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夜幕下失色的青春年华-直击街头卖花女童[组图]   |关注财经科教|专家揭秘:我国为何不研制航天飞机而造飞船   |国际新闻|英报:数千人集结巴边境 塔利班图谋卷土重来   |关注国内上海|云南大姚地震:官员称地震前曾有异常自然现象   |国际新闻|快讯:菲军队发现"伊斯兰团"生物武器痕迹   |关注社会参考|石家庄一大三男生跳楼身亡 日记记录生活迷惘   |科教卫IT|专家揭秘:我国为何不研制航天飞机而造飞船
夜幕下失色的青春年华-直击街头卖花女童[组图]
2003年10月20日 14:17
 

大雨来了,别人都在跑着躲雨时,一卖花女童仍默默地在街头走着。李建刚摄

“叔叔———叔叔,买枝花吧!就两块钱,求您了!……”

无论刮风还是下雨,一到傍晚,你在钟楼盘道就能听到这样的童声叫卖,这些孩子最小的仅有6岁,最大的也只不过14岁。最多时,足有三四十个卖花童同时上街。他们为了卖出一枝花,常常是围着路人跑半天,有动手强拉式,也有流泪温柔式,总之,只要能卖出花,什么法子他们都用。

小A(女、7岁)在钟楼下卖花已有两个年头了,小A长着一副瓜子脸,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好像真的会说话。零零碎碎从小A的嘴里还了解到,小A的家是在甘肃定西地区的一个边远小村,小A的爸爸和妈妈都在西安,爸爸是蹬三轮车的,妈妈白天给爸爸做饭,晚上就领她出来卖花,老家还有两个姐姐,她能跟爸妈到西安,就是因为爸妈说她机灵、长得还讨人喜欢,所以就跟爸妈到西安打工(卖花)。当我提起念书的事,小A说以前特想念书,现在不想了。

第一次碰见小A,是去年5月份,我和一个异性朋友经不住小A的再三请求,买了一枝花,就在朋友买花时,我躲在她的后面拍下了卖花童的第一张照片。兴许是小A那乞求的表情(见图一)感动了我,我常到钟楼盘道处拍摄他们。跟踪拍摄中,我发现了这个部落一些秘密。

秘密一:最初的卖花童来自一些省份的一些偏远地区(如安徽、贵州、甘肃等省份偏远山区),直到现在他们仍然在卖花童中占有相当的比例。

秘密二:卖花童的后面有一帮大人(大都是中年妇女)在操纵,他们站在卖花童的不远处一刻不停地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卖花童们稍有不力或是卖到钱没有在限定时间内交上来,便会立即遭到他们的训斥。

秘密三:卖花童的纠缠对象都是情侣或夫妻。总之只要是男女成对走在一块儿的都是卖花童“进攻”的对象。

在跟踪拍摄的过程中我的内心很复杂。先是同情、怜悯,而后厌恶,直至今天的迷茫无奈。

我忘不了卖花童声泪俱下的哀求声:“求您了,买枝花吧!我一天都没吃饭了。”我也忘不了一个卖花童被一个醉酒的男人踹了一脚后,麻木地从地上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又向一对情侣走去。我还忘不了有人买花后,卖花童那诡秘的笑容。

align=center

一对对情侣是卖花童的最大买主

align=center

卖花童正在促成一桩生意

align=center

年仅7岁的卖花女小A

align=center

大雨来了,别人都在跑着躲雨时,一卖花女童仍默默地在街头走着。

 
 
编辑:姚明绮   来源:西安晚报10月20日  作者:李建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