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财经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财经新闻|美国经济学家:中国入世答卷堪称"完美无缺"   |体育新闻|[足球]慕尼黑1860队明年访华 将与上海申花交锋   |实用|冷空气25日"光顾"申城    |实用|CDMA抢占市场推出6个月促销   |国内新闻|党报呼吁敢讲真话讲实话 称领导干部要作表率   |体育新闻|[NBA]美媒体:火箭两连败 只有弗朗西斯发挥正常   |实用|上海元旦春节假日排定
美国经济学家:中国入世答卷堪称"完美无缺"
2003年12月24日 13:46
 

东方网12月24日消息: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热立克(Robert Zoellick)在12月18日发表一份报告,称“中国执行世贸决议的缺陷仍然显而易见。”报告公开批评中国入世两年多来没有履行多项入世承诺,比如仍然保持较高的关税壁垒,给予本国产品不公正的补贴以及执行有关法规不够连贯等。热立克报告抨击中国利用税务政策保护本国工业,削弱美国诸多工业在中国的竞争力,从而损害了美国的利益。报告还指责了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和服务业设立关税壁垒,在打击盗版电影、音乐、软件和其它受知识产权保护的产品方面做得不够。

《纽约时报》指出,这份报告给美国共和、民主两党一些批评政府对华政策的议员“提供了弹药”。果不其然,报告一出台,南卡罗来纳州民主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就指责“中国有欺诈行为”,称“中国偷去了市场,而不是赢得了市场”。另一位批评中国的重量级人物、纽约州民主党议员查尔斯·舒莫(Charles Schumer)说,他认为布什政府一直“过于温和地对待中国”(treating China with kid gloves)。舒莫说,“[报告]表明情况相当糟糕。中国想要在世界经济中得到会员国所有的好处,但却不想承担义务。”舒莫和格雷厄姆前不久曾联合另外四名议员在国会提出议案,要求美国政府向中国施压提高人民币汇率,否则将对所有中国商品征收27.7%的惩罚性关税。

中国入世后的总的表现究竟如何?如果想比较公正地评判一个象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入世后在世界经济中发挥的作用是积极还是消极,分析家必须从市场准入与开放程度、进出口贸易结构及相关贸易政策、经济及金融结构等多方面评估。即使如此,对于同样的经济问题,不同的利益集团从自己的立场出发仍然可能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那么,美国独立经济学家如何评价中国入世以来的表现?带着这个问题,《华盛顿观察》采访了华府的独立智库——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

作为因研究中国经济问题而享誉世界的经济学家,拉迪经常访问中国,实地考察那里的经济问题。在过去10周中他已经三次造访中国,对中国经济情况的了解极为翔实。

在接受采访时,拉迪首先表示他不但看过有关美国政府指责中国没有履行多项入世承诺报告的新闻报道,更是通读了热立克撰写的报告全文。然而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专访时,拉迪在评价中国入世后总的表现时只用了一个字:“Perfect”(“完美无缺”)。

“在所有新兴市场经济体中,中国是最开放的国家之一……”

拉迪说,美国政府的这份报告实质上反映了美国因中国在美中贸易中的顺差增长较快而产生的担忧和不满。美国一些主要媒体预计,今年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将达到1,200至1,350亿美元,而2002年中国的贸易顺差才首次超过1,000亿美元。1985年这个数字仅只100亿美元。

“(我们)必须同时看到,今年中国的进口额比去年增长了40%,全年贸易进口增长额可望超过1,000亿美元。中国已经一跃成为世界第三大进口国,仅次于美国和德国。这说明中国的市场开放度很高。”拉迪说。

拉迪对《华盛顿观察》周刊强调指出,“在所有新兴市场经济体中,中国是最开放的国家之一,或者可以说,是开放程度最高的国家。”他说,这一事实已经在很多方面体现出来。首先,中国近年来的全球进口以高于15%的年平均增长率快速增长。进口额由1990年的534亿美元增至2002年的2,950亿美元。他预计今年中国的全球进口额将超过4,000亿美元,首次超越日本。这些都反映出中国经济的开放程度。

另一个评估市场的开放程度的指数是进口比率,即进口额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这个比率越高,市场开放程度也越高。拉迪说,他注意到中国的进口比率从1990年的低于15%增至去年的将近25%。今年则可能超过30%。这一数字几乎是日本的四倍,美国的两倍。

