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美发现伊抵抗运动中心 提克里特五大家族是核心   |台港澳新闻|2003年台湾73%上网家庭使用宽频 xDSL成主流   |国内新闻|"12.23"井喷事故遇难者遗体已经确认110具   |国际新闻|美国悬赏抓捕萨达姆12名残余亲信:单价百万美元   |科教卫IT|爱美更要防"牛" 用进口化妆品要当心疯牛病   |国际新闻|英国媒体披露以色列禁止中国工人娶当地老婆   |体育新闻|[NBA]奥尼尔拒绝夸奖姚明 小巨人不理会"激将法"
女演员张钰声称受性暗示 黄健中卷入性丑闻
2003年12月29日 08:40
 

东方网12月29日消息:2003年12月初,女演员张钰向多家媒体声称她手头拥有两盒录音带和其他相关的证据,可以证明著名导演黄健中在2002年6月1日,在黄的家中当着她的面与她的一位“朋友”小霞发生了性关系。

张钰说,她最后决定公开此事的原因,是黄健中在之后的一年多内没有按照“规矩”在其所导演的影视作品中,给她安排角色,“根本就忘记了她和那回事”。

而黄健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那天确实和张钰吃过饭,但喝了两瓶啤酒后他就开始神志迷糊,完全不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

录音带事件

女演员张钰向记者报料,有录音带证明黄健中与她朋友发生了性关系,黄则只承认与这两个女孩子吃了饭

12月20日,女演员张钰向记者报料,她有一盘录音带证明黄健中与她的一位朋友“小霞”发生了性关系,当时她在场。

按照张的说法,2000年春天,她在北京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北影厂)旁边的梦幻红楼酒家(该酒家现在已经消失了)认识了著名导演黄健中。

张说,2002年3月的一个下午,张钰提着价值2000多元的礼品(两条中华烟,两瓶茅台酒等),登门拜访了黄健中(之前由于黄已经把手机和家里的电话号码留给了张,所以两人曾有多次通话)。

张声称在谈话中黄以谈论“房中术”等方式对她进行了暗示,但是黄健中否认了这次会面。

张称,2002年6月1日,张钰带着自己的一个“朋友”小霞来到了黄家中,当着她的面,黄与小霞发生了性关系。张用自带的录音机录下了整个过程。

12月23日,记者(有另一名记者在场)在张钰的车中听到了那两盘她所声称的录音带。

这是一盘极为模糊的录音带,在记者听整个录音的过程当中,如果没有张钰的提示,听者基本上不会注意到其中的一些声音以及它们所代表的事件。

尽管如此,记者还是不能很清楚地听清楚录音的内容,整个录音时间将近1个小时,中间极少有双方的对话,在录音的开始有流水的声音,在这之后就只有几句一些比较模糊的男女对话,可以听出在整个过程中,男声出现的时间并不多,几乎没有怎么说话,比较多时间出现的是依稀可辨的物体碰撞声,除此之外就基本都是嘈杂的空录声,只是在结尾的时候有相对清晰的男女对话。

当记者对这盘录音带的内容表示有一定怀疑态度的时候。张钰有些着急的说:我们现在用这个听当然不是很清晰,但是如果需要,我甚至可以自己出钱拿到公安机关做鉴定,到时候谁想赖也赖不了。

但是,在接受采访时,黄只承认与这两个女孩子吃了饭,而吃饭之后的事情,他“完全不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

在张钰手中还有另一盘录音带,是2003年7月29日双方见面并争吵的内容。

而黄健中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则表示,如果有人用一种卑鄙的手段向他要挟他绝对不会妥协,并会勇敢直面。并就事件向记者做出了四点说明:

“一、我平时喝五六瓶啤酒属于小菜一碟,但和张钰在民宝火锅城吃饭时,喝了两瓶啤酒就开始神志迷糊,我完全不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二、如果真的发生了张钰所说的那些事,我会向组织上作检讨,承担一切责任,而且我爱人已知道了这件事;三、尽管张钰曾用所谓2002年6月1日的录音带要挟过我,但是我还是要劝她学好,要挟是绝对不会得逞的,黄健中不怕威胁;四、我不会跟她打官司,那样只会让她出名。”

就神志模糊问题,记者曾问,是否有可能被人下了药?黄健中说,“我没有证据不能乱讲。我只能描述自己知道的状态。”

