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首页>>要闻
诺贝尔“三高”抵达上海

2001年6月27日 08:52

上海报道:三位诺贝尔奖得主今将出席“东方论坛”

就在三大男高音放歌北京之后,三位诺贝尔奖得主昨天傍晚悄然到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他们将应邀出席于今天开幕的“东方论坛”,并携手为复旦大学师生送上一顿生命科学“大餐”。

昨天17时40分,刚出机场大门的三位教授面对闪光灯和鲜花,露出一丝惊讶,显然没料到会受如此“礼遇”。在听完记者的自我介绍后,他们一边热心地同记者交换名片,一边对镜头展露笑容。

“这是我第一次到上海,但我没有一点陌生感。”麻省理工学院的菲利普·夏普教授是“三高”中个子最高的,他因为发现“断裂基因”获得199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说:“因为我好几位同事都来自上海,他们的开拓精神令我敬佩。”

迈克尔·布朗与约瑟夫·戈德斯坦1985年双双走上诺贝尔领奖台,此刻他们又一同来沪参加“东方论坛”,报告有关胆固醇新陈代谢和心脏病的最新发现。“我们已经做了30年搭档了,彼此配合十分融洽。”布朗教授笑着告诉记者。一头灰发的戈德斯坦则补充道:“并不是说没有争论。我们常常为各自的论点争得面红耳赤,但这也是两人锐步前进的原因。”

在驱车前往宾馆的途中,三位教授时而感叹“上海满眼都是绿色”,时而指着杨浦大桥高声说:“这可真像波士顿。”他们一路上谈笑风生。戈德斯坦教授望着窗外的景色说:“上海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地方,我希望能同这里的科学家保持长期合作。”

来上海前,三位生物医学界泰斗刚刚在北京大学发表了主题演讲。“有学生问我为什么会得诺贝尔奖。我把那归功于幸运———就像一条流水线,我只是最后组装者。”夏普教授开了一个谦虚的玩笑。在谈起中国科学家尚未问鼎诺贝尔奖时,他一脸认真地说:“这是一场百米冲刺,大家都在努力。你想赢,别人也不想输。中国科学家应该继续脚踏实地,终会有收获的那一天。”

布朗与戈德斯坦教授也十分赞同这个观点,“中国是个非常有希望的生命科学研究基地,中国科学家也属于世界顶级之列。只要再经过10年至20年的基础研究建设,一定能在重大领域取得突破。”

北京报道:诺贝尔“三高”登长城叹壮观

近日北京媒体有两个“三高”之说,一是指三大男高音放歌紫禁城,另一个则指出席在北大召开的21世纪生物科学前沿论坛的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后者受媒体关注的程度虽不及前者,但身在北大你无疑能感受到很强的“追星”热,接连3天晚上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专场报告,听众爆满,现场提问交流的气氛异常热烈。对北大学生的表现,昨晚刚做过报告的夏普博士十分满意,在今晨去八达岭的汽车上,他对随行的本报记者说,他们在美国接触到不少优秀的中国年轻学者,一打听其中不少来自北大、清华,现在到了北大和学生一交流,果然名不虚传。三位大师还对北大学生的英语能力表示惊讶,他们不但都能用很熟练的英语提问,而且每当报告中涉及到一些俏皮话时,下面听讲的学生都会发出会心的笑声。

为了今天的长城之行,三位学者特地买了登山鞋,他们3人的年龄加起来虽已近180岁,但爬长城的速度一点不输于旁边的年轻人。刚过完60岁生日的布朗博士显然为长城的壮观所吸引,不停地选镜头拍照。

一路上,记者抓住难得的机会作了采访,当问到一个科学家应该做哪些准备才有可能问鼎诺贝尔奖时,他们的回答几乎是一样的:在诺贝尔奖的历史上几乎没有一个人是为了获奖而去做某个工作,几乎所有的获奖工作都是出于对自然现象探索的兴趣,如此不断做下去水到渠成才有可能得诺贝尔奖。

戈德斯坦博士风趣地说,这几天他们在北京也能感受到申奥的气氛,奥林匹克与做科学完全不一样,奥林匹克比赛就是为了拿金牌,而做科学完全是出于科学家对自然奥秘探索的兴趣,拿诺贝尔奖只是这种探索的副产品。

武汉报道:赫克曼说要尊重并敢于挑战“权威”

昨日上午,2000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之一赫克曼教授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接受记者专访时指出,开放式的讨论、广泛地思考和批判、创新观点,而不一味地遵循权威的观点,才是一个学者进步的阶梯。

赫克曼教授从1974年至今一直任芝加哥大学教授,因在微观计量经济学领域提出“分析选择性抽样的原理和方法”而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麦克法登教授共享2000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

23日晚上,他应邀赴华中科技大学讲学。24日,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起了自己对“权威”的见解。

赫克曼教授认为,人们应该尊重权威,但不能盲从权威;真正的权威应善于交流,并敢于面对挑战。他说:“我第一次到芝加哥大学,在1973年,我就敢于与著名的经济学家费瑞德曼教授进行广泛的讨论和交流。我发现他很开放,善于交流自己的观点。在芝加哥大学,每个人都非常具有批判的眼光,敢于发表并交流自己的观点。”

赫克曼教授诚恳地指出:“中国学术界有点沉闷,非权威不愿意批判,权威不愿意接受批判。在我看来,没人向我挑战才是我最大的危险,这意味着我已死亡!挑战是我人生的真谛!”

赫克曼教授还就我国的经济学研究提出了一些建议:“从事经济学研究,除了必须要有开放的思想外,掌握数据是很重要的。中国在收集数据、分析问题方面存在不足。一定的科学、数学的专门训练对研究经济学是有用的。”

如何合理计算教育投入及收益,以制订有效的教育政策,使人们接受更好的教育,是当前的一个比较迫切的热门课题。赫克曼教授认为:“一个人要读书,就会考虑教育成本与教育回报,也就是说,对一个人而言,花多少钱读书才是划算的。所以,教育政策的制订者应该正确估计,每个人愿意为教育出多少钱,科学家应该研究出一种更为准确合理的计算方法。”他同时指出,目前,世界上许多估算教育成本及教育回报的方法有误,从而导致带来教育政策制订的失误,他相信教育大国的中国学者们在这一方面将有所建树。

 选稿:钟山 来源:文汇报 作者:张咏晴 王勇 江世亮 姜诚 周前进 
      关闭窗口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