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关注绿色话题

迷在眼里,揪在心头,挂在口上……“两会”召开之际,正值沙尘漫过京城。

沙尘没有削减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热情,反而让大家对朱镕基总理“十五”计划纲要报告中的话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促进人口、资源、环境协调发展,把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放在更突出的位置。”

一个“更”字,凸显了党和国家对中华民族新世纪长远发展的深谋远虑。如何在新世纪迅速构筑强大的绿色屏障,推动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施?

让绿色成为新世纪的主色

“绿色工业、绿色农业、绿色食品……”作为北京大学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叶文虎委员的谈话“绿意”盎然,他提出实行绿色会计制度的建议。

“什么是绿色会计制度?”他解释道,“就是将各个绿色产业经济点连接成线的绿色管理系统。它将自然资源、人力资源和生态环境资源纳入企业的会计核算对象,从而使自然资本和社会效益在企业的活动中清楚明了地反映出来。”叶文虎委员建议组织中国的绿色会计制度和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建立中国绿色会计研究会,推动中国绿色会计早日实现。

不约而同,中科院院士殷鸿福委员提出了进行绿色GNP评估的建议。他说:“最佳的发展不是不顾环境的盲目高速发展,而是人与自然保持和谐的发展。”他提出用统计指标和评估体系这根指挥棒来调节人们的盲目行为,即设计一种评估体系,使速度和环保的协调发展成为工作好坏的指标,将生态环境的改善或损失加以量化,用市场运作方式来调节企业和从业者的利润。要达到这个目的,需要进行绿色GNP的评估。

把握好大开发与大保护的关系

“早日把西部建成我国牢固的绿色生态屏障,是朱镕基总理在报告中提出的西部大开发的主要任务之一。”俞荣根委员说,“西部地区脆弱的生态环境条件是西部大开发时面临的最大挑战,因此要进一步确定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在西部大开发中的基础性地位,大开发基于大保护,大保护促进大开发。”

他建议进一步抓紧西部地区生态环境的现状调查,制定生态规划;分级建立重要生态功能保护区,实施抢救性保护,努力实现西部生态环境保护的跨越式发展。同时,要构筑全国参与和支持西部环境战略的格局,优先进行西部地区的能源结构调整,制定地区间的利益平衡和补偿机制。

“除了切尔诺贝利外,地球上恐怕再也找不出像咸海流域这样生态灾害覆盖面如此之广、涉及的人数如此之多的地区。”这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对前苏联开发咸海不当而引发大面积严重污染的评价。龚振栋、黄懋衡两位委员慎重建言:《以史为鉴,西部大开发应严防生态灾难》。

历史学家袁祖亮委员也从历史上西北地区众多美丽湖泊的干涸、萎缩说起,对近代以来西北环境恶化速度之快感到震惊。他指出:在西部开发中,西北地区的生态恶化不可漠然视之。营造美丽的绿色家园

“‘点’是指以人口相对密集的中心城市为主体,辐射周围若干城镇所形成的具有一定规模的森林生态网络点状分布区;‘线’是指我国主要公路、铁路交通干线两侧,主要大江、大河两岸,海岸线以及平原农田生态防护林带为主体的立体防护林带;‘面’是指以我国等8大林区为主体,以大江、大河、流域或山脉为核心,根据不同自然状况所形成的森林生态网络系统的块状分布区。”

中国林业科学院院长江泽慧委员以“点”、“线”、“面”的形象组合描述她构想中的中国森林生态网络体系。她告诉记者,中国森林生态网络体系建设的总体战略目标,是通过保护好现有植被,扩大森林覆盖率,提高森林的质量,特别是提高土壤涵养水源功能,以达到保护、改善和发展我国现有的森林资源,建立起完善的生态体系,使之能长期保持森林多功能、多效益、多方位整体作用的目的。

“依据风沙运动的基本规律和我国沙尘暴发生的机制和路径分析,横亘于我国三北地区的大面积天然草原的严重沙化,是我国北方主要的沙源和沙害。”原西北林学院院长李广毅委员分析。而沙化的直接原因是超载放牧,因此保护天然草原是遏制我国土地沙化的重要条件。李广毅委员建议“封、护、种、养”并举保护天然草原,建立合理的放牧系统,对天然草原划区管理,以草定畜,轮封轮牧;建立人工草场,半舍饲半放牧;全面封育天然草场,坚持退耕还林还牧。

全民共建环保

“要提倡全民防沙治沙的观念,实行重点区划的战略原则。”

“防、治生态环境的恶化是一个全社会方方面面都要支持和参与的庞大的系统工程。”

这是来自甘肃的邓成城委员和来自广西的卢湖山委员的共同看法。卢湖山委员呼吁,新世纪要加强科学的生态文化建设,这应该成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生态文化的主要内容包括普及生态科学知识、大力开展生态和环保科普宣传活动、大力发展生态产业、完善生态法律体系和管理体系4个方面。

方兆本委员最近就中国企业家的环境意识作了专题调查。他提出,今后环保工作的重点应当由一般性的外在环保立法深化到以德治国层次上来;由环保宣传方面转向到具体的控制机制方面;由一般行政手段的运用转向到市场经济手段的运用。其中,企业家的培训、激励和改善政府环境保护部门职能这两个方面的工作尤其应当引起高度重视,作为工作的主要“抓手”。

新世纪的第一个春天,围绕绿色的话题,来自祖国各地的政协委员热切注视着中国的明天,提出了一件又一件融入心血的建议:沈茂成委员《重视生态用水和湿地保护》、麦赐球委员《大力控制化学农药对生态环境的污染》、冯宏顺委员《农村污染应认真进行治理》、郑守义委员《引进市场机制优化黄河水资源的配置》、沈嘉琪委员《大力发展环保产业促进生态环境建设》……此时的北京,正是乍暖还寒的初春时节,但政协委员们掀起的绿色浪潮,使我们仿佛已置身在新世纪神州大地满眼的绿色中。

(新华社 3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