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WTO掀开并购重组新篇章

随着WTO向中国的脚步越来越近,对WTO的认识和感知将不再停留于层面,我们已置身于一个更大的市场中,遵循统一的规则前进,其影响涉及每一个人。在相对独立的世界里运行了这么多年的中国企业和中国证券市场,也将逐步走进全球一体化的进程中,中国的并购重组则必定在其催生下产生新的内涵。

并购不得不为的选择

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发生在全球范围内的第五次并购浪潮,有着特定的历史原因。首先,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推动之下,竞争加剧,迫使企业通过并购扩大自己的实力。其次,随着高新技术产业的崛起,产业成长实际周期变短,风险加大。因此,许多企业更愿意通过收购来实现迅速扩张。与之相应,这一轮全球的并购范围之广,规模之大都超过了以往。而且体现出强强联合、战略合作的特点。

很显然,加入WTO,我们便会置身于这样的浪潮中,这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并购市场。

事实上,外资早已对中国企业和中国资本市场虎视眈眈了。由于目前政策禁止将上市公司的国有股转让给外资,因此外资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介入,更多地是走“迂回路线”。而对于一些质地良好的非上市公司,外资则早已祭起了收购的大旗,如娃哈哈和乐百氏实际上已经归于法国达能麾下。作为国民经济中一个整体优质的群体———上市公司,显然是希望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外资最不愿忽视的,外资并购的热潮必将逐浪推高。

与此同时,在外资“洪水”的冲击下,无论是规模和实力都还弱小的国内企业,为了生存和发展,也必将走上战略合作之路。

并购将往何处去?

无论是外资收购国内的公司,还是国内公司自身的联手,都不同于过去发生的并购,这些并购将呈现出新的特点,并购的内涵将更加丰富。

一、以产业整合为目的的战略性并购将走向前台。

为适应全球产业竞争的需要,企业的并购必将把作大作强自己的产业作为合作的首要条件。比如,经历了诸侯割据之苦的中国家电行业,已经面临着新一轮的“洗牌”。像海尔、长虹这样的行业巨头,或寻找各自的并购对象,或被别人并购,或双方联手,都是并不遥远的事情。

二、规模扩大,支付方式多样。

由于以行业整合为目的,并购的规模将进一步扩大,行业巨头之间的合作将会产生金额上百亿、上千亿的并购事件。支持这么大规模的并购,显然现金支付是不可能的,这就要求以股权支付方式为主的吸收合并等企业合并行为将大量发生,而不是现在市场中简单的股权收购。并购规模的扩大需要有相应的金融支持,金融工具的多样是催生大并购不可缺少的技术条件。

三、重组的内容将更丰富。

资产重组不再是唯一的内容。由于竞争的需要及监管的严格,先天不足的中国上市公司大都开始新的战略调整,公司的收缩和扩张成为不同上市公司两种截然不同的选择。这就要求资产重组的模式应有所突破,股权重组(如合并分立、定向增发和回购)、债务重组等都将成为重组的新内容。

四、市场化的收购方式将粉墨登场。

中国的并购重组市场一直带有很强的行政色彩,但并购这一高风险的企业扩张模式与行政干预有着天然的排斥。在市场化的原则之下,从并购发生的动因、选择的目标企业,并购协议的达成,到并购模式及最终能够达到的目标都不尽相同。并购应该成为更多企业的主动选择,取代协议收购的要约收购也将在中国市场发生。而只有市场化的并购,才能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

五、旨在调整企业内部机制的并购将浮出水面。

中外企业的竞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企业经营机制、管理机制等方面的比拼。近一时期,管理层融资收购(MBO)渐渐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这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市场的需求。不同于国际上曾经流行的MBO,厘清产权,转变企业经营机制的使命,让中国的管理层收购带有了更多本土化的色彩。管理层收购作为成功率最高的一种并购方式,必然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中国证券市场上。

 选稿:苏珊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