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2002上海高考作文:“面对大海”(老师版)
 2002年7月22日 22:21

冰子原名严才楼,1939年生于上海,著名儿童文学家,1985年离沪去美定居。曾出书30多本,屡获国家、省市文学奖。有6篇童话改编成动画片,原任上海作协儿童文学组副组长。旅美十多年来,写了大量散文,在海外华文报刊上发表,影响深远。沈红旗教育学硕士,语文高级教师,上海八中语文教研组长。独立完成三项市区级教研课题。曾获市论文评选一等奖,市教学比赛一等奖。著有《高考写作全程指导》,独立编译《唐诗三百首》,参予多种著作的撰写。主要论文有《司汤达与<红与黑>》、《中学语文教育的当代转向》等。

面对大海

我这人一生和大海有不解之缘。小时候生在浦东东海之滨的一个小村。老时又离乡背井去了美国,家就在大西洋岸边的新泽西州。一生中一次又一次地面临大海,但是有两次却是难以忘却的。

十一岁那年,哥哥突然失踪了。父母焦急地四处打听下落。后来有人告知,说他可能去了海边的平湖镇,想搭船去舟山岛。父亲带着我,匆匆赶到平湖,只见海滩上停了许多木船,只等潮水一到,它们便可扬帆远航。父亲和我赤了脚在海滩上,走到一艘又一艘的木船边,向船夫们询问。我们不知不觉地离海岸线越来越远了。突然,潮水涌来了,很快地淹没了我的小脚背。父亲说了一声:“不好,赶快回去。”他搀着我的手往海岸急奔。想不到海潮是那么迅猛!不要大海无情人有情冰子几分钟,海水已浸到我的足踝。我不敢怠慢,喘着气跟着父亲飞奔。快近海岸时,海水已到了我的膝部。父亲忙紧紧地抱起我向岸边冲去。等到父亲和我上了海岸,回头一望,海潮已有两米多深,有力地把木船托起,每只木船扬起了白帆,准备开航。父亲轻轻地说了一声:“好险啊!”。没有父亲,也许我被海水冲走了。海是那么神秘、险恶。几千年来,不知有多少人被大海吞没了!对海的恐惧和对父亲的感激一直伴随着我。

五年前,我的儿子从美国东岸的罗格斯大学转学到西岸的洛杉矶大学。我们驾车横贯美国四千英里。一到洛杉矶大学,放下行李,便去了有名的圣塔莫尼卡海滩去游览。圣塔莫尼卡海滩终年阳光灿烂,碧蓝的海水在阳光下闪亮。海滩边的细沙上躺着许多女人,她们穿着花花绿绿的比基尼泳装。留着长发的时髦青年踩着溜冰鞋在岸边滑行……我无心观望欢乐的景像,却坐在一个冷僻的海边岩石上遥望大海。啊,太平洋。我终于到了你身边。这么多年,我生活在美国东岸的大西洋边。望着无边无际的太平洋,我似乎看到了彼岸———中国!我好象看到了上海的东海之滨的故乡,海滩上,有一群光身的孩子在拣拾黄泥螺。累了,他们躺在海滩上歇一歇,饿了就拿出一个饭团啃几口……孩子中不是有我童年的身影吗?现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坐在太平洋的彼岸,面对大海,正想着故乡的人、事、情。

海是那么辽阔。我面对大海,只觉无奈,无力。大海分隔了多少代的多少人。我忽发奇想:如果地球的五大洲正如“版块学说”所言,原是连成一片的,后被大海分隔。那么会不会像科学家所言,五大洲正在重新靠拢呢?真是这样,世界或海峡两岸连在一起,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了。

面对大海,是我少年时代一个隐秘的梦想。徜徉书海之中,我很早就开始感受到蔚蓝色大海的神奇与美妙,特别是浪漫派大师的杰作,到处洋溢着自由奔放的气息。雨果的小说中,从《海上劳工》吉里亚特投身大海的悲壮之举到《九三年》中朗德纳克制服大炮的海上奇闻,再到《悲惨世界》中冉阿让跳海脱身的惊险情节,无不浸透着大海苦涩的腥味。浪漫诗人拜伦、雪莱更是将他们的魂魄融入了大海深处。而想到普希金,心中就会涌起他那句发自肺腑的深情呼唤:“哦,大海,自由的元素……”

面对大海,我体验着生命的激情。第一次见到席里柯的《梅杜萨之筏》,不禁为其惨烈的场景和磅礴的气势深深震撼。也许就在这一刹那间,我隐隐领悟了死亡才是最为本己的东西。死亡犹如一道闪电,瞬间照亮了整个生命的意义,使生命的执着更为强烈。大海并不总是温柔的。当它狂暴之时,我们听到了《奥德修记》之中海神暴怒时的惊涛骇浪和麦尔维尔笔下白鲸出没时的汹涌澎湃,见到了康拉德笔下燃烧的邪恶和海明威书中严峻的挑战。但正是在狰狞的死神面前,桑地亚哥老人那傲岸的风骨才显出毫无矫情的纯真。那一次,我仰卧在舟山的颠簸不已的渔船上呕吐得满地狼籍,但也正是在那里我泪流满面地告诉自己要珍爱生命中的每一天。

感受大海的风云激荡,已成为了我唤醒激情的力量之源。

面对大海,我感受着生命的瑰丽。大海是变幻无穷的。孔子乐山乐水的隽语,早就赋予了大海睿智机敏的特性。在大海面前,任何机械刻板的定论都显得那样可笑,大海深处,正静静地躺着那自以为是的泰坦尼克巨轮的残骸。但变幻的大海同样是有规律的。那些横渡海峡的勇士与轻盈冲浪的健儿,就充分摸透了大海的脾性。同样,要在宦海、股海等人生大海的浮沉中闲庭信步,更需要超人的智慧与胆魄。大海是宽容豁达的。罗素将生命的归宿喻为大海是颇为恰当的。它以无私的襟抱接纳形形色色的人们,而走向这样的归宿时,又有多少人能够胸怀坦荡、心无愧疚呢?大海又是浩瀚博大的。它以广袤无边显示出天然的从容自信,它的自净功能显示出更新自我的勇气和力量。面对大海沈红旗它告诉我们内涵丰厚的“冰山原则”,它不屑一顾转瞬即逝的苍白泡沫。是的,想想大海,我们那浮躁的心态应会稍稍沉稳一些。

面对大海,我憧憬着生命的升华。古典中国极少咏海的佳作,难得的一篇木华《海赋》,也因诘屈聱牙而难以读得尽兴。儒家歌咏水光潋滟的西湖静美,禅宗欣赏月映万川的人生哲理,但我害怕恬淡之中的无所作为,更害怕生命潜能的日益枯竭。我渴望伫立在巨浪咆哮的峭壁之上,感受生命的淋漓酣畅。我为海浪不惜粉身碎骨撞向礁石的悲壮而激动,为孤舟不惧狂风恶浪扬帆远航的英勇而喝采。历史正因那些不畏牺牲的先驱者而辉煌灿烂,我们又怎能安居斗室浅吟低唱?面对大海,我升腾起一种荡涤琐屑卓尔不群的凌云壮志,一种巨量吞吐气象恢宏的海洋情感,一种突破羁绊乘风破浪的激情冲动,一种……

哦,大海。我爱水。我爱奔腾不息的江,爱美丽迷人的湖,爱活泼欢快的小溪,但更爱湛蓝湛蓝的大海。

编辑:任渊 来源:新闻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