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全文搜索 政协信箱 回首页
 
 

 

 

 



社情聚焦:上海职工收入与消费状况调查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持续高速发展,职工的收入水平也得到快速增长,据上海权威部门统计,从1980年至1997年的17年中,职工的平均工资除80年代最新四年的增长幅度小于GDP的增长幅度外,其余年份的职工平均工资增长均高于GDP的增长。收入水平的大幅度上升,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消费市场,职工生活费用价格指数也随之急剧上升。从1995年下半年开始,国家有关部门制定了一系列相应的经济政策,以有效抑制通货膨胀。从1996年开始,职工的平均工资增长幅度放慢,到1998年工资增长幅度低于GDP的增长幅度,消费占GDP的比重也由1980年的55%下降到1997年的41.4%。从全国范围来看,自80年代以来消费占GDP的比重基本上以年平均0.6%的速度在下降,已由1981年的67.5%下降到1997年的58.8%,低于国际平均水平11.2个百分点,我国经济发展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通货紧缩,职工家庭的消费比重出现负增长,物价指数持续走低,消费市场处于极度疲软的状态,影响了经济的发展。

去年以来,为了进一步促进经济发展,刺激市场消费,有关部门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如:银行第七次降息、开办信贷消费、降低居民贷款利率、购房退税等。这些政策的出台,都是为了促进消费,启动消费市场,但收效不明显,居民的储蓄存款余额去年上半年仍然比前年同期增长13.3%。这既有百姓对收入预期的信心不足,不敢消费的原因,又有对社会保障不能落实的恐惧心理,但更主要的是占消费市场主体的中低收入职工家庭收入不足,不能满足消费需求。根据市总工会对本市职工家庭收支状况的调查资料分析,启动消费市场的首要前提必须大幅度提高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低收入职工工资。

一、收入增加并不意味着消费增加,收入与支出并非同步增长,中低收入职工家庭收支倒挂现象决定了他们的收入增加部分将全部用于消费。

调查资料显示,收入增长与支出增长不同步,近两年消费支出的增长速度低于收入增长速度。据对500户职工家庭调查,根据收入水平由低到高排列,去年上半年不同收入家庭收支之比分别是:最低收入1∶1、低收入1.1∶1、中等与中等偏下收入1.2∶1、中等偏上收入1.4∶1、高收入1.3∶1、最高收入2.3∶1,高收入家庭的消费支出增长低于收入增长,消费支出仅占收入的一小部分。而同期100户特困职工家庭的收支之比是0.95∶1。收支之比的差异说明:中低收入职工家庭的收入基本用于消费;困难职工家庭入不敷出。高收入家庭的高收入低消费,使得家庭资产迅速积累,去年上半年10%的最高收入职工家庭人均每月储蓄、购买有价证券等的支出高达743.01元。

二、中低收入职工家庭的食品消费质与量都与全市平均水平存在着差距,提高他们的工资收入有助于扩大食品市场的消费。

计划经济时代各种食品都是按人平均分配的,不管收入高低,人们的食品消费量和消费结构基本是相同的。随着我国的改革开放,经济快速增长,在解决了吃饭问题的同时,人们食物消费结构雷同的模式一去不复返。生活水平提高程度的不平衡拉开了人们食品消费之间的差距:一部分人由凭证供应时期的吃不饱发展到吃饱、吃好,食物构成也产生了质的飞跃。而另一部分人的食物消费只能满足最低的生存需要。

特困职工家庭仅粮食一类的人均消费量高于全市500户职工家庭的平均水平,其余各项的消费水平均比平均消费水平低,且这些食品的平均价格均低于500户消费的平均价格。由此可见,低收入职工家庭的食品消费还处在满足温饱状态,消费质量还有待提高。尽管特困职工家庭食品消费的质和量都未达到全市平均水平,但食品消费支出在全部消费性支出中所占比重却比全市平均水平高出9.6个百分点,达55.5%;食品消费支出金额只是全市平均水平的55.7%,与高收入职工家庭相比支出金额则更低。用恩格尔系数划分,这些职工家庭的生活还处在温饱水平。收入的不足使得低收入职工家庭食品的消费量压缩到最低限度,因此,增加中低收入职工的工资将有助于这些家庭提高食品消费质量和改善食品消费结构。

