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首页>>要闻
新丝路大赛被人操纵?

2001年8月18日 21:22

东方网8月18日消息:这两天,随着数家报纸报道的“众落选模特联名上书爆黑幕”的消息,使得有“规模最大”之称的2001新丝路中国模特大赛广东分赛区选拔赛备受瞩目。一家报纸率先爆出惊人报道:“有落选模特称,承办方唯雅公司负责人黄铭的多名女友全部进入了决赛,一位被取消参赛资格的选手张某投诉黄铭企图用迷药迷奸她……事情真相究竟如何,记者花了数天时间,对涉事各方进行了周详的采访,其中不乏全新的但令人惊讶的情况。

黄铭:姜某不是我的女友 李小白:有人应该正视问题

当一家报纸率先刊出“女朋友”“迷药”事件时,正在发烧中的黄铭当夜接受了记者采访。他看上去一脸无辜。对于这次“绯闻”,他摆出选拔赛的十个评委名单,一个劲地说:“你可以问任何一个评委我有没有叫他们特别关照谁?新丝路总公司的人员和律师一直都追踪监督,我保证比赛是公平公正和公开的。我一个人能够左右十个评委吗?这些评委是唯雅和新丝路共同敲定的。”记者请求看选拔赛评委的记分原件,唯雅的工作人员立刻拿出密封的十叠评分文件让记者查看。

在女朋友姜某某的问题上,新丝路老总李小白和唯雅老总黄铭的说法简直是“针尖对麦芒”。李小白在接受采访时说,黄铭确实问他能否让女友不参加广东赛区的选拔直接进入全国决赛,他当场明确表示不能,而且一定不能在广东赛区参加比赛。但是当记者向黄铭求证这个问题时,他又强调:“她只是我的朋友,但不是女朋友。而且当时我也没向李小白提出无理要求,只是问他能不能让朋友参赛,他说没问题。”而且黄铭作出新决定:不再退出“出品人”的职务。他说,这是整个组委会的决定,因为越是躲避,越是授人以柄。他们还拟出了一份追究不实报道和个人的严正声明。

李小白在北京听到黄铭的说法后态度依然“强硬”:“看来我和黄铭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我愿意接受调查。”他说,就“绯闻”一事,他已经要求黄铭他们作解释。为了维护新丝路的品牌,他们要拿出让方方面面都满意的说法来,黄铭应该只有两种作法:一,如果姜某某不是自己的女朋友,那就调查出选手们的反应是怎么来的;二,是女朋友,他得向选手们证明不会影响大赛的公正。如果既是女朋友,又影响了评选,那问题就严重了。

“多名女友”是哪些人? “迷药”言者是何许人?

为了弄清楚“多名女友进入决赛”、“女友和哥哥双双进入决赛”和“迷奸”等问题真相,记者采访了一些模特,发现“多名女友”暂时落实不到哪些人身上。一位被传为“黄铭女友”的选手熊某说,认识黄大概半年吧,算是邻居,参赛也是因为有一天在发廊洗头碰到黄,他说有这么一个大赛,叫我参加,试试运气,但她根本不知道黄是组委会关键人物。而落选模特们议论的那一对双双入选的肖氏兄妹,其实已经在初赛时就被淘汰了。

那个爆“猛料”的叫张某的女模特引起了记者的极大兴趣。有报道说,记者见到她时极富戏剧性:当记者正和本届大赛新丝路方负责人董姗交谈时,该女子风风火火地闯入,直呼董女士“干妈”;而董女士明显不想见到她。该女子却自顾自地嚷:“我就是要他好看。我刚来时,他说我是李小白的间谍,还说我只要是跟他好了,就可以让我当冠军。我才不呢!谁知道这家伙居然用迷药迷晕我……现在他要把冠军给别人了,我要让他没有好日子过……”

董姗女士觉得,张某倒未必是冲着记者去的,因为她那段时间几乎天天在她们入驻的那家酒店出现,对她们的房间号摸得一清二楚,经常没事就会冲进去,见谁都“胡说八道”。

怎么个胡说八道法?记者在其他人那儿听到了另一些说法:“张×第一次培训到一半就跑了,60名选出来以后又跑回来要求继续参赛,被拒绝了。”一位负责培训的先生说。

唯雅的一位工作人员和另一模特大赛负责人的说法不谋而合:“张某曾经打电话给董女士说她在北京被人绑架,要她男朋友罗中旭拿1亿5千万来救她。”一位男模提起张某就皱了皱眉头,说她自称被绑架,不过男朋友又换成了“周星驰”。

评委兼摄影师谢墨给张某拍过写真,他说张某没跟他说过“迷药”事件,但觉得她最近情绪有点不对头。“可能是身体不太好,精神受了些刺激吧。”

评委区志航说,张某半年前就跟他说“黄铭想要迷奸她”,但她却什么证据也拿不出。

一位给张某打过电话的记者说,2001世界精英模特大赛中国选拔赛华南分赛区决赛当晚,张也去了,她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自己跟保安打架,要记者打电话给她的“王姓男友”,请他赶紧来。后来这位姓王的先生说自己不是她男友。记者想见见她,王先生说:“你不能见她,见她会很麻烦。”

