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体育新闻|[羽毛球]中国揽得三冠 韩国丹麦各掠一金   |财经新闻|北京首例房地产商为买房人贴息昨日交付   |国内新闻|台风"科罗旺"逼近广西 预计将有大范围强降雨   |体育新闻|[NBA]小牛又占大便宜 贝斯特低薪加盟只为总冠军   |体育新闻|[体操]世操锦赛:滕海滨"驯马"一鸣惊人   |今日关注|巴西开始用牙齿记录鉴定火箭爆炸死者身份[图]   |国际新闻|日本出现炸弹威胁 试图阻止朝鲜客轮前往日本
广州仍有大量职业卖血者 卖血改成卖《献血证》
2003年8月24日 15:28
 

8月22日下午5时,深圳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26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国内第一部人体器官捐献移植法规。这部法规规定,捐献器官实行自愿、无偿原则,禁止以任何方式买卖人体器官。和器官捐赠一样,我国早在1998年也确定献血制度实行自愿、无偿的原则。可是,我们记者在广州却看到,近5年时间过去,那里卖血者的队伍有增无减。为什么有偿卖血屡禁不止,而无偿献血制度难以真正得以建立?

无偿献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下的定义,是指献血者自愿捐献全血、血浆或其他血液成分,而不收取任何报酬。因为这种献血模式,能从根本上解决血液买卖和传播疾病的问题,所以,它是国际红十字会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所倡导的献血形式。《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也正式确定,在我国实行的是无偿献血制度。但是,在广州市血液中心,却长期活跃着数十名以“卖血”为生的职业卖血者,记者这几年一直在关注着他们。

每天上午8点钟,这间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里就会出现这样一群人,站着的,坐着的,还有躺着的,你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吗?这个窗口前挤满了人,像是买什么东西,可是,这里不是火车站,更不是菜市场,这里是广州血液中心,在这儿能买什么呢?说出来你会吓一跳,这群人不是来买东西的,而是来这里卖血的。从他们的口音中,我们听得出来,这间屋子里的人来自四面八方,但是他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目的——卖血换钱。

记者:“抽一次血多少钱?”

卖血人:“单份和双份。双份是350元钱。”

这个卖血人告诉记者,来这里卖血的,95%以上都是男性,他们都是从外地来广州打工的,起初这些打工者并不愿意走上卖血这条路,可是时间一长,由于找不到工作,又不愿意回家,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后来听说到广州血液中心卖血一次可以赚到350元钱,一个月可以少则卖2次血,赚700元,多则卖3、4次,一个月就可以赚到1000多元钱。于是,他们就开始以卖血赚钱为职业,成了职业卖血者。采访时记者发现,这些人由于经常出入血液中心,相互之间都很熟悉,每天相见如同老朋友一般,彼此打着招呼,而对卖血赚钱则更是心照不宣。

卖血人:“今天算是少了,哪天这个房子不是挤得满满的?”

记者:“最多的多少人?”

“最多的一天加起来有一两千人,你看我瘦不啦叽的,我瘦成这个样能挣它400多。”

记者:“你多长时间来抽一次?”

“按规定是半年,不过他们这儿就半个月一次。”

其实,卖血赚钱在这里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地点没变,卖血的价格也没变,可职业卖血者却是换了一批又一批。早在两年前,记者在广州血液中心就拍摄了相似的画面。

2000年2月24日上午9点30分,广州血液中心大门口,一位手拿快餐盒的女孩儿告诉我们,她来这里卖血已经快两年了。原本从老家湖南来广东打工的她,一到广州就听别人讲,来广州血液中心卖血,每次可以得到350元的报酬,她计算了一下,如果一个月能够卖4次血,就可以赚上1000多元,比在广州打工每个月赚七、八百元容易得多。于是便开始了卖血赚钱的生涯。而后她伸出胳膊给我们看,她胳膊上的淤血未退,抽过血的针眼能有三、四个,而且清晰可见。

说起卖血,小姑娘很不以为然,她告诉我们来这里卖血的,文化层次都不是很高,但你想了解抽血方面的事,无论问谁都可以给你说个清清楚楚。

卖血者:“有机器采血的,有人工采血的。机器采的是血小板,人工采的是专门采你的血浆。”

记者:“那你们抽的是血浆吗?你们是全采还是单采?”

“当然是单采,用机器采。”

卖血者:“根据你的血型高低不同,最多可以抽400CC,就是八两。”

在这里,我们了解到两个医学术语:全采和单采。所谓全采就是指采集全血,而单采则是采集成分血,也就是把全血中的各种有效成分分离出来,然后根据临床的需要,输给相应的患者。

卖血者在这里主要就是卖成分血,血液中心首先从他们的左臂抽出全血,经机器过滤,分离出血小板后再将剩下的血液,从他们的右臂输回体内。这样一次卖血者可得到350元钱。

记者:“身体不是搞坏了吗?”

