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科教卫IT>>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科教卫IT|德国学者谈本国职业教育"双轨制"面临解体   |体育新闻|[英超]曼联3头球击退曼城 继海有盯人不紧之嫌   |独家报道首页|萨达姆被捕 国际社会称“好”   |独家报道首页|萨达姆被捕前后   |国际新闻|萨达姆可能关在印度洋基地 白宫想在美国审讯   |财经新闻|法国财长称欧元涨势尚未给法国经济造成问题   |文娱新闻|《无间道Ⅲ》难逃此宿命 终极无间乱炖了事[图]
德国学者谈本国职业教育"双轨制"面临解体
2003年12月15日 13:59
 

东方网12月15日消息:联邦德国教育体系中最光彩的亮点是他们的职业教育制度,即所谓的“双轨制”,并出口到世界各地。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起,中国在引进这套制度中作出了不懈努力,却难以尽善尽美。我国著名职业教育研究专家、上海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长马树超教授呼吁,中国的职业教育要把经济界纳入“双轨制”的轨道上来。日前,德国学者俞可著文试图从德国职业教育现状出发来描述经济界在“双轨制”运行中不可估量的作用。

此文针对东方网上发表新加坡学者的观点,引申而出,强调德国的职业教育所面临的难题,对于中国的职业教育具有启发意义。他的文中谈到:

一、德国社会15%问题

德国每个年龄阶段有百分之十五的青少年没有接受过职业培训,每年有约九万青少年没有毕业证书而离开学校。这些缺乏生存能力的年轻人在未来将成为社会的一大问题,即百分之十五的社会边缘群体。德国青少年研究所(DJI)所长Ingo Richter教授把这称之为“15%问题”。

承担青少年职业培训的,在德国主要是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两大体系。德国的职业教育制度于1964年被冠以“双轨制”(Duales System),并以法律的形式(1969年《职业教育法》Berufsbildungsgesetz;1981年《职业教育促进法》Berufsbildungsf?rderungsgesetz)保障了这个制度的实施。从此,在全球,“双轨制”这一概念往往直接与“二战”后联邦德国的经济奇迹联系起来。“双轨制”概念中的“双轨”指的是提供培训岗位的企业和提供文化课堂的职业学校。接受九年义务教育后的青少年作为学生在职业学校上文化政治课,同时,作为学徒在企业上实践课。实践课和文化课的比率大致为4:1,行业不同,比率亦不同。这个课程比重表明,没有学徒培训岗位的“双轨制”也就名存实亡。按《职业教育法》规定,企业应当承担岗位培训的所有费用。参与这个制度正常运行的有国家教育行政部门(联邦教育部和各联邦州教育部以及联邦劳工总署和各地区劳工局)、经济界(行会)、工会、学校、企业。

二、德国学徒培训岗位严重缺损,“第五季”已徒有虚名

据德国联邦教育部预测,今年有六十万左右的学徒进入新的培训岗位。在10月9号联邦学徒培训峰会前夕,全国仍有3万5千学徒找不到相应的培训岗位(同时存有14800个空闲岗位)。德国经济萧条已持续了三年,每年平均有四万家企业破产。由此,经济界预测,今年学徒培训岗位的数量将维持在去年的水平。德国经济界在过去的一年中只提供485200个培训岗位,比去年少了41000个。大多数企业把所提供的学徒培训岗位数量与去年持平,不少企业甚至消减了培训岗位数,比如德意志邮政和德国商业银行。尽管德国铁路公司和巴斯夫公司分别增添200个和20个培训岗位,但是,相对于这两家大型企业的员工总数(215000和50320),他们今年所设置的2200和820个岗位的确不足为奇。由经济萧条造成的学徒培训岗位匮乏现象在德国东部地区尤为显著,没有培训岗位的学徒数量比空闲岗位多出12000个,这个差额在德国西部地区为8273。为了寻求工作和学徒培训岗位,去年,光是一个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Mecklenburg-Vorpommern 仅一百七十多万人口)就有15500个居民“流亡”到德国西部地区,其中1900人是18至21岁的年轻妇女。“她们背井离乡是件很不幸的事,要是她们留下来闲荡着,那也很糟糕”,一位培训部门的官员这么感叹到。

