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新闻记者回顾


新闻内幕

记者“转会”创天价:3个月 300万?
——从“李响转会事件”看中国体育新闻业的走向

在世界杯预选赛亚洲足球十强赛开赛前夕,中国新闻界爆出特大新闻:湖南《体坛周报》老总怀揣300万元人民币,南下广州“策反”广州日报报业集团所属《足球》报年轻女记者李响跳槽。据说,这300万元只是李响3个月的薪水,可谓中国新闻史上闻所未闻的“转会”天价,一时激起轩然大波。

李响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我和李响非常熟悉,她的确是一个聪明、好学、勤奋的女孩,但决不是传说中的美女,更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善于交际。她真的只是一个平凡女子。无怪乎很多不熟悉李响的人前几天看了上海东方电视台《唐蒙视点》的节目,惊呼:原来这就是李响啊?!

早先我在《足球》报实习时,李响还只是《广州日报》社会新闻部的一个普通记者。李响毕业于北京大学,本科读的是英文系,后又加读了两年中文系研究生。她是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启动“人才工程”后大量引进的高学历人才中的一分子。

在以男性为主的体育新闻界,采访像米卢这样的男性焦点人物时,年轻貌美的女记者往往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也符合“异性相吸”的自然原理。《足球》报的老总很早就认识到这一点,于是,当赫赫有名的“神奇教练”米卢刚登陆中国的时候,就及时推出了年轻女记者任田。任田精通西班牙语,又是一个非常善于交际的活泼女孩,米卢非常欣赏她,故而两人建立起非常融洽的工作关系。可由于种种原因,任田很快离开了《足球》报,“转会”到《南方体育》报工作。以后,终因报社压力和她本人对足球运动的“不来电”而离开了体育新闻领域。她现在快乐地供职于《南方都市报》娱乐部,采写她所喜欢的电影娱乐新闻。

不知道任田和《南方体育》报的领导听到“3个月300万”这个天价后,会作何感想。

失去任田之后,《足球》报立刻从母报《广州日报》调来了精通英语的李响。当时,为了采访米卢,我奉命在昆明海埂足球训练基地恭候李响的光临。也就是当李响第一次为《足球》报工作时,我成为她的同事和朋友。那时李响一点也不懂足球,更谈不上喜欢。据她自己说,在这之前连一场足球比赛都没看过,当然就更搞不懂什么叫“射门”、什么叫“越位”了。可在海埂短短几天的接触中,我就意识到,此人必成大器,因为她很努力也很虚心。

据说,李响先前和米卢在北京吃过一顿饭而相识,而从那时起就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记得当时我们在海埂基地打乒乓,米卢和李响赢了总要礼仪性地拥抱庆贺,我还拍了不少照片。可是后来都不知扔哪儿了。现在听说香港媒体悬红10万元买一张他们两人的拥抱照片,还真有点惋惜。这当然是题外的玩笑话了。

李响成了米卢的代言人

两年来,李响成了米卢的唯一代言人,《足球》报也因此获得了不少独家内幕消息。应该说,这是新闻界一次非常成功的公关运作。但圈内却因此把《足球》报定性为“保米派”,讥讽李响的各种文章也不时出现在传媒上。这些讥讽有时甚至带有明显的人身攻击,但李响对此却不作任何反击。她说她只是安心、努力地从事她自己的工作,仅此而已。事实上,李响也乐于坦率地告诉大家,她与米卢私人关系非常好。这大概也是李响能在很短时间内成为一个名记者的重要原因。作家洪峰在《8.25长镜头》一文中这样说:“我的钦佩来自于这个记者以平常的微笑和坦然的文字表达了自己的职业素质。”即使是作为竞争对手,也对李响的这种敬业精神肃然起敬。《南方日报》8月29日发表文章《向李响记者致意》:“向李响记者致意,只为她敬业进取的精神和以无言对抗无趣的心态。他们所具有的或许正是我们所缺乏的。”

这次《体坛周报》以高薪成功挖走李响,成为轰动中国体育新闻界、乃至中国新闻界重大事件,这其中有着深刻的行业背景和内涵。其实,这两年间,放出风声要挖李响的媒体大有人在,如《体坛周报》、《南方体育》报、《羊城体育》报都曾动过这样的脑筋。我一直认为,中国体育新闻的市场化运作,远远走在了中国新闻界的前列。以《体坛周报》和《足球》报为金字塔尖的体育媒体,市场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即使是这两家龙头老大,也常在各自的报纸上相互攻讦。

中国足球运动进入职业化以后,成功地培育出一个巨大的足球市场,新闻媒体也因此得益。就拿《体坛周报》来说,当初创办时就那么几个人,由湖南省体委主办。而湖南既算不上体育大省,和足球甲A、甲B也沾不上边。但却在短短10年中,《体坛周报》就发展成为年创利5000多万的强势媒体。由于体育领域相对受到政治因素影响较小,人民群众也普遍欢迎,故而体育媒体能够冲在媒介市场的最前列。但当体育媒体获得巨大利润的同时,所受到的市场竞争的压力也就最大,而这些压力往往都由体育记者们承担。这也从根本上改变了“无冕之王”的种种恶习,使得体育记者不得不低下头去求采访者,有时甚至还要充当“狗仔队”的角色。当然,这实际上是回归到新闻记者原来的生存状态和社会地位。因此,体育新闻界不仅早已摒弃了“红包”记者、“后门”记者、“官爷”记者,而且还必须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当然,体育记者也因此最早享受到竞争的乐趣,体现出自身的价值,得到了高额的回报。