“专门卖就不会啦。”

科学地讲,献血对人体是无害的。但是过量频繁地抽血不仅会损害自己的身体,同时也会影响到血液的质量。1998年10月1日,我国颁布实施的《献血法》中也做了明确的说明,两次采集血液的间隔不得少于6个月,严格禁止频繁采集血液。但是这些职业卖血者却为了多赚钱,频繁地到血液中心来卖血。由于血液中心对献血者进行备案登记,于是他们开始伪造身份证蒙混过关。小姑娘告诉我们,这种假身份证她手里有很多,每次想卖血的时候就换一个,其他卖血者也都一样,35元钱就可以做一个假的身份证,没钱的时候随时卖血。

小姑娘:“等过两天针眼一好,你又可以换一个身份证,就可以来了,不要用上一次的身份证。”

在血液中心,记者看到,指纹鉴定是卖血者过的最后一关,其目的是防止身份证上的人与实际抽血者不符。小姑娘告诉我们,对于卖血者,血液中心是防不胜防,因为卖血者手里的身份证随时可以变换,血液中心根本无法控制。卖血者陆陆续续地走进了抽血室。那个女孩是A型血,比较抢手,第二批就进去抽血了。抽血室看上去很干净,也很整洁,但是我们却被挡在了外面。在血液中心的院子里,两位来自甘肃、东北的卖血者见到我们是新面孔,于是就主动和我们聊了起来。

记者:“你卖了几次啊?”

卖血者:“没有几次,我旁边这位才是老干家呢,做了好几年了。”

他们告诉记者,其实卖血最火暴的日子并不是周六,而是每周的一、三、五,那是进卡的时间。所谓进卡就是拿着身份证来登记,然后验血,每周的二、四、六开始抽血,最后他们叮嘱我们,要卖血周一一定要早来,晚了就排不上队了。按照他们的叮嘱,那个星期一的早晨5点钟左右,记者再次来到广州血液中心。那天下着雨,我们想,今天来进卡的人可能不会多,谁知道居然有人在血液中心的大门口睡了一夜,等着卖血。6点一过,卖血者陆续上来了,到了8点钟,血液中心的门前已经挤满了人,卖假身份证的和拿着假身份证的人随处可见。

拥挤的人群中,我们不仅看到了两天前来卖过血的人,还看到了那个小姑娘,她这次还是单采成分血,又赚350元。

卖血损害了卖血者的身体,同时使血液质量无法保证,给血液安全埋下了隐患,其危害性显而易见。而从经济角度来看,有偿卖血显然成本比无偿献血要高得多。无论是社会效益还是经济效益,无偿献血都要比卖血更加优越。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职业卖血者的血为什么还能卖得出去呢?

2年前,当我们记者在广州市血液中心暗访的时候,看到那里卖血者云集。为了应对血液中心的备案登记制度,在卖血者中间还形成了一整套制售假身份证的配套体系。如今,2年时间过去,我们记者发现,那里不仅卖血的队伍依然存在,而且卖血者们还发展出了新业务。

今年8月20日,距第一次暗访两年后,记者再次来到广州血液中心,与两年前相比,在大门口等着卖血的人似乎少了很多,但走进血液中心后,记者发现,卖血者其实是有增无减。而那些倒卖假身份证的人也变得更加隐蔽,对陌生的面孔他们格外警觉。不过,只要一说起抽血,他们个个都是老行家。

卖血者:“不要你的血,要你的血小板。”

记者:“怎么抽呢?”

卖血者:“从这边抽出去,从那边输回来。”

上午9点钟左右,准备抽血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慌乱之中,一个中年男子把我们拉到旁边,向我们现场传授快速卖血赚钱的新招数。

“直接上三楼问了以后,就说我买你的献血证,就这样。”

记者:“他能给我采血吗?”

中年男子:“你无偿献血,你不要他的钱,他能不给你采呀?”

“那我钱怎么办?”

“钱我给你,我买你的献血证。”

记者:“你说我去无偿献血的地方,那边给我一个献血证,你买我的献血证,多少钱?”

中年男子:“那个给你说白了,你想你们这个大块头的,比如说400CC两百块钱。”

原来这个卖血的,不仅自己卖血而且还倒卖无偿献血证。按照他的提示,我们开始往楼上走。血液中心的抽血大楼共分三层,一楼是休息的地方,二楼采集成分血,三层是无偿献血。卖血的几乎全部集中在二层的机采室,这里专门采集血小板。一上二楼,我们就看到人们进进出出,房间里有在抽血的,门口有坐着等着的,还有已经抽完血正在数钱的。随后我们又上了三层,这里是无偿献血的地方。推开大门,看到的是和在二楼看到的截然相反的场景,干净整洁的大厅里,空空荡荡,验血的地方只有一个来无偿献血的人。倒卖献血证的人告诉我们,每个卖血者都非常清楚,他们是来卖血而不是来献血,如果没有这350元钱,他们根本不会来。

1998年9月21日,国家卫生部颁布的《血站管理办法》中,对血站的职责进行了明确的认定:血站是指不以营利为目的采集、制备、储存血液,并向临床提供血液的公益性卫生机构。

1998年10月1日,我国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第二条也明确规定:国家实行无偿献血制度。

既然国家在有关法律条文中已经说明,我国实行的是无偿献血制度,那么广州血液中心在采集成分血时为什么要给钱呢?