三、中低收入职工家庭的消费潜力因收入偏低而受到影响,提高他们的工资收入将推动耐用消费品市场的繁荣。

启动消费市场,提高职工家庭的消费能力,要改变过去那种"吃饱穿暖"即可的消费观念,应以全社会的平均消费作为确定基本生活保障水平的基准线,然后根据财政能力的大小,确定基本保障与这一基准线的偏离度。若把被调查的500户居民家庭的人均消费支出作为本市职工家庭目前的基本消费需求支出,那么去年上半年共有30.6%的家庭因收入没有达到平均消费水平而消费不足,其中特困职工家庭的消费更是斤斤计较。

据对500户居民家庭的调查,高收入职工家庭的洗衣机、电冰箱、彩色电视机、空调机四大件的每百户拥有量已超过了百分之百,而困难职工家庭的每百户拥有量只有80%。根据对困难职工家庭这四大件购买时间的调查,其中80%的消费品已到了更新换代时期,但这些家庭普遍没有经济能力更新,近年来发展起来的影碟机、组合音响、家用电脑等,特困职工家庭无人问津。因此,占消费者绝大部分的中低收入职工家庭因消费能力不足和消费领域狭窄,推迟更新消费品是造成市场疲软,是消费缺乏热点的主要原因之一。

四、大幅度提高中低收入职工的工资收入住房消费市场方能启动。

房改政策取消了福利分房制度,住房作为商品进入消费领域对人们的诱惑是巨大的。但是,职工家庭现有的经济能力决定了这一消费领域要经过漫长的积累过程才能兴旺。虽然1999年6月15日银行调低了居民购房贷款利率,但职工家庭仍然承受不起贷款买房后的经济压力。如一个职工家庭目前在上海购买每平方米3500元、建筑面积为80平方米左右的一套二室一厅商品房需30万元左右,这还不包括住房装修和添置一些家庭设备用品。若首付30%房款10万元,余下的20万元进行公积金和银行按揭组合贷款,期限10年,那么这个家庭购房后的十年里每月的还款额是2140元。按国际上收入的三分之一作为承受极限划分的话,根据对市区500户职工家庭的调查,本市目前只有2%的职工家庭有上述还款能力,而这2%的家庭又是福利分房时期已解决了住房问题的家庭。

五、大幅度提高中低收入职工工资,使中低收入职工家庭都能承受教育收费,教育产业化才有保证。

据去年上半年对100户特困职工家庭的调查,用于子女教育方面的支出为36.23元,占消费支出的11.7%,在全部消费支出中所占的比重仅次于食品支出,位居第二。而同期全市平均水平只有29.11元,仅占消费支出的4.3%。特困职工家庭如此高的教育费支出比重还不包括购买校服、学习用品,参加学校各类活动的活动费等,如加上以上项目则占消费支出的比重更高,为13.1%。据统计,100户特困职工家庭共有在校学生97人,平均每户一人。如果以家庭为单位计算,则平均每一家庭一个月用于子女教育方面的费用高达122.43元,占整个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5.1%。

产生教育消费的机会每个家庭是均等的。不管其经济状况如何,对子女的教育投资已成为职工家庭消费的新热点,这在特困职工家庭的消费支出中尤为突出。去年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确立了教育向产业化发展的方向,这一发展方向必将导致教育收费的大幅度提高。而消费者对教育的投资是一种长期行为,要使教育产业化健康发展,必须大幅度提高中低收入职工工资,使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低收入职工家庭都能承受教育收费,不然,这部分职工家庭只能用牺牲其它消费来满足教育消费,教育产业化就会阻碍中低收入职工对消费品市场的投资。

对扩大内需引导居民消费,去年以来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消费的政策,这一政策从实施到见效还要有一个过程。就目前的形势来看,直接给中低收入职工大幅度加工资是最快、最有效的刺激消费的措施。

