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呼唤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新户籍制度

当带有浓郁中国特色的户口不再给城市居民带来种种令农民羡慕的福利,而它对农民的束缚也渐渐弱化的时候,参加九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代表呼吁尽快建立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新户籍制度。

代表们认为,现行户籍管理制度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特别是在粮食统购统销制度下形成的,它的一个鲜明特点就是把城市人口和农村人口完全分离开来,两者界限分明。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这种户籍制度已经不适应现在人员大流动的新形势。

人大代表吴明辉提议尽快制定适合中国市场经济特点的户籍法,赋予公民依法迁徒入籍的自由和享有平等待遇的权利,促进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加快城市化进程,打破城市和农村人口户籍的严格分离。

在现有一千五百万人口的北京,每五人中就有一个流动人口。仅在有“中国硅谷”之称的中关村一带,就有十万名没有北京户口的大学毕业生受雇于各种高新技术企业。一位来自北京的代表说,如果他们和同样是“黑户口”的民工一样被“清退”,很难想象中关村是否还能正常运转。

此间经济学界人士指出,人力资源的自由流动是市场经济的必然要求。如果不打破中国城乡之间的界限,将影响地区间的经济融合。而没有全国经济一体化,中国就难以用整体力量面对全球经济一体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所长蔡昉指出,中国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造成资源长期得不到最有效的配置,城市的资源太集中而农村的资源太少,结果出现大量外来人口从欠发达地区向发达地区流动。

据一家商业网站最近推出的一项调查,“改革户籍制度、促进人才流动”是人们关心的“两会”话题之一。

中国的户籍制度形成于春秋时期,影响存在数千年。现行的户籍制度始于一九五八年,对户口迁移作了严格限制,原则上农民向城市、小城市向大城市的迁移都受到控制。有学者指出,户籍制度改革最根本的问题是公民迁徙和居住的自由。

来自湖南的人大代表段有林说,长期以来,城乡隔绝的户籍制度限制了人口的流动性,阻碍了城镇化进程。他建议把改革户籍制度和转变政策,如允许在城镇有合法固定住所、稳定职业和生活来源的农民转为城镇户口等,作为加快城镇化进程的突破口。

段有林表示,他高兴地看到中国政府已着手解决现行户籍制度与市场经济不相适应的问题。“十五”计划草案提出打破城乡分割体制,逐步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下的新型城乡关系,改革城镇户籍制度,形成城乡人口有序流动的机制,取消对农村劳动力进入城镇就业的不合理限制,引导农村富余劳动力在城乡、地区间的有序流动。国家将逐步改变按城乡户籍统计失业人数的办法,实行按居住地统计失业人数的办法。

“这就是要创造自由流动的良好就业环境。”人大代表陆学艺说。

目前,中国有近四亿人居住在城市,城市化水平超过百分之三十,但仍低于世界中等发达国家近百分之五十的比例。随着中国计划在本世纪中叶由农业国转变成工业国,推行城市化进程成为必然趋势。

然而,中国有九亿农民的现实决定了它的城市化不能完全照搬西方模式。专家建议,中国可以放开小城镇,实现自由迁移,而在特大和大城市实行相对迁移控制,优先解决当地发展所需人才和劳动者的户口迁移。

朱镕基总理在本次人代会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大力推进城镇化,要求“发展小城镇,积极稳妥地推进城镇化,拓宽农民的就业空间和增收渠道”。根据计划,中国将在未来五年内转移农村劳动力四千万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刘德中博士认为,要解决城市人口过度膨胀与开放的矛盾,首先要减少城市户口所带来的利益,当前最迫切的任务就是要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此外,要实行一人终生使用一个代码的身份证制度,逐步使人口流动有序化。

(新华网 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