据这里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我们:“我们应该是按照国家的一些规定来执行的,后来经过成本核算了。”

于是记者拿出《献血法》逐一对照,发现整个24项条款中,并没有采集成分血可以给钱的条文。我们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我们不太清楚,我们是搞宣传的,只管发动。你们最好不要录吧,我们就是聊聊。卫生部的会议就讲,对机采血小板可以适当给与补贴,会议上讲过、讨论过,没有见到正式文件。”

为了保障献血者本人的身体健康和血液质量,《献血法》还做出了具体规定:血站对献血者每次采集血液量一般为二百毫升,最多不得超过四百毫升,两次采集间隔不少于六个月。而这里的血液是指用于临床的全血和成分血。

那么,广州血液中心采集成分血的间隔,到底是不是像卖血者讲的仅有半个月呢?这里就是采集成分血的机采室,8月20日,记者来到这里时,我们看到十几张采血床全部在使用,每个抽血者都有这样一张表,上面清楚地注明上次采血时间最早的是7月31日,最晚的是8月1日。

一位护士告诉我们:“我们对他进行了体检,合格了之后,这底下打印的时间是体检的时间,这是我们上次采血的时间,还有间隔的时间。”

记者:“间隔多长时间呢?”

护士:“就是一个多月左右。”

记者:“今天是8月20日,间隔是21天。”

护士:“17、18天。”

记者:“这个规定是你们血站的规定吗?采血的时间的规定是哪里规定的?我们想问一下,上次采血时间是7月30日,为什么间隔这么短的时间?”

护士长:“那要问我们的主任,成分血按上边要求都不一样的。”

记者:“大概能有多长时间?”

护士长:“大概血小板有一个月吧。”

“一个月就可以采一次?”

护士长:“对。成分血是一个月,全血一定要隔半年。”

国家规定,采集血液间隔不少于6个月,即使按照广州血液中心自己的规定,采集成分血,间隔只需一个月,但我们看到,这些来献血的人两次间隔也仅有20天。由于是来卖血,卖血者本人也认为这是一件丢人的事,在机采室,我们看到,面对摄像机镜头时,坐在外面等待抽血的这些人,站起来全都走了,不敢面对我们。而躺在采血室正在抽血的人,看到我们的镜头,不是把头转过去,就是用毛巾被将脸盖住。

记者:“昨天我不是见过你吗,你今天怎么又来献血呀?”

卖血者:“还没有做。”

“我看看你的胳膊,昨天我过来的时候,你不是已经献过了吗?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

卖血者:“没有钱花。”

记者:“没有钱?献一次血要给你多少钱?”

卖血者:“这个不知道。”

“那你到这儿来,拿过多少次钱?你每次来献血的时候,不是给了你一个小本吗。”

采访时,广州血液中心负责人向记者介绍,去年,广州市年用血量约为50吨,而实际的无偿献血量仅有65%,共献血15万人次,血液中心一方面在临近的城市进行调剂,另一方面不得不组织自己的医护人员无偿献血,这样才满足了临床用血的需求。采访中,广州血液中心认为,给献血者一定的补偿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同时他们也表示,无论怎样,血液的质量永远是第一位的。而说到今年的情况,广州血液中心的负责人也不无担忧,因为今年的情况更为严峻,广州市区130多家医院的临床用血量还在以8%左右的速度上升,这样至少需要24万人献血才能满足用血需求。

“钱不是最重要的东西,这点血又能值几个钱呢?”

记者:“最重要的是,大家都献血的话,将来很多人都有血用了,就可以挽救很多人的生命?”

“对,因为现在听说比较缺血,全国都比较缺血。”

记者:“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

“我是重庆解放军后勤工作学院的。”

今年10月1日将是《献血法》颁布实施的五周年。近5年来,广州市共有近60万人次参加无偿献血。这一数字,是《献血法》实施前15年无偿献血总人数的15倍,而无偿献血占临床用血总量的比例也由5年前的不足9%,上升到现在的65%。但是,因为来自省内外及境外的病患者越来越多,致使广州市临床用血量大增。现在,广州每年仍要从省内调拨近40%的血液才能满足需要。无偿献血量的上升速度跟不上临床用血量的增长速度,从根本上说,这种供需矛盾给了卖血行为存在的空间,而制度上的种种漏洞则为卖血提供了可能。

我们国家实行无偿献血制度,目的就是依靠无偿献血的方式来保障临床用血,可是,《献血法》实施近5年之后,在广州我们看到,无偿献血还是与实际用血量存在相当的差距,非法卖血现象还没有消除。这中间有社会意识的原因,也有很多体制上的因素。

 
 
编辑:李宏洋   来源:大洋网  作者:王亚丹 王立平 
 
 
  • 四川一中年男子 徒步中国宣传献血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