每年十月份,德国进入新的一轮学徒培训年。往年,在九月底之前还没有得到相应培训岗位的学徒很可能在年底前上岗。这一年中最后三个月被联邦劳工总署前署长Bernhard Jagoda冠以“第五季”的美称。因为“9.11”事件严重打击了西方经济,自2001年年底以来,这“第五季”已是徒有虚名。2001年九月底,全德国学徒培训岗位的供需顺差为4100个,12月底,由于企业大量裁员骤然造成13900个逆差。一年后就更糟糕了,2002年9月底的逆差尚为5400,到年底几乎翻了四番,达到20600。原因在于,在本来23400个无培训岗位的学徒基础上,又加上25300个被雇主遣送回家的或因对岗位不满而自动解约的学徒。尽管在2002年年底又通过各种途径增加了9600个培训岗位,但这个数目远远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

三、谁之过?

经济界:支出大、学徒不合格、经济政策失误在市场经济中,经济越不景气,企业越是不积极培训学徒。哪怕培训了出来,企业也无法接纳学徒作为正式员工。德国中型企业经济联合会主席Mario Ohoven认为,企业为每个学徒培训岗位要支付65000欧元,这笔支出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是个巨大包袱。德国雇主联合总会主席Dieter Hundt建议,要是企业把培训岗位数量翻倍的话,学徒的收入要相应地减半。这就是说,企业花费同样的支出来培训双倍数量的学徒。倾向雇主利益的科隆德国经济研究所(IW)把责任归咎于萧条的经济和错误的经济政策。德国红绿政府的税收体制、福利制度、就业政策、劳动保障法律、环保政策等等在不同程度上消减了德国经济在全球化进程中的竞争力。最为这个研究所所担忧的是,小型企业成了学徒培训市场的顶梁柱。大中型企业不但减少了其培训岗位,反而去抠挖那些小型企业培训出来的学徒。面对大中型企业不劳而获的举动,小型企业也渐渐失去了培训的热情。

根据对900家企业的问卷调查,企业认为学徒的质量是真正的障碍。每年度估计有九万名青少年不具备接受学徒培训的资格。中部德国广播电视台的“环视”节目对11名学徒培训岗位申请者进行测试,这些申请者都拥有九年制主科中学(Hauptschule)的毕业证书。测试内容是文化基础知识以及数学、地理和历史方面的常识,测试结果却无不让人瞠目结舌。只有六人能正确说出西班牙的首都,其余人给出的答案竟是葡萄牙或巴黎。知道苏黎士是瑞士城市仅一人。无人晓得俾斯曼是谁。这些申请者的数学知识更是不堪设想。其中五人算不出10米宽40长的田地是多大,只有六人能换算出两个半小时是几分钟。最终,11学徒中无一人能够答对所有题目,而他们竟然是三个德国东部企业的最佳候选人!在经济界人士的眼中,主科中学的毕业文凭已是一文不值。

除了文化知识方面的严重缺陷,学徒在职业选择上的灵活性也不够,他们对未来的职业取向的设想很不现实。许多行业正在苦苦寻求后备力量,如农业、手工业、餐饮业、食品销售业、建筑业、清洗业等等。学徒们首选的是那些干干净净的办公室工作。这就是为什么在空闲14800个岗位的同时,全国仍有35000学徒还找不到相应的培训岗位。当然,学徒自身的培训积极性也相当低沉。在每年的学徒培训岗位后续洽谈会上,只有半数无培训岗位的学徒前来参加。

在提供职业取向和就业市场信息方面,学校和家长负有重大责任。尤其是家长很不重视培养孩子的社会交往与合作能力、礼俗以及其他人生价值观。要让企业的培训人员来给学徒补这些课程,显然是不现实的。“我们需要的并不是单干者,而是能够融入企业的员工”,奔驰汽车公司总部教育政策部主任Susanne Bergmann向学校和家长呼吁。对经济界来说,企业成了国家教育政策的修理厂。