黄是否曾有性暗示

张钰称第二次见面时黄健中对自己进行了性方面的暗示,黄坚持对这次会面没有“任何印象”

黄健中并没有否认与张钰相识,两人对相识过程的回忆包括见面次数差别并不是很大,但是张钰声称在2002年3月到他家里拜访,却完全被黄否认。

而张钰声称就在这次见面中,黄对她进行了性方面的暗示。

张钰的版本是,在梦幻红楼酒家首次相识,黄健中就把自己家中的电话和手机告诉了她,一年后为了拉关系,她开始与黄联系。

一直到了2002年3月的一个下午,张钰第一次到了黄家。“这是一次让人脸红的遭遇”,张后来形容道。

按张钰的说法,黄健中在简单的打量之后,很快就认出了她,并回忆了当时相识的场面。那天,张钰并没有提出要上角色的要求,黄健中也热情地接待了她,在两个多小时的聊天中,黄健中“说起了自己拍片的一些故事,其中还讲到了一些女演员将自己的隐秘感受都完全讲出来,还由此说到了古代帝王的养生之道,如采阴补阳之术等……”

张认为这些就是所谓的暗示,在影视圈呆了这些年的张钰自称,并不是不能接受一些出格的事情,因为这在她看来并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和一个可以做她爸爸的人发生一些事情,她不能接受。

虽然张有如此详细的回忆,但是黄健中坚持对这次会面没有“任何印象”。

所以这次见面,包括所谓的“暗示”,只是张钰单方面的说法。

两瓶酒与神秘“小霞”

张钰称第三次见面时黄健中把自己和“小霞”带回了家,且与小霞发生了关系,黄称那天神志迷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钰自称有一个“朋友”———业余演员小霞。据她说是一个外形漂亮性感,却又事业失败的女孩。

张钰说,她请小霞吃了饭(并在事后送给她一条18k金项链),之后便提出了要求,“我跟她说,陪黄健中上床可以帮你今后多上戏,她也就同意了”。

至于这个小霞,黄健中并没有留下任何特别印象,他只记得是有两个女人和他一起吃了饭。

2002年6月1日在民宝火锅城,张钰约黄健中吃饭,对此黄健中解释说是看张钰打了很多电话给他,觉得“年轻人都不容易”,才同意了。

那天,在餐桌上,除了吃火锅的一些东西外,好酒的黄健中要了一瓶干红和一瓶啤酒。

这两瓶酒是整个事件的一个关键。

因为黄健中接受采访的时候回忆道,那天他确实赴约前往,但是在吃饭的期间有两度离席去卫生间,回来之后就意识很模糊,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而他平时的酒量却是五六瓶啤酒一点事情没有的。但是对于是否有人在饭菜或酒里面做了手脚,黄健中说,“没有证据我不能乱讲,我只能描述自己知道的状态。”

据张说,饭后3人坐着她的车来到了黄健中北影厂的家中。为了证实此事,张钰对黄健中家中的摆设,向记者做了详细的描述。

按照张钰对后面发生事情进行的陈述:在黄冲澡时,张钰和小霞则在卧室等他。此时,张钰便将一直藏在身上的录音机按好录音键,放在了卧室的床头……

之后的事情如同一切庸俗小说描述的那样,但是张钰事后否认自己和黄健中发生实质性的性关系,“最多只是被摸了几下”。

张钰还回忆起一个细节,在“完事”以后,黄曾问“要不要给小霞钱?”

不光只有黄对小霞的身份和职业有猜测,知道此事者都不明白为何这个“神秘人物”会如此爽快地同意“献身”。

至于小霞是否系肉体交易的从业人员,张钰只是说,其他时间小霞干什么她不知道,但是就和她本人的相识来说,小霞是演员,零星有一些广告片约她,但是事业很不顺利。

在北京混了几年,仍然事业无成。小霞已经于今年回到了四川老家,张钰拒绝透露此人的任何联系方式。

12月25日,记者在采访正在四川的黄健中时,黄健中坚持说“我完全不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

他还说:“我爱人知道这事后,还劝我说这种女孩太多了,叫我别太善良了。从那之后,我再不和陌生人喝酒,后怕!”

