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息1989年春夏之交政治风波
2001年4月25日 21:44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酝酿已久的学潮和动乱提前爆发。极少数人以“悼念”为借口,策划用大量的大小字报、标语、口号、传单和挽联等,对党和政府进行了肆意的攻击和诋毁。提出要为胡耀邦“平反”,为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翻案”。许多行为极其粗暴,严重违反民主,违反法制。动乱发生后,它已经不局限于高等学校,也不局限于北京地区,而是向着全社会和全国各地扩散。

根据中央决定精神,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指出:如果对这场动乱姑息纵容,听之任之,将会出现严重的混乱局面,一个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中国,将变为一个动乱不安的没有前途的中国。但是由于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对动乱采取容忍、放纵和支持的态度,致使动乱不断升级。

从5月13日起,非法学生组织“高自联”发动了一场历时7天、前后有3000多人参加的大绝食,长期占据天安门广场。极少数动乱的组织者和策划者把绝食学生当“人质”,以他们的生命为赌注,采取恶劣手段要挟政府,使动乱更加严重。由于学生绝食和市民游行,北京的社会秩序陷于一片混乱,无政府主义恶性泛滥,正常活动受到严重于扰。

为保证社会安宁,维护正常的生产、工作和生活秩序,国务院决定自5月20日起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但是动乱的组织者和策划者继续占据天安门广场不走,利用政府和戒严部队仍然采取的克制态度,继续组织各种非法活动,直至肆无忌惮地挑动和组织暴力行动,最终发展成为一场暴乱。

在6月3日暴乱发生后的几天中,被暴徒砸毁、烧毁、损坏的军车、警车和公共电汽车等车辆达1280多辆,其中军用汽车1000多辆,装甲车60多辆,警车30多辆,公共电汽车120多辆,其他机动车70多辆。一批武器弹药被抢。戒严部队和武警部队干部、战士,公安干警负伤6000多人,死亡数十人。暴乱中,有3000多名非军人受伤,200余人死亡。其中有暴徒,有被误伤的群众,还有正在现场执行任务的医护人员、联防人员和维护秩序工作队员等。以天安门广场重新回到人民手中和戒严部队全部到位为标志,北京暴乱被平息。

北京动乱和暴乱使党和国家在政治上、经济上蒙受了巨大损失,造成了严重影响。这次事件促使我们冷静地思索过去和未来,从中总结经验教训,发扬长处,纠正失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