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5 -全文检索 加入收藏夹
东方首页东方新闻东方财经东方体育东方商机东方生活东方文苑东方图片东方论坛
         东方网->>独家报道
章孝严回乡认祖归宗始末

    
align=center

章孝严,国民党中常委、原台湾国民党秘书长,在去年国民党选举的前半期,因被指"工作没有起色",调任"总统府秘书长",不久,因绯闻而辞职,现无正式的职务。

章孝严系蒋经国的非婚生儿子。1942年,蒋经国的情人章亚若在桂林诞下一对非婚生双胞胎,长男为章孝严,次男为章孝慈。1994年11月14日章孝慈访问北京时,在饭店里猝发脑干出血护送返台后成植物人,不久即去世。

今年6月15日,在接受香港凤凰卫视记者专访时,章孝严突然透露:他拟定8月23日赴大陆溪口祭祖,完成认祖归宗的心愿。他说,这是他母亲章亚若半个多世纪前的心愿。

只是,章氏兄弟要与常人那样回大陆祭祖扫墓,真是不容易……

回溯章孝慈的为母扫墓,就历经了种种磨难。蒋经国在世时,台湾当局还不允许提及章亚若。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在弥留之际的昏迷中,连续呼唤着"亚若、亚若"的名字。这一秘密一直到蒋经国离世后,始由在一旁听到的前国民党党部副秘书长秦孝仪,转告了章孝严。为此事,章氏兄弟很是激动!但由于当局的政策等原因,章氏兄弟并未能回大陆寻找母亲的坟墓,更不能去溪口认祖归宗。

可是,蒋经国的一个孝母故事激励了他们:1939年12月,当他的生母毛福梅氏被日寇飞机炸死溪口峙,他不顾父亲蒋介石的劝阻,回到溪口,为母亲匐匍奔丧,并立下"以血洗血"石碑。于是,从1984年起,章氏兄弟曾数次托咐亲人,辗转到大陆桂林寻找母墓,也准备为母亲立碑。可是,沧海桑田,何处去寻?幸有桂林文物部门,经五年查证,终于促成。

1991年5月1日,台湾当局宣布终止"动员勘乱时期"令,同时废除长达38年的"军事戒严"令,这虽是非常重大的解禁,但章氏兄弟因有政治身份,还面临着禁令,不能回大陆为母扫墓。

1993年8月18日,孝道重于仕途的章孝慈,在国民党第十四全会的选举前,宣布退出"中央委员"的选举,在这之前还辞去了"国大"代表,20日完全以一个学者身份,终于回归大陆。这趟"寻根之旅"从寻墓到成行,费时近十年。

这次章孝慈是率领台湾参加第二届"两岸法学学术研讨会"60余代表,先行到达北京的。抵京的第二天下午,一条爆炸性新闻传遍世界:江泽民总书记在中南海会见了他,对他回来扫墓,极尽对母亲的孝道表示赞扬。总书记对他说:到桂林去祭扫你母亲章亚若女士的墓,是中国人的伦理道德表现。他还对章孝严先生未能随行甚感遗憾。

1992年,台湾当局通过了"国统纲领",承认两岸都是中国人,两岸走在了和平统一的坦途上。自1993年8月,章孝慈卸去了政治身份以来,积极建立了以他主长的东吴大学与大陆各重点大学的合作关系,以推动两岸的学术交流,已是三次跨入大陆,两次进京。

1994年11月13日,章孝慈第二次进京,拟在北京大学讲学。不料在14日清晨,他突发脑干出血,昏迷不醒,急送中日友好医院抢救。

紧急时刻,大陆以海协会名义致电台湾海基会,通报了章孝慈的危情,并表示基于人道,已为其家人来京探望提供礼遇安排,还希望章孝严先生,也能迅速来京。

按照台湾当局的规定,当时身为国民党中央常委、"政务官"的章孝严,还不允许来大陆奔丧探亲。章氏兄弟从小丧母,有父不能相认,相认又严禁公开,兄弟俩则一直相依为命。此时,台湾的朝野"立委"为之呼吁。15日,台湾当局特批"同意章孝严以个人身份前往北京"。

章孝严于16日下午3时20分抵京,直奔医院。他在章孝慈的耳旁连呼弟弟,但是已昏迷50多个小时的章孝慈,丝毫没有反应,奇迹没有能出现。专家告诉他,章孝慈抢救了生命,亦难以排除会变成"植物人"。章孝严无奈地感叹:"自七岁离家,40多年没有回来,没想到第一次回大陆,竟是这样的状况,这样的心情。"他悲痛极了,他要求来桂祈祷母亲。

18日上午8时30分,章孝严由北京经广州转抵桂林。下午3时20分,章孝严去到东郊凤凰岭下母亲的墓地。他跪哭墓前:"母亲大人,孩儿孝严看妈妈来了!祈求母亲在天之灵,保佑孝慈渡过难关,早日康复!"由于是突然的祭扫,连祭文也未能准备,随后,行三跪九叩,焚香化纸。祭扫进行了40分钟。