对于黄的酒量,从23岁起跟着黄健中拍戏的导演郭靖宇说,“老头是很豪爽的一个人,但就是好酒,尽管酒量不错,但是酒后有的时候会乱说话。”

对黄健中关于神志模糊的回应,张钰显得十分不屑,“神志迷糊?尽管录音带很模糊,但我们可以请公安机关来给录音带做鉴定嘛,听听他当时是不是神志迷糊。神志迷糊能那么清楚地说话吗?能调戏我们吗?”

张钰的动机

张钰认为上床是上戏的“必要”准备,是圈里的规矩,黄健中则称两年多戏里不用张钰是觉得她不正

据张钰说,在一直没有得到机会之后,她决定要向黄健中暗示有这盘录音带的存在。

2003年7月29日,张钰再次将黄健中约出准备摊牌,同样,这次的会面,还是有录音机为伴。在这次的录音中,里面只有两个角色,张钰以及一个自称黄健中的男人。

在录音里,张希望自称为“黄健中”的男人“考虑清楚”。男人则再次表示不怕威胁,说“你要是这样和我说话,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我黄健中不怕威胁”。

在张钰看来,2002年6月1日的这盘录音带理所当然是要求黄健中让她上戏的一个砝码。且除此之外,她还告诉记者说当天她还收集了更重要的证据,她说“和这个证据相比,录音带不算什么”。不过张钰也承认,黄健中事前事后从没有向她提过类似要求,更没有明示交易这一说,上床是作为上戏前期的一个“必要”准备工作的想法,也就只是她个人的推测。

但是张钰的说法是,“这还用说吗?圈里都是这样。这种规矩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再说,我能在上床前问他,是不是上了床就能用我?这也太可笑了。”

而黄健中这样解释不用张钰的原因:首先定什么样的演员并不是完全在导演个人,而且觉得她还是在威胁。

两年多为什么在戏中从来都没有用过她,就是觉得这个女孩太工于心计了,不正。

8月5日,两人在蓟门桥附近的鄱阳湖酒楼吃了顿饭。黄健中说之所以答应此次吃饭,是为了送张钰一本书,让张钰了解自己的为人。这天黄健中送给了张钰一本记录自己20年艺术人生的书———《风急天高》。

圈里是否有“潜规则”

张钰称公开此事就是为了表明女演员不是任人宰割的,黄健中称自己是不小心一脚踩在牛粪上

对于女演员以此“要挟”导演的现象在圈里是否普遍的问题黄健中说,“我接触的圈子相对有限,我是个兢兢业业做事情的人。但凡我知道的剧组和我呆过的剧组风气都特别正。我一生光明磊落,连荤段子都不会说。”他还说,曾经也有一位女演员想这样设计要挟他,但是被他识破。

张钰则说,她非常清楚公开此事的影响,“我知道大家会怎么评价,肯定会有很多人骂我。但是……凡事都有利有弊吧。”她说公布此事,就是要给那些对自己行为不负责任的人看看,不要以为女演员是是任人宰割的。

对于此事,黄健中说,“我今年63岁了,年轻的时候都没有闹过什么绯闻,现在不小心一脚踩在牛粪上,真是让人没有办法接受。”

郭靖宇说他不相信黄会做这样的事情,他又主动打电话给记者说,如果有这个事情,那肯定是个圈套。

马秉煜,北京电影制片厂原副厂长,在记者采访他的时候,在听了记者的初步陈述后,他打断说,“不可能,健中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认识30多年,觉得他一直为人很好,很正直,而且和他太太感情也非常好。如果真的有这个事情,这肯定是有预谋的,是圈套。”

而对于张钰,目前和张钰在同一剧组拍戏,认识她半个月左右的屈小路说,张钰是个很热情人,很关心其他人。而该电视剧何洪港导演则说,初步感觉她性格还可以,到目前合作还比较愉快。

一位名叫司兆光的制片人认识张钰已经有半年以上,他说张钰属于北漂一族,生活都很辛苦,很艰难,张钰来北京已经有好几年了,能够坚持到现在算小有成就了。除了脾气比较急躁,别的也不是太了解。

记者和张钰接触期间,正好是张铁林和周璇之间的案子判决前后。当记者谈到这个事情时,她反复打听周璇事件从开始到现在的处境,尤其对周璇的片约有否增加表示了很浓烈的兴趣。此外,她还一直打听周璇的相貌和身材等等情况。张钰始终不能理解黄健中为什么不用自己,她说,“我就不明白,长相身材都挺不错,为什么黄健中就是不用我?”

 
 
编辑:泓影   来源:新京报  作者:吴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