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首页>>新闻速递
航空公司竟将乘客“视若无物”

2001年8月18日 20:53

航空公司对乘客“视若无物”、空中小姐态度欠佳、应急处理措施滞后……有谁相信,北京至拉萨,虽然直线距离只有4400多公里,但是从8月17日9时50分至今天8时16分,记者竟然经历了一次长达20多个小时的漫长旅行。

神秘的西藏,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8月17日,记者随中国科学院赴西藏参加定于今天开幕的“西部开发与西藏发展战略高层研讨会”。起个大早赶到首都机场,显示屏上原定于9时50分起飞前往拉萨的4112航班竟然“变更时间”为12时50分。左等右等不见起飞,进入贵宾室休息的中科院院士孙鸿烈找来西南航空公司的代表询问,回答是因为天气原因无法起飞。

乘客们只好在机场等待。等啊等啊等,谁知又有通知:飞机要推迟到14时起飞。究竟是什么原因延误,没有人正式出面解释。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最后,翘首以待的乘客们终于在15时左右迎来了飞机。16时30分,飞机一跃而起,直指蓝天,大家舒了一口气。

经过2个多小时的飞行,即将降落成都双流机场时,机舱里传来乘务员的声音“请前往拉萨的乘客带上行李到候机厅等候。”18时40分,飞机稳稳停靠在停机坪上,谁知机场大巴却将乘客直接载往民航宾馆。地面人员撂下一句话:今晚就住这,明天才能进藏。

刚才还说到候机厅等候,现在却又被拉到民航宾馆住下……面对航空公司一系列不负责任的举动,乘客们终于忍无可忍,纷纷提出质疑。

“既然早就知道头一天晚上飞机没有到北京,你就应该提前通知乘客,何况我们是团体订票。”中国青藏高原研究的开拓者之一、进藏20多次的“老西藏”孙鸿烈说,“特别是乘务员态度也太差,我坐过国内大部分航空公司的飞机,但是还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乘务员发餐盒时,把两份餐盒往靠过道的桌子上一扔,就不管了;而飞机要降落时,竟然以命令式的口气喝斥乘客‘哎,把安全带系上’、‘把椅背靠直’。”

“我们是前往西藏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到了双流机场才说今天不能进藏,只好紧急通知自治区方面,这不仅打乱了整个会议,而且影响了自治区的安排。为什么不能早点实话实说,利于我们做出安排呢?”孙鸿烈提出了质疑。

有乘客和拉萨方面取得联系,从成都前往拉萨的几班飞机都在8月17日正常起飞进藏。西南航空公司驻首都机场的代表为什么要说是天气原因?西南航空公司运输服务公司值班经理唐卫东解释说,从北京飞往拉萨的飞机,一般是头一天晚上先从拉萨飞到北京过夜,然后次日上午运送乘客前往拉萨。航班之所以延误,是因为飞机在拉萨出现了机械故障。究竟是天气原因,还是机械故障?不言而喻,说法自相矛盾。

“莫名其妙,莫名其妙。”北京乘客刘燕华说,“我们是被莫名其妙地拉到宾馆来的,这种态度就极其不负责任。这条航线可是窗口航线,每年吸引着无数海内外游客!”

在西藏工作的肖作敏说,拉萨航线由西南航空公司独家运营,不少旅客早对这条航线的服务态度感到不满,但是这种局面至今没有改变。

“这条航线不论出现怎样的情况,航空公司都应该有应急计划,启动备用飞机。从上个月起,北京至拉萨的航线已由每周两班改为每天一班,如果再遇到类似的情况,航空公司将如何处置呢?”

……

8月17日夜,203名前往拉萨的乘客滞留成都。记者了解到,河北河间市米格庄镇马村的温继彦带着9个半月的小女儿进藏探亲,丈夫8月17日8时就从拉萨市区去了贡嘎机场,谁知满怀的喜悦却变成了漫长的等待,直到19时许乘客被拉到民航宾馆后才获知飞机无法进藏,那时,已经没有班车回市区,他只好在机场过夜,等候妻女。

教育部的骆桂明说,他的一位同事已经先期进藏,部分行李由他们随后携带,而电话联系得知,那位同事已在拉萨感冒,航班延误使同事无法及时换上防寒衣物,而感冒正是高原上最忌讳的事情,严重的可能引发高原肺水肿或脑水肿,甚至危及人的生命安全。

编辑:赵师谊  来源:新华网 8月18日 作者:李斌 
    • 767成了737 杭州一市民投诉航空公司
    • 国家空管委:依法加强航空管理工作
    • 关闭窗口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