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养父怒说伊朗"姐妹花"分颅:手术形同送死   |财经新闻|我国公路客运大幅回升 日均旅客数达去年同期70%   |文娱新闻|王姬明晚做客《艺术人生》 讲述漂泊人生   |文娱新闻|王志文律师:原告为选择法院编造了谎言   |国内新闻|王岐山:北京市社会公共事业具有巨大市场潜力   |国内新闻|洪水冲断沈山线 打工者报警受2000元褒奖   |独家报道首页|再次提升1.68米 上海音乐厅"长"停[图]
张冠李戴会让作家"很狼狈"
2003年7月10日 16:37
 

我写了几十年散文,出版了数十本散文集,涉及的题材很广泛,其中也有一部分谈到历史典故和传说。这些文章大多都谈不上严谨,只是面对历史发一些感慨,对熟悉的人物和事件,也会有一点叙述性的描绘,对不太熟悉散文中的历史真实的事情,只能抒发一点感想,作一点猜测和联想,如此而已,决不敢斩钉截铁地下什么结论。

我想,不管作者是什么身份,如果文章是客观地提及曾经发生过的事件,那当然要探知究竟,尽量弄清楚来龙去脉,然后再落笔写。要在文章中引经据典,必须准确,如果发生张冠李戴的现象,对作家来说肯定会很狼狈。

我也有过这样的狼狈。譬如,我曾在一篇散文中写到古人的瓷枕,小而硬的瓷枕,作为枕头极不舒服,这引发出我的很多联想。我以为今人见到的那些瓷枕,其实多为墓葬物,是给死人枕头的,所以无所谓舒服不舒服,活人不会喜欢这样的枕头。文章发表后,有一个读者来信,对瓷枕发表了长篇大论,彻底否定了我的用联想得出的结论。那读者确实有学问,信中引用了很多古人用瓷枕的典故。读这样的信,令我汗颜,觉得自己的知识欠缺。想象的艺术真实和历史的真实,两者当然不是一回事。抒情的散文和学术文章,两者也不是一回事。

写抒情的散文,和写历史考据的文章情况不一样,作者的准备和心态是不同的。前者可以天马行空,可以自由想象,作家的主观意志可以主导一切。

譬如罗伯特·莱希曼的《生者与死者的对话》,作者在他的文章中以访谈的形式和莎士比亚、马克·吐温、伦勃朗和瓦格纳交流,一个现代人,绝无可能访问过去的逝者,所以这样的访谈自由不羁,海阔天空,怎么谈都可以。没有人会计较被访问的那几位大师说的话是否真实。毫无疑问,作者对他的“访谈”对象以及他们所处的时代了解得非常深刻,这是他发挥想象的基础。

前不久读迟子建的一篇散文,文中写她梦见周瑜,有奇妙而荒诞的交流。这样的散文,涉及历史人物,其实和历史无关,只是表达作家的一种向往和心境,读者不会在意文章中出现的周瑜是否真实。

如果是后者,即学者专家的介绍议论历史文章,必须非常严谨,文章中提及的一切都得有明确出处,都得经过考证。即便是修正前人观点和结论,也应在科学考证的基础上,完全凭推断和想象是不行的。记得很多年前读翦伯赞的《内蒙考古》,很为他那种严谨认真的风格感慨,虽不是学术论文,但不愧是一个历史学家的文章。

余秋雨的散文,在这两者之间,既不是一般的抒情散文,也不是学者研究历史的学术论文。读者喜欢他的散文,在阅读中产生遐想和共鸣,是因为他对历史和人生的思考,是因为他独特的叙述议论方式,还有他的文采。他的散文的成就和影响是有目共睹的。余秋雨这些年来一直成为关注的中心和热点,这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不幸。再完美的事物,不断地在聚光灯下被无数人用放大镜谛察,总能挑出疵点来的。如果因为文章中一些小的疏漏而否定余秋雨的创作成就,那当然很可笑。

我没有读过《石破天惊逗秋雨》这本书。能把从余秋雨的散文中发现的问题写成一本书,我很佩服作者。书中的评论,是严肃的学术考证,是平心静气的探讨,还是吹毛求疵的夸张,是牵强附会的批评,没有读过此书我无法判断。不过,我想余秋雨应该欢迎这本书,不管作者出于何种目的和心态,能够花这么大的功夫研读自己的作品,而且居然能发现这么多值得探讨的问题,那应该是一件好事。如果是我,我会找来认真读一读,对书中的意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如是善意批评,我会由衷感谢作者;如是沽名钓誉、恶意挑刺,那也不必生气,一笑了之吧。

 
 
  来源:东方网  作者:赵丽宏(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散文家)  
 
 
 
订阅 铃声 图片 言语传情 自写短信 短信联盟
笑话无限、快乐无限-包月仅7元 阿杜孙燕姿,热门铃声
每日健康提醒 每日星座运程,爱情指数
头条快报 新闻最先知道 球亨足球乐园,澳彩权威盘口信息
时髦短语,最新“非典”笑话 幽默图片打扮个性手机
头条快报
20元/月
实用新闻
 0.20元/条
绝对短信
  7元/月
情趣笑话
  16元/月
两性学堂
  20元/月
你的手机: 手机密码: 注册 密码查询
http://sms.eastday.com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