《足球》报打造李响的接班人

“李响转会事件”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产生的,它可以说是中国体育媒体从业人员的市场价值从根本上得以确立的标志,也必将影响到其他新闻从业人员今后的市场价值。

当然,在此很有必要澄清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李响的“转会”价格远没有达到“3个月300万”。虽然我很清楚她所得到的确切数字,但这是她的个人隐私,理应得到保护。我只能说,非但达不到“3个月300万”,甚至连“3个月150万”也不到。当然,她每月的底薪达到了一般编辑、记者的10倍左右。另外,“转会费”的确很高,但并不是高得难以想象。

她在“转会”合同上签字的前一天,我恰巧在《足球》报碰到她。她手上拿着一个金壳的NOKIA8250手机,她说是刚刚买的。我也特喜欢这一款式的手机,知道这款手机的价格不过2600元左右。可见李响的钱也没有多到哪儿去。听说她为《体坛周报》工作三个月之后,有可能去美国继续念书。同时,她签字的时候,也注明了她的主要身份是新浪网的记者,其次才是《体坛周报》的特约记者。

事实上,李响在《足球》报所获得的待遇和地位已经很高,基本月收入在万元以上。据说《足球》报为了挽留她,还许以副总编辑的职务。李响在和家人商量之后,予以婉拒。不久,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发表声明,表示从未用类似的方式进行挽留。该集团认为,李响所获得的市场认定,也是对《广州日报》人才工程的高度认定,而像李响这样的人才,在该集团少说也有二三百号。

有意思的是,李响前脚刚走,《足球》报立刻又推出了另一名女记者——贾岩峰。小贾我也很早就认识了,她毕业于北京二外,精通西班牙语。李响在报社的时候,她主要负责采访那些在中国打工的南斯拉夫教练,以及那些在亚洲各国淘金的欧洲教练。《足球》报立志要把小贾尽快培养出来,以弥补失去李响的损失。

记者的明天会更好

其实,当我得知《体坛周报》出价“3个月300万人民币”的天价从《足球》报挖走李响时,很为她感到高兴和欣慰。在市场经济的氛围里,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呼吸,而且这种权利应该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就算“3个月300万”这种说法属实,我也觉得再正常不过了。因为这一事件发生在这个时刻,决不是偶然的。从历史上看,每四年一次的有中国队参加的世界杯预选赛将是决定中国体育媒体兴衰的分水岭。而亚洲十强赛是重中之重。4年前,沈阳的《球报》就借此良机一举成功。今年的十强赛从8月底到10月底之间进行,目前各报和中国足球队一样,都在作最后的备战。除了扩版、增刊、策划报道内容之外,人力资源的争夺也都在这前一个月秘密进行着。

除了李响“转会”引起巨大轰动外,《体坛周报》和《足球》报也都在招兵买马,以充实各自的实力。《南方体育》报有一批擅长做国际足球的精英,《体坛周报》就开出高价予以“收购”;而《足球》报的编辑力量较弱,于是就把眼光分别瞄准了《南方体育》的编辑和本报业集团中的高学历人才。目前,已经“转会”到这两家的人才就不下10人。如《南方体育》报的国际部主任吴强被《体坛周报》挖走,“转会费”高于30万元,月薪1.5万元以上;《南方体育》报的优秀记者秦云被《足球》报挖走,月薪也可能逼近1.5万,今后还能享受巨额的房屋补贴等优惠条件。

在这两家财大气粗的体育媒体面前,很多弱势媒体显得无能为力。市场竞争就是如此,竞争越是激烈,记者所获得的市场价值定位就越高。而随着我国进入WTO,中国体育新闻媒体将会受到更大程度的冲击。日本东京一个城市就拥有7家体育日报,而中国全国还没有一张参与市场竞争的真正意义上的体育日报!由此可见,中国体育媒体的发展空间还远没有饱和,所以中国体育媒体从业人员也将得到更大的实惠。有天晚上,我和《足球》报著名体育记者李承鹏喝酒,酒过三巡,他说,两年之内,体育记者的“转会费”必定在这个基础上再翻两到三倍。而那天搭乘国脚申思的车,申思也边开车边开导我:“你的心态一定要好点,因为李响拿得越多,对你们越是件好事。将来你们的身价都不会比她低。市场就是这样,一抬上去就下不来了。”

我们必须认识到,市场竞争带来的还不仅仅是从业人员的利益,而是新闻质量的大幅度提升,以及新闻媒体行业价值的社会认定。可以这样说,中国体育媒体的市场竞争提高了体育新闻业的价值,这将对中国其他领域带来“旗帜”般的影响。“李响转会事件”不仅仅是中国体育媒体从业人员的福音,更是中国所有新闻从业人员都应该关注和为之高兴的一件大事。


(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