记者这两天几乎一直在拨打这位张某的电话,但她的手机总是处于“贮值卡费用不足以通话”的状态。

大赛合作有矛盾 问题背景变复杂

在本次事件中,记者发现唯雅和新丝路这两家主办单位闹起了矛盾。

李小白对分赛区组委会有三大意见:“一个推迟”,分赛区决赛时间由8月6日推到了25日;“一个换场”,决赛场地由长隆换到了花园酒店;“一个不落实”,全国准决赛至今还没落实到广州。

唯雅项目总监温先生则表示:唯雅处于很无辜的位置。他说,这次大赛“唯雅”用5万现金和10万实物把“新丝路”广东分赛区的项目独家经营权买下来,到现在已经投进去100多万现金,包括用于选手的吃住行、花絮制作、广告投放、培训、交通和新闻发布会等方面,比如普通导师一个上午的培训费是6000—7000元,国际著名化妆师更高达15000元,而工作人员的来回机票甚至机场建设费50元都是唯雅出。

那长隆为大赛提供的“商业赞助”呢?温先生说,赞助是以实物形式进行的,不足部分以两晚彩排、一场广东赛区决赛和一场全国半决赛共4场晚会的门票分成来补偿,可是现在演出场地换了花园酒店……记者问是否意味着严重亏损?温先生点头默认。

为什么比赛会一推再推,而且连场地都要换?唯雅公司上下提起这个问题显得相当愤怒。黄铭道出换场地和比赛推后的隐情:前期一直合作得很好,和“新丝路”总公司的矛盾开始于7月。当时总决赛晚会设计师联系不上,他们认为他们选的更能体现“新丝路”的风格,我们接受了。我们也想通过这样把门票分成的一部分流到总公司,而且那个设计师的想法很好,如果按照原来的80万制作费可以拿下来的话。但等7月中旬我们看了效果图,敲定方案后,怎么找那个设计师都找不到。我们没法做推广活动,20多天以后她回来,带来制作费高达130多万的晚会方案。更是承担不了。

李小白听了唯雅的说法直呼“奇怪”,他说,在制作上,唯雅是甲方,他们可以选择任何一个人去作导演,而不是由新丝路决定的。设计师来广东有第一次设计和第二次设计,有一段时间拿方案回北京做工作。黄铭对此清清楚楚,他可以不要他,可以重选,而且这个人分文不取。唯雅拉的赞助已经不少了,而且光模特报名就收了30多万,当然应该自负盈亏。

那赞助方长隆是否算毁约?温先生连连说:“长隆是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

对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长隆华总也觉得一头雾水:“我们没有跟唯雅解除协议,决赛我们还是将提供赞助。”至于当初长隆不让唯雅进入夜间动物园搞舞台准备的传闻,华总坚称“没这回事。”。不过,华总口气里透出这次事件对自己品牌受影响的担心。

记者在采访中,又意外听到原大赛的赛务总监秦晓毅向媒体主动提供了“绯闻”事件线索和匿名信一事。唯雅公司听说了这件事后气愤地表示,秦晓毅原先在大赛前期参与了一些工作,后来因为拉参赛模特出去“试镜”、“商演”,组委会决定不再让他担任赛务总监的职务。“当时他在商业利益方面对我们有意见。”唯雅肯定地说。

记者找到秦晓毅时,又听到了另一种说法。他说,当时他确实是大赛的赛务总监,但是看不惯他们的做事方式,所以大赛开始一两天就退出了。至于什么方式他看不惯,他说:“当时他们要我坐班,但我还要负责新丝路在广州的日常工作。”至于他拉参赛模特出去商演的事,秦晓毅说,他拉的是新丝路推荐过来参赛的自己的模特,这不违反规定。对向媒体“报料”的事,秦晓毅说他也是偶然情况下在娱乐场所碰到两位本来不认识的落选模特,听他们说了一下模特们的议论而已,当时只是向一家报纸记者提供了落选模特的电话号码。

当记者向李小白求证这个问题时,李小白说:“我们也反对有人把模特拉出去搞商演,也听说有人在这样做。但不知道是不是秦晓毅这样做。”他说,秦晓毅和唯雅方面在合作过程中有些矛盾是正常的,但唯雅说把他“开除”之类的话就可笑,“他们跟秦晓毅有合同吗?他们给秦晓毅工资了吗?”李小白跟记者直言:他觉得老有人在转移媒体的注意力,而不去解决目前的主要问题。那他认为的主要问题是什么呢?李小白说:“解决好绯闻问题。我希望某些个人能够拿出勇气来,要么承认错误,要么给出合理说法,挽回新丝路大赛的声誉。”他对记者追问唯雅和新丝路之间的矛盾很不满意,在他看来,这又是有人在转移注意力。有关秦晓毅的一些问题他也不愿意回答,认为“与这次事件”无关。

编辑:商量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郑洁 任可 汪林 
      关闭窗口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