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全文搜索 政协信箱 回首页
 
 

 

 

 



回顾:回顾浦东新区的规划和建设

align=center

开发开放浦东,并把它作为我们国家整个90年代的建设重点、经济发展的龙头、改革开放的标志,这是总设计师邓小平的抉择,是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的战略部署,也是历届上海市市委、市府的精心策划。浦东不仅因地理位置无与伦比而占得优势,更因其面向当代世界经济的功能定位面向21世纪的发展规划而赢得国内外投资者慧眼青睐,视为发展壮大实力的“新大陆”。

我作为浦东开发前和开发后一名规划编制与实施的主要组织者和参与者之一,特向读者介绍浦东发展规划方案的形成过程及目前的建设状况,并以此表达我对共同参与规划和建设以及对战友们的感情。

构思

大家知道,上海过去150多年的发展,重点在黄浦江的西侧。伴随着上海的经济发展,人口急剧增长,141平方公里的中心市区显然不堪重负。交通堵塞、住房拥挤、环境质量下降、市政设施陈旧老化等突出矛盾日益尖锐地困扰着上海市的领导层,几届市领导都思虑着上海怎么发展,其中研究得最多是上海的经济发展战略,以及与此相应的城市发展方向。因此在1984年向国务院呈报的上海市经济发展战略中,就明确地提出开发浦东的课题,也从此有了“浦东新区”的概念和名称。

浦东新区的总体发展规划是逐步成熟起来的。在规划研究、咨询和编制中,始终得到党中央、国务院和上海市委、市府的关心和支持。1984年由原副市长倪天增同志组织开展了浦东新区发展布局形态的课题研究。1987年6月上海市政府成立了浦东开发研究小组,老领导汪道涵同志任顾问,倪天增同志任副组长,原市建委副主任、市规划局局长张绍梁同志任组长。原市委研究室副主任俞健、市府经济研究中心处长於品浩、市土地管理局俞汉卿、市金融研究所陈泽浩、上海外贸学院周汉民和我等六个人为组员。我是以上海城市规划设计院代表的身份参加并负责组织规划部分的研究。为了加强与海外研究浦东开发学者之间的合作,当时还成立了上海浦东开发联合咨询小组。汪道涵同志亲自担任总顾问。他是第一个提出研究浦东开发的市领导。黄菊同志时任常务副市长,他也常常过问浦东开发的研究工作。1988年4月底市委常委专题研究了浦东开发问题,并决定于5月1日在西郊宾馆召开浦东开发国际研讨会。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同志出席了这次研讨会并发表了重要讲话。晚上刚当选的上海市市长朱镕基同志主持了酒会,欢迎来自海内外的专家。在研讨会我作为研究组的成员就浦东新区总体规划方案作了发言。1988年7月的一天下午,江泽民同志专门抽出时间,在康平路市委大会议室,听取研究组汇报国际研讨会之后有关浦东开发的研究问题。他询问了每个组员的情况,勉励大家要持之以恒,把研究做好。

1987年、1988年和1989年三年的冬天,上海市府先后三次组织小班子起草浦东开发报告,我都有幸参加了起草班子,并主要承担规划部分的文字起草。1990年4月18日,李鹏总理代表中央宣布开发开放浦东的喜讯传来了,我们这些曾经为浦东开发研究和规划辛勤耕坛了六七年的同志真是热泪盈眶啊!4月29日市委、市府决定由沙麟同志(原市科委副主任)和我先到浦东组建市政府浦东开发办公室和浦东开发规划研究设计院。一声令下,第二天沙麟同志和我就带领市规划院浦东规划室的22位同志以及来自市委组织部、人事部、市计委等部门的同志奔赴浦东新区。5月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浦东开发办公室和浦东开发规划研究设计院正式成立。当时朱镕基同志和黄菊同志以及倪天增同志参加了挂牌仪式。至此,第一个负责浦东开发组织、协调、平衡的机构全面运作,标志着浦东开发进入实质性启动阶段。1993年1月1日中共浦东新区工作委员会和浦东新区管委会成立。上海市副市长赵启正同志担任第一任党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后来由上海市副市长周禹鹏同志继任第二任党工委、管委会主任并兼新区规划委员会主任。浦东新区作为一个特定的区划载入史册。浦东开发开放进入一个全面规划、重点开发,城乡一体、东西联动的新阶段。