一、增加工资的资金来源决定了高收入行业职工的工资将有大幅度上升。

中低收入职工主要集中在困难行业的国有老企业和亏损、微利等困难企业,在效益较差的情况下,要企业自行解决增资费用或允许亏损企业将部分增资费用计入成本和调整工资增长指导线都难以使这部分企业职工的工资有一定幅度的提高。如1997年制造业、商业、餐饮业、服务业职工的平均工资均低于全市职工平均工资水平,但1998年这些行业职工的平均工资增长幅度均未达到工资增长指导线所允许的工资增长幅度,而这些行业的职工却占全市职工总数的60%;金融保险业、房地产业为新兴行业,正处于发展上升阶段,职工的工资水平大大高于全市平均水平,但职工人数少仅占全市职工总数的3%,这些行业的职工增加工资资金来源不会有问题,职工的工资增长幅度也不会很低;卫生体育、文教、科学研究、国家机关职工的工资水平高于全市平均水平20%左右,这些行业又以机关、事业单位为主,增加工资的资金来源由财政负担,且执行国家统一的工资增长标准,可以预计工资水平在现有基础上会有很大提高。

如果国家对困难行业和亏损企业增加工资的资金没有优惠政策保证,那么这些行业或企业的职工增加工资无疑要落空,行业间的工资收入差距将进一步扩大。如果大多数中低收入职工工资没有明显的提高,增加工资刺激消费就不会收到人们预期的效果。

二、家庭成员的强强联合使得高收入家庭增长迈大步,低收入家庭收入增长踏小步。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这一细胞的组成历来讲究"门当户对",组成家庭的男女双方在经济实力上的匹配是择偶的主要标准之一,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一标准更是被强化了。因此在出现了少数夫妇双方都是高收入白领阶层家庭的同时,大量的低收入阶层家庭比例上升,如双下岗职工家庭,一方下岗一方失业家庭等等。

据调查,高收入职工家庭的特点是就业人口多、负担人口少,且从业人员大多在收入较高的行业从事工作,平时收入稳定。去年上半年,高收入家庭职工从工作单位得到的人均月收入3169.40元,增加工资对这些家庭是一个好消息。

大部分中低收入职工家庭因就业人口少,且从业人员大多集中在经济效益不好的行业或亏损企业,平时职工的工资就低于全市职工的平均水平。据市总工会对100户特困职工家庭的调查,共有家庭人口272人,在职职工138人,其中在国有企业、集体企业中上岗的职工仅38人,下岗职工37人,下岗后再就业人口19人,长病假职工34人。在岗职工从工作单位得到的收入人均仅600.71元,低于今年上半年全市职工人均1070元的平均水平。从以上家庭成员的就业状况来看,仅有38名职工可以列入增加工资行列,即使是下岗后再就业者,因与现在的单位没有建立正式的劳动关系也被排除在增加工资范围之外。因此,中低收入职工家庭的收入增长是很有限的。

鉴于以上三个原因,我们对将要推行的增加工资启动消费市场方案不能盲目乐观,还应作理性的思考和研究,在中低收入职工的工资增长有限的情况下,要鼓励他们积极消费还必须要有完善的社会保障作后盾。

一、对困难行业和企业,国家在给予政策的同时,还应尽可能在经济上给予扶持,使这些行业和企业的职工也能感受到工资有较多的增加,多数职工工资收入的大幅度增加将有助于提高整个社会的消费倾向。

二、要加速完善社会保障体系。首先是大幅度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下岗职工生活津贴标准和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线,以提高特困人群的基本生活水平,促进消费。因为低水平的基本保障线,不仅阻碍了特困人群整体生活水平的提高,也为全体消费者建立了一个基本消费参照系统,不利于推动整个社会的消费。其次,要大幅度提高退休职工的养老金水平,解除在职职工对养老的后顾之忧。在向老龄化社会过渡时期,大批职工为顾及防老而不敢充分消费,必定会影响消费市场的繁荣。第三,提高对大病、重病和特殊疾病的社会医疗保险水平,增强职工抵抗重大疾病医疗的能力,增强职工对社会医疗保险的信心,是将职工家庭的预期消费转变为即时消费的一个不可缺少的保证。第四,定期生活困难补助要尽快列入社会化发放渠道,并提高补助标准,加大补助力度。

三、适龄人口充分就业。启动消费市场,扩大内需还要兼顾就业目标,建立完善的劳动力市场,提高就业率,只有充分就业才能从根本上提高人们对预期收入的信心,增加消费。


 

傅小龙 胡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