德国总工会:经济界在自残

工会在“双轨制”运行中的作用亦不可小视,主要表现在与企业或行会签署有关学徒岗位培训期间的劳资协议,内容包括学徒的收入、培训项目、培训计划、培训质量评估、度假时间以及劳动者的权益等等。对德国总工会来说,所有企图减少学徒收入的讨论都是经济界转移视线的举动,培训市场的悲惨景象并不是由学徒造成的,而是拒绝培训的企业。六十万企业有能力却拒绝培训学徒,在过去的两年中十万个学徒培训岗位就如此被无缘无故地消减了。德国总工会主席Michael Sommer把矛头直指经济界:“这直接导致有些行业专业人才的严重匮乏,经济界最终是在自己损害自己的利益”。德国总工会竭力赞成强征培训岗位税。这个税具有稳定国家政治秩序的作用。那些自己不培训学徒却从别的企业抠挖现成人才的企业,威胁着市场的公平竞争。用征来的税收,政府可以资助那些积极培训学徒的企业。

工会与企业的争执焦点之一便是学徒工资。对企业来说,学徒的收入已成为企业巨大包袱。那么,在德国,一个岗位培训期间的学徒到底挣多少呢?据联邦职业教育研究所(Bundesinstitut für Berufsbildung)最新公布的2002年统计数据,政府部门和工商行业学徒的月收入,在西部地区分别为657欧元和645欧元,在东部地区为565欧元和585欧元。这只是个平均值,学徒在一到三年的岗位培训期间,每年的收入是曾递增状态的。支付学徒最多的行业并非银行业保险业,而是建筑业,尤其是作为泥瓦工,平均可达到789欧元。

德国政府:威胁企业强征培训岗位税德国二百一十万企业中仅三分之一(德国总工会的数据为23%)在尽培训学徒的责任。尽管政府迫于反对党和经济界的压力,把刚刚修正的“零工法”(Mini-Job-Gesetz)又重新修正了过来,以便使企业和学徒对等支付社会保险金,然而,整个学徒培训市场还在滑坡。德国政府威胁经济界,要是企业再不提供足够的学徒培训岗位的话,政府就得对那些拒绝或少量培训学徒的企业强征培训岗位税。联邦教育部部长Edelgard Bulmahn希望企业培训学徒的数量在劳资双方的协定中得到明确规范。在野党和经济界对这种威胁坚决予以抵制,对他们来来说,这无疑是个惩罚税。在野的自由民主党提议,应该给予那些创造新培训岗位的企业以奖励。德国雇主联合总会主席Dieter Hundt说得更具体,中小型企业每增加一个培训岗位,政府应该提供3500欧元的资助。

在这一片反对声中,德国执政党社会民主党联邦议会团于11月初通过了实施培训岗位税的方案。方案中对可能的措施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每年9月30日之前,尚不能提供足够数量培训岗位的企业必须向联邦的中央基金会缴纳培训岗位税。政府拿这征来的税金补贴那些超额提供培训岗位的企业。税的高低完全取决于当年所缺的学徒培训岗位数,并最终由政府来定夺。这份方案将在明年二月成为一份法律草案。其实,在德国建筑行业早已实施了这类集体的分摊款项。建筑行业的成员企业每年按其员工数,以每人毛收入的1.2%为比例,向行会缴纳基金。这笔基金由行会统一来支配,企业百分之七十的培训支出可以通过这笔基金来承担。德国建筑工业总会秘书长Michael Knipper不主张把这个模式移挪到其他行业,原由是,全德国建筑行业的78000家左右的企业以小型企业为主,而小型企业无力单独承担学徒岗位培训的任务,他们需要的正是这类集体化模式。况且,随着人口的波动,若干年之后,企业得纷纷争夺学徒。政府无需为这几年而创建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

