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财经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财经新闻|能源战:俄有石油底气足 中国务必参与伊重建   |国际新闻|白宫附近惊现"神秘白色粉末" 美国风声鹤唳   |文娱新闻|丁建华、乔榛风波后首次露面 将朗诵毛主席诗词   |国际新闻|以色列逮捕涉嫌袭击埃及外长的5名巴勒斯坦人   |财经新闻|四五百亿市值灰飞烟灭 国债暴跌背后三大疑问   |财经新闻|高盛岁末预言:2039年中国经济有望赶超美国   |文娱新闻|吴君如为《金鸡》宣传 自称她有可能疑患躁狂症
能源战:俄有石油底气足 中国务必参与伊重建
2003年12月23日 10:08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场石油危机,使经历过的西方人至今记忆犹新。而当今世界的能源问题,特别是石油、天然气问题,已成为各国政府、经济界、学术界,以至广大公众普遍关心的一个涉及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和社会福利水平的重大战略问题。为此,本报记者徐海清日前在北京采访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夏义善和中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中心海外投资室主任徐小杰两位专家。

伊战对世界油市影响

徐海清:讨论今年的国际能源形势,人们自然会与伊拉克战争联系起来。因为伊拉克是中东地区的重要产油国,而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目的之一就在于控制那里的石油。

夏义善:确实如此。伊拉克的石油蕴藏量在阿拉伯世界占第二位,美国甚至认为它的蕴藏量在沙特之上,占阿拉伯世界第一。可以说,从政治上和经济上控制了伊拉克,就将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中东的油源。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伊拉克与五大海峡相邻或相近,控制了伊拉克,也就有助于控制世界石油运输的主要通道。此外,美国还想通过控制伊拉克的石油出口,分化“欧佩克”组织,逐步削弱目前由“欧佩克”掌握的石油定价权,强化美国对世界油价的影响。

徐海清:那么,伊拉克战争和当前伊拉克的局势对世界石油市场是否已经产生了影响?

夏义善:到目前为止,还很难说产生什么影响。美国赢得了战争,但没有赢得和平。尽管美国抓获了萨达姆,但伊拉克的局势距离和平、稳定还很远,伊拉克的石油业距离全面恢复生产、扩大出口还很远。在世界石油市场上,价格依然居高不下,维持在每桶30美元左右。

徐小杰:在战争前,伊拉克长期受到制裁,石油出口量不大。在制裁之前本来应由伊拉克占据的产量和出口份额,多年来一直被中东其他产油国分割填补了。只有当伊拉克能全面恢复石油生产和大量出口,改变目前的份额分配,才会对世界石油市场产生大的影响。当然,未来伊拉克与“欧佩克”的关系值得注意。

全面恢复石油生产,是伊拉克重建的主要组成部分。美国想垄断重建是不可能的。据估计,在未来三年内,伊重建所涉及的费用达千亿美元之巨。美国不愿意也不能一家承担。布什总统发动伊拉克战争搞单边主义,但重建伊拉克美国不可能也不想搞单边主义,它必须利用其他国家的资金,当然其前提是以美国为主导。

中国一定要参与伊重建

徐海清:在伊战前,我国在伊拉克有石油项目等经济利益,参与伊拉克重建,应该说是题中应有之义。

徐小杰:中国一定要参加。发展与伊拉克在内的海湾国家的经济合作关系与我国的经济可持续发展密切相关。目前首先要加强联合国的作用,需要伊拉克临管会承认这些项目的有效性和连续性。当然,我们也不忽视美国的作用,无论作为商业行为还是外交政策,都将与美国等其他大国紧密合作。现在,伊拉克的石油部等政府部门还没有完全进入工作状态。即使以后通过大选产生了伊拉克新政府,美国的影响还是存在的,但影响有多大,并将通过何种方式施加影响尚待观察。萨达姆执政时,伊拉克在石油生产方面也推行了开放政策,而且对外资比较优惠,只是不希望美国公司进入而已。现在,西方公司也希望以后的伊拉克政府还能延续萨达姆时期的政策。

进口和出口皆多元化

徐海清:如果说世界石油市场暂时还未受来自伊拉克战争和战后局势的影响,那么在过去的一年里全球能源形势具有什么特点呢?

夏义善:我认为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石油作为世界能源的主要形态,各国特别是大国对它的需求量日益增加,石油的地位越来越高。第二、石油进口国和石油出口国都在推行多元化,即进口来源多元化和出口方向多元化。第三、石油生产、贸易竞争激烈,拥有大量油气资源的大国,以油气为杠杆,试图达到扩大其政治、经济影响的目的。

徐海清:所谓竞争包括哪些方面?

夏义善:主要是指对油气资源和油气运输管道的控制权以及石油定价权的竞争。围绕这些方面、大国之间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徐小杰:尤其是战略油气区,关键油气通道。在这方面,我国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夏义善:普京政府要重振俄罗斯的大国雄风,一是靠军事方面的核力量,二是靠能源方面的石油。

徐小杰:俄罗斯显然有成为世界能源超级大国的意向,它还要利用油气作杠杆扩大其政治方面的国际影响。

徐海清:有了石油,与欧盟国家相比,俄罗斯的底气更足了。

夏义善:是的,目前,欧盟国家三分之一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而且还在继续扩大从俄的油气进口。此外,乌克兰、白俄罗斯及其他一些独联体国家和东欧国家,在能源方面也须依靠俄罗斯。因此,俄罗斯对欧洲的外交有很大的影响力。俄罗斯还积极筹划向美国、中国、日本等国家输出油气,竭力控制中亚国家的石油出口通道。