浦东开发开放是邓小平同志亲自倡导、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党中央领导集体决策的国家级工程,是9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重点,1991年2月14日(大年卅)的下午,接到通知后说小平同志要听取浦东开发情况汇报,要求市府浦东开发办公室作好有关准备工作。接到通知后,杨昌基、黄奇帆和我三个立即研究如何准备汇报材料,落实图纸和模型。这是浦东开发后第一次向小平同志汇报,生怕准备不好,心情十分紧张。1991年2月18日(年初四)天气晴朗,阳光明媚,邓小平同志和杨尚昆同志一行驱车来到新锦江大酒店。他们先从底层大堂乘观光电梯直至酒店顶层,然后沿着扶梯进旋转餐厅。朱镕基同志和倪天增同志、王力平同志(当时任市委秘书长)以及我们浦东开发办的同志早已等候在扶梯口。当我一眼看见慈祥可敬的小平老人家向我们走来时,心里真是激动万分!他就是我们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浦东开发宏伟事业的倡导者!小平同志向大家招手,大家像唠家常一样,围坐在餐桌周围。朱镕基同志先开了头,接着由倪天增副市长代表上海向小平同志和尚昆同志作汇报。小平同志边听汇报边缓缓插话,非常耐心,毫无伟人的架子,使我们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当汇报到上海在1984年就开始研究浦东开发时,小平同志感慨地插话道:"我们说上海开发晚了,要努力干啊!"紧接着他深情地回顾着:“那一年确定四个经济特区,主要是从地理条件考虑的。深圳毗邻香港。珠海靠近澳门。汕头是因为东南亚国家潮州人多,厦门是因为闽南人在外国经商的很多,但是没有考虑到上海在人才方面的优势。”“……如果当时就确定在上海也设经济特区,现在就不是这个样子。”“……浦东如果像深圳经济特区那样,早几年开发就好了。开发浦东,这个影响就大了,不只是浦东的问题,是关系上海发展的问题,是利用上海市这个基地发展长江三角洲和长江流域的问题。抓紧浦东开发,不要动摇,一直到建成。”小平同志抬头隔着玻璃幕墙远眺浦东,用手指着模型,从国内外形势、经济特区设置谈到浦东开发的伟大战略,含义深远,通俗易懂,给我们工作在浦东开发第一线的同志指出了目标,增强了信心。在开发的初期,一切从零开始,“六四”动乱刚过,海外投资者对中国是否继续改革开放还持观望态度。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小平同志倡导浦东开发,亲手打开中国的“东大门”,而且又在中央宣布浦东开发之后,适时地视察浦东开发的情况,确实给我们极大的鼓舞!

绘图

在回顾浦东新区总体规划的形成过程中,有许多非常重要的规划思路使我终身难忘。首先是在制订规划的指导思想方面,许多领导同志的教导和由各方面专家参与制定的上海市经济发展战略纲要,使我们解放思想,跳出框框,以全新的理念把构思推向新高度、新起点。江泽民同志在上海任市长时,早在研究上海经济发展战略时就提出,上海的发展必须调整产业结构和城市功能,把上海重新建设成为商业中心、贸易中心和金融中心。他多次听取我们的汇报,认真听取不同意见,指示我们要按现代城市功能来设计建设规划。他任总书记后主持制定的上海市经济发展战略提纲,不仅明确了城市功能的调整,并且正式提出开发浦东。1988年朱镕基同志到上海任市长。1989年初在他回首都移交工作时,专门考察了北京、天津两市的建设,返沪后在浦东老杨高路上的公交停车场召开现场会议,向我们介绍了两市的建设发展状况,要求我们学习北京、天津的经验,抓紧时间为开发浦东作好准备。他在百忙的工作中总是挤出时间抓浦东开发的准备工作。黄菊同志最早主持浦东开发领导小组工作。他主持全市工作后,一直直接推动着浦东的进展,作出了许多具有重大意义的决策。浦东的总体发展规划,都是从高层领导那里得到指导和灵感的,都是伴随着全市的功能设计而定位的,并在提升为国家发展战略过程中获得更新更高的创意。

