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文娱新闻|刘晓庆拍新片众说纷纭 投资方八点解释应对传言   |财经新闻|央行25日继续向市场输血 再次赎回200亿票据   |国内新闻|限播令要让媒体"割肉" 越不规范媒体损失越大   |国际新闻|美总统布什希望欧佩克"不要伤害美国的经济"   |文娱新闻|获最佳遭到业内人非议 陈倩倩为陆毅抱不平[图]   |财经新闻|报关手续阻碍 188种零关税果蔬国庆难上市   |国际新闻|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昨日否认出售核技术
痴情女一心要嫁死刑犯 旷世奇情触及法律真空
2003年9月26日 07:11
 

与一个自己深爱并爱着自己的人喜结连理本应该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对于32岁的张静女士来说,这却只能是一件在梦里才可能的事情,她深深爱的人张常林虽然和她都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的天空,但是他们却是生活在两个世界里面。这一切,都是因为张常林有一个特殊的身份-沈阳第三监狱九监区的一名死缓犯人。

失败婚姻让“冰美人”对爱情彻底失望

张静告诉记者,十年前她曾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这段婚姻除了给她留下了一个女儿外,就只有无尽的伤害,对此她表示“如果不是遇到了常林,我是不会再相信爱情的”。

张静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里,因为家里就她一个女孩,父母对她十分痛爱。由于张静长相出众,从小就有很多追求者,但张静拒绝了当时的所有的追求,所以周围的人都称她为“冰美人”。初中毕业后,她通过父亲的关系进入了沈阳铁路技校就读,1989年毕业后,来到了沈阳电车公司工作。期间,认识了她的前夫李石(化名)。当时从小就爱好足球的李石,刚刚被八一足球队淘汰下来,就在太原街上租了一个摊位,专门卖出口的外贸服装。婚前,李石对张静百依百顺,并经常给她买名牌的衣服。1991年初,走进了婚姻的殿堂。1992年初,张静生出了一个美丽的女儿,取名“乐儿”。但是张静万万没有想到,女儿出生不久后,他的前夫李石迷上了赌博游戏机,一天就能输一万多元,在不断的争吵中张静和李石离婚了。

美丽邂逅让“离异母亲”重燃激情

离婚后,为了养活女儿张静来到太原街,以帮人卖服装为生。期间,有很多朋友和亲属为张静介绍过男朋友,但是都被张静一口回绝了。因为张静的心已经死了,但是一次美丽的邂逅就让她改变了看法。

张静说,1994年年末,一个长得高高瘦瘦的帅小伙来到了她的摊位前,他还一个劲儿地问张静哪个牌子和样式的衣服好卖。张静认为,他是竞争对手派来的“卧底”,没有给他好脸色。后来,老板娘赶来时,张静才知道这个人的姐姐即是老板朋友,他名叫张常林。当天晚上,张常林就约张静出去吃饭,张静本意是不想去的,但是为了解释白天的误会,张静还是去了。在交谈中,张静与张常林有很多的共同语言,并且张静找到“初恋的感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离过婚,随后两人开始了交往。但是冷静的张静知道自己和张常林的差距太大,“两人在一起根本就不可能。”1995年初,张常林就再也没有来过沈阳,他突然间从张静的视野中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张静刚刚重燃的激情也冷却了下来。

高墙内重逢两颗心相爱了

转眼间,2002年,张静已经走进了而立之年,7年的时间里,张静经历了生活的坎坷后,和所有的中年妇女一样,也渴望着稳定的家。就在这时,张常林与张静在一个特殊的环境里又一次的相遇了,也就在这次相遇,才有了张静要与张常林结婚的念头。

2002年12月,一次偶然的原因使张静走进了沈阳第三监狱。无意中,她面前出现了一个穿着囚衣、剃着光头的年轻人,这个人就是张常林,当时张静并没有认出来他,就是感觉眼前这个高高的年轻犯人有点眼熟,在此后的几次短暂地接触中,张静知道了这个人就是那个让自己重燃激情的张常林,而当时张常林已成了因为伤害致死而被判死缓的犯人。12月末,张常林提出要与张静谈恋爱的要求。当时,遭到了张静的一口回绝,因为张常林毕竟是一个罪犯。但是随后,张静突然接到了张常林母亲的电话,张母告诉张静,她儿子通过监狱开设的亲情电话,告诉她自己爱上了一个女孩。从张母的口中,张静知道了张常林生活在一个不幸的家庭中,张常林是在扎伤父亲的情人后逃出家的,后来因为盗窃进入了大连少教所,在大连少教所时,又因为与其他犯人发生冲突,将他人伤害致死而被判死缓的。随着张静对张常林的了解,她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死缓犯。不久他们的事情也被双方父母知道了。2003年6月末,张常林的母亲特意从黑龙江赶到沈阳,与张静的父母见面,双方父母都表示支持两人的恋爱关系。

但是现在当张静和张常林冲破家庭的阻力后,矛盾又产生了,因为张静想像所有的情侣一样,要和张常林结婚,可是由于张常林的特殊身份他们的爱情能有结果吗?他们结婚的请求在法律上能不能站得住脚?他们的恋情会不会被社会所认可呢?他们的结婚之路要如何走下去呢?

 
 
编辑:祁贺   来源:时代商报  作者:杨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