强征培训岗位税的方案能否成为法律草案并在联邦议会的投票表决中通过,还是个很大的问号。不过,政府的威胁还是显示效果的。各行会纷纷表示最迟到年底为剩余的那些“无家可归”的学徒提供相应的培训岗位。到今年11月初,未获培训岗位的学徒数量从一个月前的35000降至28500。威胁经济界的同时,政府自身也在作积极努力。早在今年4月29日,联邦政府就联合工会和行会展开所谓的“职业培训攻势”(Ausbildungsoffensive 2003)项目,并于6月24日组织了一个“职业培训日”。为了促进新开张的企业向学徒提供培训岗位,联邦政府宣布,从今年夏季起,《职业培训员资格审查条例》(Ausbildereignungsverordnung)开始暂停五年的有效期。德国政府还于今年10月21日启动了“对需要特殊扶持地区学徒培训结构的改善”计划(简称:STARegio)。到2007年,德国联邦教育部和欧洲社会基金会联合对这个项目投资2千5百万欧元。这笔资金主要用与帮助那些特殊行业的中小型企业在本地区设置地区性的培训机构,原因在于,这些特殊行业的企业自身无法给学徒传授足够广泛的职业培训知识。同时,德国联邦教育部推出一个叫作“德国西部地区学徒培训岗位发展员”计划。这个计划是“德国东部地区学徒培训岗位发展员”项目的扩展。在德国东部地区,联邦教育部所支持180个发展员已招揽了17000个新的学徒岗位。这些受雇于工商行会和手工业行会的发展员的任务是,为企业如何创造新的学徒培训岗位出谋划策,帮助他们制定培训计划,代替他们与政府部门打交道并联系职业学校等等。明年,联邦教育部在德国东西部地区分别委派155和60个发展员。

四、教育危机还是经济崩溃?

国际货币组织近日指出,作为欧洲经济龙头的德国,这几年的经济萧条严重威胁着整个欧洲经济的发展。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最新发表了一份有关成员国教育发展状况的报告“教育一瞥”(“Education at a Glance”),并首次把调查重点放在生产率和国民受教育程度的关联上。报告指出了德国教育的几大问题:公共教育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之比率(5.3%)低与成员国平均值(5.9%);教育投资重点失误(轻义务教育重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小学课时严重不足(642小时,低与平均值整整105个小时);幼儿园班级过大(一班25个孩子,平均值为15);教师平均年龄在成员国中最高;受高等教育人数太少(2001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和全民受高等教育比率分别为32%和19%,远远低与成员国的平均值47%和30%)。德国政治家,尤其是各州的教育部部长们抱怨,这份报告忽视了德国优秀的职业培训制度。这一点的确无法否认,正是因为德国职业教育“双轨制”,造就了全民的高素质:83%的公民拥有相当于高中的学历,远远高于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平均值64%。德国职业教育“双轨制”向全世界证实了,如何在战后的一片废墟上屹立起一个全球经济霸主。

然而,根据哈勒大学社会学家Burkart Lutz教授推测,百分之三十的学徒没能被纳入真正意义上的职业教育“双轨制”体系,即学徒与培训企业之间的劳资关系。越来越多的学徒是与政府设立的跨企业培训中心签订培训协议。以这种方式,企业实际上是逃脱了他们的培训义务和雇佣(支付)学徒的责任。Lutz教授视问题的本质并不在于学徒培训,而是在于培训后的雇佣。学徒,要是在培训之后的四个月内不能受雇的话,就很可能成为长期失业者。这是与“双轨制”的初衷之一背道而驰的,即扶助学徒进入职业生涯。对Lutz教授来说,德国现今的经济萧条迫使企业肢解“双轨制”。

德国职业教育“双轨制”正面临着解体,这到底是一场教育危机还是经济崩溃?这很难定论。至少针对职业教育的困境,政府、政党、学校、家长和企业以及工会都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尤其经济界不该只图眼前的利润而忽视对未来人才的投资。毋庸置疑,教育危机最终导致经济崩溃。

(作者系留德教育学专家、德国莱法州博士基金会成员、2002年度“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奖”得主)

 
 
编辑:李宏洋   来源:东方网 
 
 
  • 2004公务员职业英语培训考试信息
  •  
    订阅 铃声 图片 言语传情 自写短信 企业应用
    笑话无限、快乐无限-包月仅7元 阿杜孙燕姿,热门铃声
    每日健康提醒 每日星座运程,爱情指数
    头条快报 新闻最先知道 球亨足球乐园,澳彩权威盘口信息
    时髦短语,最新“非典”笑话 幽默图片打扮个性手机
    头条快报
    20元/月
    实用新闻
     0.20元/条
    绝对短信
      7元/月
    情趣笑话
      16元/月
    两性学堂
      20元/月
    你的手机: 手机密码: 注册 密码查询
    http://sms.eastday.com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