深刻透析浦东的地理地貌和既有的发展状态,最大限度地利用其原有的基础,使之和开发目标充分有机地结合起来,这是我在从事浦东总体规划方案设计中遇到的难度。浦东既非白纸,又必须具有当代最高水平的创意,这就需要我们对地理地貌的现状和既有道路网络、水道分布、建筑群现状等作透彻的分析研究,取其长而避其短。浦东新区地形呈三角形,两边是黄浦江长江,南接南汇、奉贤直至金山,面积522.7平方公里。沿江原来是较低水平的城市化地区,沿海是滩涂,腹地内自然分布着20多个乡镇。主要道路除沿平行的浦东大道、浦东南路外,还有连通江边的三条公路,腹地水网交错,又有大量农村拖拉机道路。怎样利用浦东现代作开发设计,把整个川杨河以北约350平方公里地域按照5个综合分区布局的方案获得多数人的支持,最后博采众长发展成为1990年见报的综合方案。后来的发展超过了当初的预期,浦东国际机场的提前兴建,使得川沙镇和江镇一带有可能发展成为临空产业城,同时,王桥工业园区、孙桥现代农业开发区、华夏旅游文化区相继迅速崛起,使得整个浦东的功能更完整了,布局更全面了,这当然是令人欣喜的。

在浦东规划编制过程中,邀请国内外专家学者参与,集中了国内外的智慧,从而开创了我国在向现代化迈进中获取最新信息、进行国际交流的渠道。凡是参观过陆家嘴中心地区中心绿地的,无不赞叹这块绿宝石镶嵌在摩天大楼环绕之中是何等壮丽,具有何等不凡的品格。这是来自许多设计师的相似共识:高楼林立的金融贸易区不能只有“森林”没有绿荫。英国罗杰斯设计事务所为此设计了一幅类似古希腊角斗场式的构图,中央是平地,四周是“看台”。其他几家的设计方案中也都有以绿地和水面分隔高楼的考虑。把通过国际咨询收集到5种方案综合起来创制新图时,我们都意识到必须把大面积的水绿安排进去,这是21世纪市民对生存环境的必然要求。

浦东的世纪大道的设计构思最初出现在1990年6月。由几位规划设计师在上海展览馆临时工作室酝酿出来的。我们发现陆家嘴中心地区配置400万平方米以上建筑量以后,交通流量必须大增。这块"盲肠形"的地块仅靠浦东大道、浦东南路是远远不够的。在困惑之中突然冒出来一个大胆的设想,新辟一条"对角线式"的大道,把金融、商业、贸易、行政文化四个规划中的小区连接起来,两侧高楼耸立如“曼哈顿”,更似“香舍丽榭”。并且与浦西的东西向轴线通过隧道串通成一线,造成更为恢宏的气势。但这是非常艰难的设计,不仅可能引来种种非议,实际操作中将搬迁大量建筑物和居民,实非易事。1990年9月,当我们向朱镕基同志汇报时,他以高屋建瓴的眼光对此积极支持。他说,新建的肯定比现有的好多倍,不下决心拆掉旧的哪来新面貌!1993年5月黄菊同志专门来浦东召开现场会当场拍板建设轴线大道。紧接着城市规划师们又提出了在大道尽头的花木地区辟建大型公园的设想,其蕴意不仅在于更浓烈地烘托行政文化中心的环境氛围,而且将为新区和全上海新添一个大型休憩场所。

我还可举出许多实例来说明浦东一流的开发是如何体现在一流的规划上的,如金桥开发小区高水平的产业规划、集中供热规划,三林、御桥、六里的住宅规划,浦东国际机场周围的临空规划,浦东的水道、水利规划等等。限于篇幅,不能详述了。

实践

把规划蓝图变成活的现实,工程量当然是极其浩繁的。参与这项跨世纪宏伟工程的,有从中央到地方,来自全国各地的、世界各国的建设者和投资者,主要的重大工程都被列为国家重点工程或上海市一号工程依靠“会战”完成的。正因为这样,浦东开发建设的进程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大大缩短了原来设想的周期。我们原来设想,大致要分3个阶段实施,估计要三四十年才能基本完成。起步开发需5年左右,把各项详规做好,并完成了第一期市政基础设想项目;再用5年的时间进行重点开发,逐步形成从点到线、从线到面的开发格局;然后再用10年到20年时间进行全面开发、全面建设。没想到在小平同志号召之下,两年左右就完成了各项规划设计,三年左右就基本完成了第一批“十大工程”,1992年就要实施重点开发,1996年便进入基础开发与功能开发并举的阶段,整个浦东新区已初步展现了辉煌形象,浦东的崭新面貌赢得了举世瞩目。

我曾经在大庆油田、五七油田会战过,1977年调到上海,从80年代又投入了浦东开发的准备和实践。作为一名曾经从事城市规划和工程建设工作的干部,一生能有两次机遇参与我国历史上最宏大的大面积开发工作,我是荣幸的。我深深希望,我能有幸看到邓小平理论在浦东这块充满希望的土地上开出更为艳丽的花朵,我将为此而奋斗终身。


 

李佳能 浦东新区政协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