,勐腊警方与专案组驱车前往老挝南塔省。南塔与中国警方素有合作,当即连夜派出45名全副武装的警员,包围了依原的家。但依原的父亲说,邓文斌已回中国,依原走亲戚去了。

10月9日,纳鑫宾馆打来紧急电话,称“王平宁”与两名男子刚刚住进宾馆。十几分钟后,20多名身着防弹服、手持微型冲锋枪的刑警迅速包围了邓文斌所住的房间。服务员打开房门时,邓与同伙陈北方、李有华正在“研究”如何打开现在流行的磁性锁,警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去,十几枝“微冲”同时顶住了他们的脑门。

此时,邓文斌还强作镇定,大喊大叫道:“你们怎么搞的,是不是搞错了?”

狂徒竟想炸公安机关

经过审讯室里10天的对峙,一直只字不吐的邓文斌终于承认:警方没有“搞错”。审讯中,邓文斌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架势,不无得意地夸口:“我看不起震惊全国的黑道头目张君,他是公开持枪抢劫,我是秘密行动,他用的是易于暴露的作案手段,我是靠动脑子、高科技。”据邓文斌交待,2001年7月,邓文斌曾策划与胡国君、邹铁一伙携带剧毒化学物前往缅甸的小勐拉,准备洗劫那里的国际赌场,后因胡、邹的身份证未能办妥,加之与赌场内应哈尔滨人黄某联系不上,这才放弃了这一计划。

1999年中秋节后,胡国君曾提出要干掉一个拥有100万元现金的老板。邓文斌对胡国君有疑虑,因而没有实施这一行动。

更令办案民警震惊的是,邓文斌还曾筹划过炸公安局与派出所。邓称,这次回云南景洪主要想办两件事,一是准备拿枪和手雷、炸药搞掉当地派出所和祁东县公安局,然后出逃加拿大或泰国;二是想做好物资准备,还是要把小勐拉那个国际赌场用“化学武器”洗劫一空。

目前,祁东特大武装团伙案正在紧张审理中。湖南警方同时与老挝警方积极合作,追逃漏网的其他涉案人员。最新在老挝落网的两名涉案者是为邓文斌团伙藏匿武器的人员,其余在逃犯罪嫌疑人正在全力缉捕中。

 
 
编辑:朱永斌   来源:北京日报 
 
 
  • 北京一个拍车门专抢女司机的盗抢团伙落网
  • 万豪爆炸案由一15人团伙制造 主要成员未落网
  • 湖南破获特大武装团伙 主犯自称看不起张君
  • 前特种兵患易服癖 怀200种杀人绝技徘徊英王宫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