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今日关注>>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今日关注|记者卧底海南"富太太俱乐部":侍应生原是男妓   |台港澳新闻|香港专家称淘大花园非典疫情或由天台老鼠传播   |台港澳新闻|邹哲开强调港所有立法会议员都应维护国家统一   |体育新闻|[篮球]王非:希望大郅能回来 打韩国心态最重要   |国际新闻|日本首相小泉访问捷克带智能机器人出席国宴   |体育新闻|[NBA]法官拒绝公开科比案细节 同意公开逮捕令   |社会新闻|浙近期发生多次有毒食品案 警方严查提高警惕
记者卧底海南"富太太俱乐部":侍应生原是男妓
2003年8月22日 10:08
 

东方网8月22日消息:在海南某报资深女记者阿丽的指引下,我们于2003年7月18日下午3时30分,首先来到海南某大厦ktv酒吧。酒吧门口挂着一块精巧的小木牌,上面赫然写着“成功女士专有的休闲地带,男士谢绝入内”。据送我们去的的士司机说,这里要到晚上才热闹,现在一般都较闲,如果找不到称心的靓仔,他可以帮我们再找一家,或者直接帮我们找一个过来,但要付“介绍费”给他。

我们走到酒吧门口,一位高个小伙子迎了出来,躬身请阿丽进门,却把一双长臂横在我的面前,指了指那个小木牌,很有礼貌地说:“先生,对不起,这里是女士休闲场所,男士不能入内。”阿丽转过头来,一副大姐大派头:“谁说不能进,他是我的马仔!”小伙子飞快折身进去向老板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又跑到门口来笑眯眯地对我说:“先生,请进吧!”

这里面没有一个女服务员,清一色的男侍应生。看得出来,他们都是经过了精心挑选的,年龄都在25岁左右,身高1米75以上。酒吧里面设了大包厢和小包厢,大包厢里面分成了几格,可以容纳多人同时活动。我们走了进去,看见里面已有两对男女,一对旁若无人地相拥着亲吻;一对紧挨着喝红酒,叽叽咕咕地说着情话。男服务生很卑恭地送来了茶水,我们两人尽量装出主仆的样子,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来。大包厢的门是关着的,每一个小间都有门帘,门帘上悬挂着一串串各色珠子。一种悦耳的脆响之后,接吻的那一对放下了门帘,紧接着就有不堪入耳的声音传了出来。

按照事先的商量,我打开门招手叫服务生进来,对他说老板要找个靓仔。稍顷,一个二十多岁的高个男孩推门而进,或许是刚“出道”不久,男孩的脸上有几分腼腆。阿丽装作很老道的样子招手叫他进来,我于是“识趣”地退到了隔壁的小间里。

男孩说,这里晚上7时30分开始正式营业,现在他的同行们都在睡觉,有的租房在外面住还没有过来,如果现在带他出去的话,钟点钱可以打折,每个点80元的台费可以只收50元,看来小男孩很想把这单生意做成。眼看到了晚饭时分,阿丽推说吃了晚饭再过来找他,男孩叮嘱她说,一定要在8点钟以前过来,不然,他可能会坐别人的台。

从酒吧出来,阳光暴烈。我却感觉浑身发冷,但我们还没有找到传言中的所谓“富太太俱乐部”,毕竟这种中档次的“女人专用酒吧”在海口并不少见。

卧底“俱乐部”,记者挨了一耳光

7月19日,费尽了周折的线人对我说,他已经打探到了,某豪华酒店确实有这样一个俱乐部,但该组织只以会员制形式吸纳成员,以网络的形式发展和管理,极具隐秘性,女人入会和男人入行都极不容易。我陡然想起了椰林。椰林是湖南人,在海南某报工作了两年,他以卧底暗访见长,而且身材高大,长相英俊。卧底去做“应召男郎”真是再合适不过。我打电话给他,希望他打进“富太太俱乐部”去,完全揭开这个神秘组织的面纱。明白我的意思之后,他欣然接受了我的邀请。

椰林的卧底并不顺利。起初,酒店并不接受他,他软磨硬缠,差点被保安轰了出来。在说尽了好话之后,领班才请示酒店老总,同意让他留下来做一般的男侍应生。领班告诉他说,这里的规矩是不乱打听,不乱说话,绝对服从。

