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调:冲破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瓶颈”

列入中国“十五”计划重点工程项目的南水北调工程,将为华北及中西部地区调来相当于一条黄河的水量。正在此间参加全国政协九届四次会议的水利、经济专家称,这一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型水利工程,可望根本扭转中国水资源分布严重不均的被动局面。南水北调,将冲破制约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瓶颈”,对中国的长远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李京文委员说,在曾经制约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交通、电力、原材料、资金等瓶颈被一一冲破之后,目前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最大的制约因素之一是水资源。“南水北调实际上是中国国民经济宏观结构调整在区域发展上的要求,是整个国民经济在区域结构上持续、协调和稳定发展的保障。”

中国水资源紧缺,人均占有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而有限的水资源分布却很不均衡:长江流域及其以南的河川径流量占全国的八成,同一地区的耕地面积却不到全国四成;黄河、淮河、海河三大流域,则以不到全国百分之六的河川径流量,供给全国四成的耕地面积。尤其是北京、天津、河北、山东等地,水资源人均占有量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六分之一,是世界上最缺水的地区之一。

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教授王光谦委员分析说,长期以来,缺水使北方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制约,城市用水不得不以挤占农业用水、生态用水及大量超采地下水来维持,导致河湖断流干涸、地面沉降、水质污染,生态环境日趋恶化。许多城市用水告急,企业关停、农业减产,并直接危及人民身体健康。“华北及西北地区的水资源匮乏是资源性缺水,唯有实施南水北调工程才能解决。”

“十五”计划草案提出,南水北调应尽早开工建设,拟分东、中、西三条线路,分别从长江下、中、上游调水至黄淮海流域。专家预计,整个工程建成后,每年可实现调水三百八十亿至四百八十亿立方米,相当于一条黄河的水量。

参与东线调研的北京城市规划设计院总建筑师王东委员表示,南水北调对于沿线包括沿海城市在内的一批重点城市意义非凡。“一个城市的综合素质、生活质量以及规划建设,都与其水资源的供给密切相关。”王东委员说,“调水将极大地缓解城市的供水压力,在为工业、服务业提供重要资源的同时,改善居民生活质量和城市面貌。”

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下一轮发展周期前的蓄势阶段,经济结构调整为中西部地区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李京文委员指出,南水北调可解除黄淮海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缺水桎梏,有利于传统工业的改造、结构调整和结构升级,推动粮食生产发展和农村产业结构调整。黄淮海地区具有承东启西、接南连北的重要战略地位,既是东部沿海地区的腹地,又是西部对外开放的前沿,水资源“瓶颈”的冲破将使这一地区的关键性作用发挥得更为充分。

西部大开发对南水北调提出了更加迫切的要求。王光谦委员说,南水北调直接关系着西部大开发的战略部署。西线工程规划在二0五0年左右,从长江上游调水一百七十亿立方米,这将为西部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规模,以及未来人口、资源、环境协调发展规划,在宏观决策上提供水源量的重要依据。

在对南水北调的调研论证中,“生态意义”被强有力地凸显出来。中国地质大学环境科学系主任李慈君委员指出,从南方调来的“又一条黄河”,为华北地区抑制地下水过量使用,遏止地面沉降、海水入侵等生态恶化现象,以及生态环境的恢复、重建和发展,提供了必要的水利保障条件;同时,通过补水的方式替换部分黄河水,为黄河上游地区增加水资源,对西部地区改善生态环境意义重大。

“南水北调实际上是中国长江中下游、黄河流域水资源的一次带有全局性和战略性的结构调整,其生态影响将惠及整个流域,特别是对于黄河上游地区正在实施的退耕还林、还草,生态恢复和重建,将产生重要影响。”李慈君委员说。

中华民族数千年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部兴水利、除水患的历史。酝酿、论证了四十余年的南水北调工程,如今实施可期。王光谦委员说,这有赖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实力和技术力量的增强,同时也是可持续发展理念深入人心的结果。“南水北调给中国带来的,不仅仅是巨大的经济效益,其长远的综合效益更无法估量。”

(新华网 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