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

[专题集锦]
奥运英雄死而复生?
·一周奇闻:活死人 男女变
·一周图集:一吻一世界
·一周图片精彩瞬间
世博会与长三角园区发展青年论坛
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毒剂发生泄漏
东方网举办"话说高考"征文活动
·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拿什么拯救你?绝症患者
·我是一个兵
·烈日下的"马路天使"
·北大酝酿"癸未改革"
·"金余之争"余波未平
·2003年全国“两会”
·2003年上海“两会”

挺进"制造业天堂" 长三角本土企业"突围"在即
2003年8月18日 10:01
 

今年以来,无论是外向型经济先行了十多年的昆山、苏州,亦或奋起直追的杭州湾,提到发展定位时,异口同声要挺进“制造业天堂”,其一致程度令人吃惊。

然而,近日一份长三角经济观察却一针见血指出,“长三角制造”的卓越能力不容置疑,但具国际竞争力的本土公司太少!长三角制造业的奇迹,是由过去20年来外国直接投资(FDI)大量进入所造就的,可长三角本土公司的竞争力却远逊色于在此运作的外企。这同亚洲其他成功的经济体的发展模式有显著不同:20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服装及玩具产业的起飞是由本土公司推动的;印度通过多年“制造”,在软件、医药和生物技术产业,诞生了Infosys、Cipla等能与跨国公司决一雌雄的本土企业。

由此,区域问题专家大声疾呼:综观全球经济,前有标兵,后有追兵,长三角本土公司不仅要“突围”,而且理应做得更大、更强!

盛名背后有隐忧

缺乏核心技术,一直是长三角无法排遣之痛。无锡小天鹅副总裁徐源仅举一例便说明问题,“国产VCD有几十种品牌,但其中解码器的芯片,90%以上依赖进口,这就是老外的核心竞争力”。再看长三角,纵然是全球产业转移的焦点,但产业大多处于价值链末端,产业基础并不稳固。而且,设备、技术都掌握在外资手中,绝不会轻易向中国“拱手出让”,老外进入长三角的醉翁之意,大多是为扩大品牌影响,缩短通关时间,降低运输费用及绕开各种进口壁垒等。

专家进一步分析,长三角虽有市场辐射优势,缺乏技术含量的密集型产业却最容易被“移植”。譬如,中国台湾就经历过“制造工厂”三阶段:第一阶段,按图施工,跨国公司在台湾采购零部件再运至墨西哥、美国另行装配;第二阶段,台湾本地企业开始从OEM(贴牌生产)到具备自行设计研发能力(ODM);第三阶段,跨国公司在全球进行产业链分工,如戴尔、耐克,它们只做品牌及市场营销,而把研发、生产全部“外包”给代工厂。近年来,台湾一大批笔记本代工企业向昆山一带集中,都和戴尔在背后推动有关,若长三角不加快壮大具自主知识产权的本土公司,极可能在下一轮梯度转移中遭“抛弃”。

组装企业最佳“基因”

如何做大做强本土企业?记者在采访江苏阳光集团、无锡小天鹅、浙江万向集团时,这些长三角知名本土企业的回答几乎如出一辙———立足本土,但市场、营销、资本、研发、人才等必须全球化。

在浙江,万向集团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制定了跨国经营的战略,志在成为一家以汽车零部件为主的跨国企业。如今,它正手遮内外———对内,它要联盟中国12家最大的汽车整车厂,与之实现同步开发、共同设计、深度配套;向外,万向通过收购形式,在美、英、德建立起10余家子公司。董事长鲁冠球说:经济全球化是由跨国公司主导、推动的,我们只有与之联合,才能获得生存与发展的最大空间。他还特别提醒:“全球经济低迷,中国风景独好,而且中国企业内部最痛苦的改革‘轻舟已过万重山’,眼下是本土公司与跨国公司联合成本最低的时机。”

而在如何夺取核心技术上,无锡小天鹅和江苏阳光集团别有一功。早在多年前,小天鹅就与国外合作设计洗衣机。副总裁徐源说:“中国科学家正是因为同外国同行共同破译1%的基因,因此获得了另外99%的秘密。”阳光集团董事长陈丽芬认为,企业规模大了,就能逐渐从“制造”走向“创造”。“阳光”自1995年至今,技改投入已超过20亿元,不少意大利一线品牌都用“阳光”的面料。殊不知,做了多年贴牌生产的“阳光”,最近悄悄着手在日本展示自主设计的服装款式,下一步,“阳光”自主品牌还准备进攻服装设计能力全球最强、联盟最坚固的欧洲市场。

要壮大本土公司,避免人才“近亲繁殖”也至关重要。广东TCL公司开创国内先河,从东芝、微软、LG等著名公司“挖”来一批国际型高级管理人才。深受启迪的企业家们说:“本土公司不应拒绝人才的中外嫁接,一个只会讲方言的企业,不可能走向国际。”

企业外部土壤须“施肥”

有关专家认为,一些国家在“浇灌”本土企业方面,值得长三角借鉴。

其一,我国目前支撑一个有活力的资本市场所需软件条件比较有限。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政府把资本当成支持国企的手段,同时私有企业上市受到一些限制。相比之下,印度对各类企业一视同仁,而将重点放在管理上,通过可靠的审计传统再结合良好的公司治理,对资本市场的推动远远比监管者的各种法规要有效,从而筛选出出色的本土企业。

其二,有关人士指出,我国在加入WTO时,有些FDI(外国直接投资)条件的自由度甚至要超过其它WTO成员。与此同时,国内本土的私营企业仍然被排斥在许多产业之外。这绝不是赞成对FDI的保守政策。但一个可能的结果是,高速增长的果实大部分流向国外。

编辑:吴麒敏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李晔 郑正恕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