大国之间既竞争又合作

第四个特点是,拥有石油资源的国际石油公司对外国公司的排斥趋势增强,我国石油公司参与国外油气勘探开发的风险增大。第五,大国之间在能源问题上,既有竞争一面,也有合作一面。比如美俄之间,美国要从阿塞拜疆的巴库油田修一条通往土耳其杰依汉的输油管,这是竞争的一面;但同时美国又要增加从俄罗斯的石油进口,美国打算帮助俄罗斯扩大它的北部港口摩尔曼斯克的石油运输能力,这是合作。中美之间也有利益一致的地方:两国都是石油进口国,都希望油价平稳;中国与西方国家在资金、技术方面也有广阔的合作空间。

能源安全更趋复杂敏感

徐海清:全球能源形势特点是个宏观的问题,请徐先生再作点深入分析。

徐小杰:特点大致上就这几个。我想强调的是,从全球看,能源问题主要是油气问题。“9·11”之后,能源安全问题变得更敏感更复杂。从石油资源国、生产国、供应国方面讲,“世界石油库”中东地区出现战争、动乱等问题。在中东以外,俄罗斯作为主要的非“欧佩克”产油国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从石油进口、石油消费方面(首先是美国)来说,除了要重视主要供油地区(中东)的稳定外,“9·11”以后美国着力开发新的石油来源,包括俄罗斯、中亚,乃至非洲;其他国家,包括日本、中国也都在进行能源进口多元化方面的努力。

中国石油业要“走出去”

徐海清:我国的能源消费量年年攀升,去年已占世界第二位,其中石油的需求量疾增,已经取代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原油消费国。前几天,我国有关方面权威人士宣布,未来20年,我国石油天然气需求年均递增率为12%,到2020年,我国的石油需要量将达到4亿吨,而自产石油供给缺口将继续扩大。

中国增加油气进口势在必然。虽然中国的能源长期以煤炭为主,但从趋势看,自1993年起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中国已逐渐成为油气的“战略买家”。面对国际能源形势的变化,近年来中国已采取了一系列内外并举的对策,确保自己的能源安全。我们前面对这一问题也已有所涉及,现在,是否请两位再集中谈一谈。

徐小杰:能源安全问题已成为我国全社会都关心的战略问题。从政府高层、有关部门到出租车司机、普通老百性,都在关心这个问题,也出现了一些不同意见的争论,这是个好现象。关于对策,许多专家、学者已提出过不少,从国际方面看,我认为,实现能源多元化,要在确保石油主要来源稳定的前提下进行。

中国的进口石油约三分之二来自中东地区,这种情况短期内不大可能改变。所以与海湾国家,包括伊拉克的合作尤为重要,要与阿拉伯世界保持发展良好的合作关系,要有整体战略。

夏义善:确保能源运输通道安全也十分重要。

徐小杰:我还想说说“走出去”的问题。鉴于有关国家对战略资源区和关键管道的控制越来越严,中国石油工业在实施“走出去”方针方面风险更大,难度更高。但由于我们对世界整个能源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我们在“走出去”方面已取得了很大进展。十多年来,中国石油集团公司、中国石化集团和中国海洋石油公司已经在非洲、中东和中亚及南美地区取得了一批勘探开发和工程技术服务项目。

夏义善:国际能源形势严峻,要有危机感,但也不应悲观。

徐海清:套用一句老话:挑战与机遇并存。

希望中俄油管合作成功

徐小杰:是的。从世界范围看,还有一些薄弱的市场环节可供我们参与竞争。要从国外获得相当数量的油气资源和贸易份额,关键在于制定正确的战略。不久前,俄罗斯出台的《2020年前能源战略》是整体性的、综合的、透明的、与时俱进的,政府高层、能源部门和外交部门协调、合作得比较好。俄罗斯的能源战略,将成为普京第二个总统任期新治国方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徐海清:又说到了俄罗斯。顺便想请两位就中俄石油管道问题谈谈你们的看法。对此,国内媒体曾作过许多报道。

夏义善:坦率地说,过去一段时期,国内有些媒体在报道这个问题时,有点混乱,一些媒体凭主观感觉发表议论和猜测,可能搅乱了不少受众的视线。

中俄能源方面的合作,应该是对双方都有益的事。俄罗斯是我们友好邻国,离我们近;俄罗斯向中国、东北亚地区其他国家输出油气,既可满足这些国家的需要,也有利于俄发展经济的需要。我们对中俄能源合作要有信心。

徐小杰:在这方面存在竞争,但是,只有合作与协调才能促进发展。今后应该加强对东北亚地区各国能源战略、经济发展需要与对外政策的研究。不论从经济发展、市场优势和地缘战略地位等方面看,中国在今后本地区的能源合作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同时,从能源安全的角度看,中国也在积极推进能源的多元化,既然是多元化,就不会倚重某一个地区或某一个国家。我们希望中俄石油管道的成功合作是一个重要的步骤。

徐海清:听了两位的见解,我想,根据国际能源形势的变化及其对我国所面临的能源安全问题的影响,我们需要让更多的国民知道形势的紧迫感,充分认识能源(包括节能)对于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意义。任何漠视、缩小或夸大能源问题的严重性都是不明智的、对我国的能源安全不利的。

 
 
编辑:朱永斌   来源:文汇报  作者:徐海清 
 
 
  • 新一轮西部能源大开发要警惕"穿新鞋走老路"
  • 石油大国伊拉克能源开始短缺
  • 中国与阿尔及利亚签署石油天然气勘探合同
  •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在伊拉克重建中失去了什么?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