拉迪认为进口关税的保护程度是衡量中国市场开放程度的另一个标志。与加入世贸组织之前相比,中国的平均进口关税率已经降低了四分之三,由1982年的高达55%的关税率降至2001年初的15%。今年的平均关税率已经降至11.5%,制成品的平均关税率仅为10.3%。虽然中国的制成品的平均关税仍然高于美国和其他发达工业国家,但却大大低于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水平。例如,到2005年,各国如约履行世贸组织乌拉圭回合承诺后,阿根廷的制成品平均关税率将为31%,巴西27%,印度32%,印尼37%。而中国已经承诺在2005年把关税削减至9%,这只是上述四国水平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拉迪总结说,从以上三个标准来考量,即进口额与进口比率的快速增长以及关税保护的大幅减少,中国经济可以说是相对开放的。当然,这一结论并不意味着中国不需要继续努力以保证完全履行所有的贸易承诺。

“美方的贸易逆差源于中美之间贸易的结构问题,而非中国的贸易保护。”

拉迪在谈到中美贸易不平衡时指出,虽然中国全面履行贸易承诺对于美国出口商意义重大,但这并不是意味着一旦中国全面履行这些承诺就能够改变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现状。

拉迪说,“美方的贸易逆差源于中美之间贸易的结构问题,而非中国的贸易保护。”

他解释说,去中国投资的海外资本大部分来源于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亚洲企业,尤其那些来自香港、台湾、韩国和日本的企业的在华直接投资约占中国外资总额的70%。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企业一般将其高端产品零部件在中国加工,然后主要出口到美国和欧洲市场。因此造成了中国对其亚洲邻国和地区的贸易逆差,而中国对美国欧洲的贸易保持了相当的顺差。以台湾为例,去年由台资企业加工的零部件三分之二从台湾进口。而制成品最后主要销往欧美市场。其结果是,去年台湾保持了250亿美元的对中国大陆贸易顺差。与此同时,中国对欧美保持了相当的贸易顺差。

另外,与其它亚洲企业不同的是,欧美在华投资所占比例则相对较少。并且,他们投资中国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再出口他国,而是直接在中国销售。以近十年来占据中国汽车市场的大众汽车公司为例,它与上海和长春的中国汽车企业合资生产的大众汽车全部向中国市场出售。面向中国国内市场的生产商一般直接在当地采购原材料。这些都属于结构性问题,是造成中美贸易不平衡的因素之一。

中国正在发挥地区经济“龙头”作用

“在过去25年来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象中国这样如此迅速地提高其在国际贸易体系中的作用,”拉迪说。“与八十年代鼎盛时期的日本相比,目前的中国市场更为开放。”

他说日本国内经济也曾经在六十和七十年代高速增长,并很快在国际市场上变成一个贸易大国。中国目前在全球经济及贸易的增长步伐已经远远超过日本当时的水平。

中国近年的经济发展模式与当年亚洲经济四小龙不尽相同。当时的日本和韩国利用外资发展本国经济极为有限,而今天的中国经济的三大显著特点就是大量引进利用外资、经济和进出口贸易同时高速增长。那么中国经济的这三大特点又意味着什么呢?拉迪认为,最重要的是外资变成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这三个方面相互影响,国外的先进技术和先进管理经验在中国过去20年来的经济发展中发挥了极为重要作用。其结果是,如同七十至八十年代期间的日本一样,中国在区域性经济中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这三个因素相互作用把中国变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低成本制造业基地。不仅生产一些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如鞋、服装、玩具和运动器材,还越来越多地生产家用电器、电脑硬件和信息技术产品。中国近年来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信息技术产品如电脑、通讯设备等的生产国。而导致这些变化的最主要原因则是中国对国外投资的高度开放。拉迪认为。中国正逐渐融入全球制造业和世界经济活动中。

拉迪最后说,他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他认为,中国经济要进一步发展必须尽快建立商业信用体系,更高效地使用现有资金。他希望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更多地关注中国经济、金融业中那些指标性因素,从中国经济长远发展而不是短期效益出发制定有关经济政策。

 
 
编辑:朱永斌   来源:《华盛顿观察》周刊  作者:钟布 
 
 
  • 中国加入世贸两周年:汽车、农业面临更大冲击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