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WTO不相信眼泪 上海纺织蓄势待发参与竞争

11月10日,在多哈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四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法律文件,中国终于成为世贸组织新的一员。众所周知,入世后,将给我国各行各业带来机遇和挑战,那么,其中对纺织这个传统行业又会产生什么影响呢,上海纺织又会有什么应对举措呢?为此,东方网记者专程采访了上海纺织控股(集团)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朱匡宇。

上海纺织业已提前消化入世将带来的不利因素

朱匡宇首先表示上海纺织业经过十多年的改革调整,已提前消化了入世所带来的不利因素,面对加入WTO,上海纺织业正积极准备应对。

据了解,从80年代中后期开始,上海纺织业就开始脱离计划经济的保护,也可以说是最早被计划经济所"抛弃"的行业。作为目前一个完全竞争性的行业,上海纺织较早就接受了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律。

朱匡宇指出,纺织产品受关税壁垒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但这么多年以来,纺织品出口仍得以发展。这次在全国出口二百强中,上海纺织名列第四,目前每年有13亿美元的出口,外向度在整个行业中已经接近了50%。在关税壁垒的束缚下,能取得这样的业绩,也说明了上海纺织已提前消化了WTO所带来的一些影响。

同时,从进出口渠道而言,外国纺织品大量涌入国内市场的情况其实早就出现了,国外的面料、原料和成衣的进口已经铺天盖地,而不是在加入WTO后,我们才会去面对这些情况。

除了上述的因素,另一重要原因是从1992年开始,由于整个上海城市功能定位的改变,上海纺织提前进行了调整,这也为应对入世创造了良好的机会。在这八年时间里,上海纺织在"精干主体,压缩总量"方面,取得了成功。主要体现在三个大的方面的突破。首先是产业结构调整得到突破进展,原来纺织主要是初级加工,现在已完全不同了,原来250万棉纺锭已压缩到目前的73万棉纺锭。其次,企业结构调整也取得了很大的突破,原来466家国有企业现在已调整为250多家,对于那些长期以来难以维系的一大批困难企业采取了破产和"关停并转"等措施。第三、劳动力结构调整也取得成效,原来上海有55万纺织职工,到今年减至11.3万人,实现了40余万人的平稳转业。

朱匡宇认为,正是由于这些成果,使得上海纺织能提前消化了入世将带来的一些不利因素,这也是入世给上海纺织带来的机遇。

WTO不相信眼泪 上海纺织将迎接挑战参与竞争

朱匡宇表示,WTO不同情弱者、不相信眼泪。加入WTO后,中国纺织企业将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与国外的企业进行竞争。

朱匡宇称,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上海纺织业在面临机遇的同时,也将迎接挑战。他认为,纺织业正面临全球纺织品过剩的矛盾,面对的是全球纺织品大战的局面。我们没有理由乐观地认为,加入WTO后,纺织品出口就会大量增加。从成本分析的角度来讲,第三世界国家的纺织业劳动力等成本更低,更具出口吸引力。因此,全球纺织品过剩,是中国入世后纺织业面临的主要忧患。

其次,入世后关税壁垒取消,纺织品配额也将取消,朱匡宇认为,配额本身也是柄双刃剑,它既有限制的一面,也有保护的一面。国有纺织企业长期以来是受惠于配额的。因此,当配额取消后,其保护性的一面也没有了。这是因为,在有配额的情况下,国外需求者总要使用这些配额来中国采购,在配额取消之后,哪里成本最低、价格最优,服务最好,采购商就到那里去采购。如果我们在上述几方面做得不够,人家就不会进口中国的产品。

再者,国内要加紧完善和国际接轨的入世游戏规则。目前国内纺织业内的无序竞争十分严重,有的企业可以无限度地牺牲价格,这将在加入WTO后付出昂贵的代价。朱匡宇呼吁要尽快建立和完善行业协会等中介机构,制定法规及对外的保护性措施,共同建立行业竞争秩序及市场秩序。他说,如果我们没有群体和团队观念,是会在这场竞争中输掉的。

学习国际游戏规则已刻不容缓

朱匡宇表示,入世之后,我们迫切需要对WTO规定的国际规则进行学习。他认为,应对新挑战,有四个方面工作需要立即着手进行:

首先,要加强对WTO的研究,对国际游戏规则进行全面的学习。纺织系统所有的干部都要对此有深刻了解,如果对国际规则一无所知,就无法去面对竞争。政府应帮助企业在这方面创造条件,企业要组织所有干部学习、研究,把这作为第一位的大事;

其次,要帮助增强企业的综合竞争实力。上海纺织从1998年开始,对龙头、三毛和申达进行了上市公司的重组,这为企业增强综合实力创造了很好的条件。上海纺织控股下一步准备利用这三个公司的资源,实施股份公司集团化。走集团化之路,把控股内大量的优良资产和优势企业汇合起来,鼓励它们向优势企业集聚,为这些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

第三、用高新技术来提升企业的能级与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要培育核心竞争力,一定要有科技作为动力,上海纺织在这些年已很多工作。朱匡宇认为在加入WTO后,国外品牌和技术大量涌入之后,为我们提升产业能级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此外,要将人力资本看成企业的第一资源,下决心通过各种手段去吸引人才,努力解决纺织企业内人才匮乏的局面。在过去的八年中,上海纺织业减员分流,在这过程中,也失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朱匡宇认为,以前企业花若干费用引进人才,被看成是企业对人才的投资,但现在这种观念得到了彻底扭转,企业引进人才,其实是人力资本的所有者(人才)对企业的投资,而企业所作的回报其实是投资的很小一部分。

请关注专题:中国入世:机遇和挑战并存

编辑:游海洋  来源:东方网 11月12日 作者:王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