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专家解析入世对我国社保体系的影响

我国居民的储蓄余额在今年即突破了8万亿元,将占GDP的90%以上。有关专家指出,这体现了人们对未来生活变动的重重顾虑。我国跨进WTO门槛使人们对保障机制更加关注。为此,本报记者走访了社会保障与保险学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兼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咨询委员郑功成先生。

WTO挑战社会保障

郑功成首先指出,“WTO是世界性的经济组织,在这个框架内目前还未有相应的社会政策或社会保障条款,但它要求成熟的市场经济体系,而成熟的市场经济体系不仅包含着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且需要以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为基本条件。”

郑功成认为:“我国的社会保障制度改革进行了近20年,成就很大,但在打破计划经济旧体系的同时,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新型社会保障体系还不成熟。这缘于社会保障网的残缺,政策的不稳定,以及社会保障待遇无法全部兑现,过分强调个人负责的舆论渲染等。”

“目前看来,尽管我国新型社会保障制度的基本框架及改革原则已经确立,养老、医疗、失业保险及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等正在覆盖着越来越多的人口,但我们为入世所做的准备并不充分”。郑功成说:“由于没有强有力的法规约束,加之因历史负担和制度转型造成的社会保险缴费率过高,许多非国有企业及其职工尚未参加社会保险,企业拖欠社会保险现象更是司空见惯。”

不仅如此,加入WTO意味着我国现有产业结构必然进行重组,由此将带来城镇结构性失业增加,农村剩余劳动力更多地涌入城市,与此同时,下岗职工也到了大规模走出再就业中心的最后期限,这些都意味着必须有较为充足的失业保险基金储备。“而我们面临的现实是社会保障基金准备性不足”。郑功成指出,我国目前包括养老、失业保险在内的社保基金积累只有1000多亿元,尚难应付可能发生的失业保险金支付高峰。郑功成说:“这些都将使我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在入世后面临挑战。”

社保应当也可以成为安全网

郑功成说:“尽管世贸组织对成员的社会保障水平没有明确限定,但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等发达国家一直酝酿在WTO框架中加入有关劳工标准或社会保障条款。这一点遭到了发展中国家的强烈反对。发展中国家的现实情况,决定了它们必须作出这种选择,但从长远趋势来看,建立健全的社保制度及提高社保水平却是大势所趋,因为这不单纯是为了保障劳动者的权益,也是世界发展的主流趋势。”

事实上,国际劳工组织作为联合国最大的政府间组织,已经制定了100多个有关劳工权益保障方面的公约,提供了最低程度的保障标准。郑功成强调:“加入WTO将促使我国迅速完善市场经济体系和与之相适应的社会保障体系,社会保障应当也可以成为城乡居民尤其是工薪阶层与低收入阶层人口的社会安全网。”

郑功成指出,劳动者享有的社会保险将与就业单位相分离,劳动者社会保险关系的转移将更方便、快捷,看病可以选择服务最好的医院。养老保险支付也将社会化,包括工龄与缴费年限的计算和衔接均将有新的规范政策。入世后,药品价格将下降,医疗保险费用支出的膨胀将减缓。建立农村社会保障机制也将纳入议事日程。

郑功成说,建立相应的灾害救济制度和农业政策保险制度是WTO成员的惯常做法,对发展中国家还允许建立贫困地区发展基金和强化官民结合的扶贫机制,而这恰恰是我们现有社保体系中亟待完备的。因此,完善我国的社保体系还任重道远。

每个人都要增强自我保障责任

朱镕基总理在今年两会时承诺,“十五“期间要把社会保障拨款占财政支出的比重从现在的不到10%,提高到15%—20%。然而,国家财力的约束和人们需求的差异等,又决定了社保制度不可能包办所有人的一切生活保障。因此,郑功成认为,人们还必须增强自我保障责任并努力提升自己抵抗生活风险的能力。

他指出:“商业保险就是一种很好的风险保障机制,人们可以像购买一般商品一样,根据需要和经济承受能力来选购商业性的财险、寿险、医疗保险等服务,转嫁自己的财产利益风险和人身风险或者增进自己的福利。”他举例说:“我国新型的养老保险制度确立退休养老金的工资替代率不超过60%,这意味着人们在新制度下领到的养老金将大大低于原有及现有的退休金水平,人们要想在年老时生活消费水平不下降,就需要投保商业性的人寿保险来弥补。”

不过,他也补充指出:“商业保险作为一种完全按市场规则来运行的机制,更有利于维护高收入阶层的既有利益,人们的收入水平越高,参加商业保险就越有必要。”因此,他主张大力发展商业保险,以便让人们有更多的选择,而为自己的明天投保则应当成为更多人未来的选择。

“当然,在制度化的社会保障与市场化的商业保险之外,还有必要建立社会互助机制和发展慈善公益事业,人们可以将参与互助保障、参与慈善事业看成在助他之中获得他助的途径,这也是个人负责的一种方式。”郑功成最后总结说:“要想在加入WTO后真正化解人们的后顾之忧和真正维护人们的生活安全,社会保障制度的健全与完善是首要的,其他机制也是必要的,它既需要政府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财力,也需要企业、社会和个人的积极参与并共同分担责任。”

编辑:叶然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潘圆 
  • 给社保卡办理注入更多温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