“上班”第一天,椰林就看出了这个酒店有猫腻。3楼ktv的最后一间大套房经常是关着的,里面有一些年轻英俊的男子,行为举止都颇为怪异,到了晚上,他们又一个个不见了,他心里明白了几分。第二天,他瞅准一个机会走进那个大套间,一个保安模样的人从里面出来,很不友善地请他出去。由于时间上的关系,椰林不可能长期卧底下去,就在他准备撤退,暗访将告失败时,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这时进来了一个年近五十岁、一身珠光宝气的女人,盯着他看了足有1分钟,然后起身去和领班比划着,两人的表情都有些怪异,好像在争吵着什么。最后,领班似乎作了让步。她把椰林叫到隔壁房间,非常严肃地对他说,马太太看中了他,指定要他提供服务。她还说,这个女人来头不小,连酒店老总都不敢得罪她,要椰林好好侍候。她反复叮嘱椰林:“你是没有资格出台的,在我们这里出台的话要交押金,还要培训,你先出她的台,回头再说。但是,如果你乱说了半个字,出了什么事后果自负!这里的规矩可不是闹着玩的。”后来,他才听说叫他出台的女人来自香港,在内地有几家公司。看得出她是这里的常客,所有的男侍应生都讨好似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但她并不在意人们的眼光。

马太太将他带进3楼一个很隐蔽的咖啡厅,里面极为奢华,但光线却是暧昧的。里面有几个中年女人在喝酒打闹着,见他们进来,有两个女人醉眼朦胧地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在椰林脸上揪了一把,说:“还是华姐面子大,总是能泡到新来的靓仔!”“华姐”佯作恼怒实则带着几分得意地推开了她们。椰林看了一下,里面只有5男5女,偌大的咖啡厅显得有些空荡。已到晚饭时分,有男侍应生进来征求大家的意见,问是吃大团圆还是情侣套餐。大家一致要吃大团圆,就是围在一起边吃边取乐。晚饭过后,酒吧里热闹起来了,先是男人们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接着女士们三三两两,鱼贯而入。乐曲响了起来,舞台上有了绚丽的灯光,一个穿着很性感的男主持风风火火地上台了。

出乎椰林想像的是,接下来的节目并不显得下三滥,反而很有艺术水准,与一般歌舞厅不同的是,节目中更多的是男人在自我作贱,而女人成了生活的主导者。

节目的高潮是欢乐派对时间。派对分为两阶段,首先是指定派对,即由自己确定喜欢的男郎;然后是神秘派对,即把没有指定派对的女士的会员证收起来放在一个精致的小匣子里,再把男郎的工作证放在一个大红箱子里,主持人摸出谁的会员证,谁就上台来从红箱子里摸出自己今夜的“新郎”。然后“新郎”上台,两个人做一个刺激的亲热动作。

曲终,“华姐”把椰林带出店外,她在另外一家宾馆开了房。进了房,“华姐”并没有如椰林担心的那样立即如狼似虎地扑过来,她眼含柔情地为椰林削梨子,还一块一块地切下来喂给他吃。末了,“华姐”叫服务员进来,把音响调试好。乐曲响起,她牵着椰林的手旋舞起来。灯光柔和,音律袅袅。“华姐”的身子一点一点地贴紧,当她呼吸急促,按捺不住时,椰林不得不亮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什么?记者?你是记者?”“华姐”勃然大怒,冷不防“啪”地一个耳光扇了过来,椰林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冲动,躲闪不及,脸上火辣辣的。“华姐”随即在房里追打他。椰林只好说,你再闹我可要报警了。“华姐”跌坐在沙发上,幽幽地说:“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有来头的,你敢捅这个马蜂窝,到时候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男郎”自述:朋友介绍我进了这个隐秘组织

几天后,也不知热心的线人想了什么办法,竟然找到了一个在俱乐部做“男郎”的老乡。不过,线人说,晚上耽误了老乡的生意,要给200元小费,我同意了。

我们坐在海口中国城一楼的咖啡厅里,豪华之气袭人。约访人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氛围。他虽然穿着考究,却一脸倦意,两眼空洞。他姿势优雅地啜吸着咖啡,让人很难将他和那种职业联系起来。

“我以前在深圳做,之所以跑到海南来,是听朋友说海南这里有一个很隐秘的组织,像搞传销上线发展下线一样,绝对保险,我就动心了,谁不想多赚点钱回去呢?后来我才知道我那个朋友是受人之托,暗中在全国各地为这一俱乐部物色‘优秀人才’。也可以说我是被他们作为‘人才’挖过来的。我现在有个女朋友,是小学老师,我想后天就带她回老家去结婚,要是她知道我是做这一行的就惨了,你千万不能暴露我的身份……”

记者问他,经历了那么多女人,你还会对女朋友有真情吗?他苦笑了一下说:“我现在才开始感觉到真正的爱情是多么可贵!但是我又离不开钱,离不开这种灯红酒绿的生活,人啦……”他的一声叹息,包含着几多复杂的内容!

他说,海南的这一行业几乎是半公开的,分低、中、高档。最高档的要算是我们去暗访过的那一家。从表面上看根本看不出任何问题,那里的组织管理既松散又严格,每一个人只对自己的上线负责,男侍应生们平时不一定在酒店里呆着,但要绝对听从上线的通知,在指定的时间赶到指定的地点为客人服务,满足客人提出的一切要求。大酒店里管理严格,训练有素,收入也丰厚,但不管是男人入行还是女人入会,都十分严格。

“女人怎么才能入会我不知道,但我们入行都是首先被人家看中了,他主动找你的,你自己找上门去是不行的,再好也不收你。进入大酒店还要交押金,我进去时就交了一万元……”他说,进入俱乐部第一关是体检。体检除了医学角度的严格检查之外,更注重的是身体某些特殊器官的功能检查,对于某些部位有严格尺度;第二关是特训,分为几步;第三关是礼仪训练。礼仪训练是难度较大的一关,因为加入这个俱乐部的基本上是高层次的女人,“男郎”必须懂得一些应酬礼仪、商业常识、吹拉弹唱甚至文理知识;第四关是纪律学习,这里面有许多严密甚至是残酷的纪律,谁要是违犯了那是决不留情的。

“俱乐部里都有一些什么样的女人呢?”记者问道。

“反正不是一般的女人吧,多半是自己开了公司、生意做得很大的中年女人;有的是丈夫有了外遇的官太太;当然也有的是被大款包养的二奶;还有的是一些单身女贵族……在我们眼里,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关键是要有钱。”他还说,那里面有一个很有名气的当红女歌星,但不常来,一来就成为焦点人物。

“做我们这一行的,心里的伤比身体的伤更严重,”他说,“别看我们穿得好像很风光,其实跟一具躯壳差不多,走在街上心里空空的。这里究竟有多少女会员我们也搞不清楚,每次聚会都有四五十个女人,每次来都有很多新面孔。那些女人有的是成熟稳重的,有的却是变态的,几乎以虐待为乐。特别是在这个俱乐部里面,人的神经绷得紧紧的,生怕得罪客人,更担心一不小心犯了规。有些人只好偷偷地出去嫖娼以找回心理平衡。但那是很危险的,被上线发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嫖娼可能染病,一旦染病,不但会被清退,还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我问他要是在俱乐部里染上了病怎么办?他说:“得淋病什么的是常事,这种病容易治。最怕的就是艾滋病,那些香港来的女人最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动作,容易让人得病。我的一个同行最近检查出得了艾滋病,他的上线立马就把他转移走了,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而且这事严禁张扬。他这辈子算是玩完了,我一想起来就觉得后怕,决定从此收手……”

从中国城出来,已是午夜12时,海口的夜生活刚刚进入高潮。挺拔的椰树下,南国城市的夜灯在变幻着迷人的色彩。

采访后记

海口“富太太俱乐部”现象不是偶然和孤立的,其产生的社会背景错综复杂。我们揭开这一组织的神秘面纱,意在引起社会各界的警惕,防微杜渐,根除毒瘤。

然而,正如海南某报记者部张主任所说:这种组织确实存在,但要曝光却难。因为这种交易行为具有极大的私秘性,而且他们是以会员制形式存在,并不是每次都以现金交易,很难掌握其一手材料。他也曾有意识地进行过调查,但结果都无功而返。

海南省公安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对于男妓现象,现在全国各地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但像海口这种组织严密的“富太太俱乐部”还不多见。怎样制定打击措施,如何量刑,值得司法界关注,也值得社会学、伦理学家们研究和探讨。

著名伦理学家、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唐凯麟教授认为:“凡是带有金钱交易的性行为都是应该受到谴责的。如果说,富太太们选‘靓仔’是为了满足其性欲,那么,对于那些‘靓仔’而言,这种性行为又是扭曲其本性的。实际上也是一种性侵害,它在伤害个体的同时,也在腐蚀着我们的社会肌体……

 
 
编辑:闵明   来源:成都晚报 
 
 
 
订阅 铃声 图片 言语传情 自写短信 企业应用
笑话无限、快乐无限-包月仅7元 阿杜孙燕姿,热门铃声
每日健康提醒 每日星座运程,爱情指数
头条快报 新闻最先知道 球亨足球乐园,澳彩权威盘口信息
时髦短语,最新“非典”笑话 幽默图片打扮个性手机
头条快报
20元/月
实用新闻
 0.20元/条
绝对短信
  7元/月
情趣笑话
  16元/月
两性学堂
  20元/月
你的手机: 手机密码: 注册 密码查询
http://sms.eastday.com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