1942年,章亚若在桂林生下这对孪生儿子后,就迫切盼望着给他们认祖归宗。她在丽狮路42号住宅的厅墙上张挂了一幅蒋介石的全身立像,又在卧室墙面的显眼处,斗胆悬挂了一幅1937年春蒋经国与他生母毛氏的合影。但是,这个秘密不意被揭开了。一天,她邻近的广西《民团周刊》社长钱实甫的太太肖友莲,被偶尔引进了卧室,看见了这张似乎认识的合影。她是刘海粟的女弟子,是名画家,虽然见识多,但顿感惊奇。章亚若只好在这位朋友面前介绍说:"坐着的是我婆婆,站着的是我丈夫。"尽管肖友莲答应为她守口,但秘密还是传开了。由于章亚若对要求名份和儿子归宗累不罢休,伤害了蒋氏父子的尊严,不幸付出了重大的代价,"不明不白"命丧异乡。尚不足6个月的孪生儿子被转交他们的外婆周锦华,将他们苦心抚养成人。

46年之后,蒋经国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曾托咐身边的前辈、国民党党部副秘书长秦孝仪,进行章氏孪生儿子的认祖归宗事。蒋经国去世后,秦老前辈将此事交由蒋的二公子蒋孝武继办,还正式将此事转告了章孝严兄弟。蒋孝武对此事,由"反对最凶"到"整个转变过来",表现得很是热心。1990年1月9日,蒋孝武在台北的一次公开场合中,面对无数的提问记者表示:我与刚出任海工会主任的孝严,不仅情同手足,根本上就是手足!一阵了鼓掌声后,他接着说:希望新闻媒体不要再把我们之间当做问题来讨论。

他们的祖母宋美龄,则对归宗事缄默、对孪生孙子礼遇。1989年6月12日下午,宋美龄在台北妇联总会接受美国波士顿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在仪式后的酒会上,她特意会见了在场的"外交部"常务次长章孝严夫妇。他们是蒋家第三代中唯一应邀人。这是宋美龄与章孝严首次相见,并握手交谈。此时,媒体已有透露,章亚若墓找到了。

1990年4月13日,蒋经国80冥诞日,国民党党史委员会召开了"蒋经国先生的追思行谊与事功"研讨会。引人注目的是,公开邀请了章氏兄弟,这是秦孝仪前辈有意的铺垫。

1995年3月31日,章孝慈在台北病逝。丧礼上,正接受化疗的蒋孝勇没有到场,蒋家唯一到场致意的是蒋纬国。他在回答记者们最关心的这个问题时说:要归自然发展。

蒋孝勇在世时,有位"太子派"重要人物--王升,曾挺身而出,游说蒋孝勇:"师兄,我们要一了教育长(指蒋经国)生前的心愿。"可是蒋孝勇回答:"你不是口口声声师母的吗?今天教育长不在了。师母还在啊,提这件事情不太好吧!""不不不,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是教育长的心愿。""教育长与我无所不谈,这件事他从来没有讲过。""他没跟您讲,是您的事情。""你口口声声师母师母的,现提这些事不太道德吧?"两人不欢而散了。

王升与蒋经国和章亚若有着特殊的关系。当年蒋经国与章亚若动真情相恋,他是知情人;大陆即将易手,蒋经国将章氏儿子从南昌东渡台湾,他是执行人;抚养他们的外婆周锦华去世后,蒋经国开始了与他们秘密而稀疏的有克制联系,他是联络人;从此,每年的春节、端午与中秋佳节,章氏兄弟都得到了不见面的父亲的红包,他是转交人。王升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十六期,从蒋经国主政赣南时期起,他就一直追随蒋经国左右,宦海沉浮,既是蒋经国三青团干训班的学员,又是章亚若的同学。

蒋孝勇身患癌症,于1996年12月22日去世。患病期间,他以坚强的意志,回到故乡溪口,进行祭祖,终于了却了他三代的心愿。他曾多次说过:中华民族统一的必须是不容置疑的,虽然基础与条件仍然需要时间才能渐趋成熟,更何况无论从主观或客观的长远角度思考,中国统一才更能保障政治、经济方面在国际社会中的永久利益。他还专程到上海,瞻仰了他的姨祖母宋庆龄故居。这次神秘的大陆之旅曾震动了两岸。

自从蒋经国去世以后,短短九年间,他已有四个儿子相继离世。基于蒋介石第三代,仅仅只有章孝严一子尚在的现实,三年前,溪口蒋氏族人,终于联名给他发出了回祖籍祭祖归宗的邀函。

章孝严收到溪口族人的联名函后,很是激动。但由于他时任"外交部长",后入国民党党部秘书长、"总统府"秘书长,身为"政务官",受当局所阻,还是回不了大陆。不料,他突发了一椿绯闻,从而加速了他的启程。

1999年12月,台湾国民党世纪末的"总统"选举前,频频爆发了"钱与色"的风暴,竞选已是疑云重重,在宋楚瑜的"兴票"风波之后,一贯严禁昵妻的章孝严又爆发了号称"世纪末最劲爆绯闻案",这场风波,朝野一片哗然。

原来,12月21日下午4点半,台北《劲报》报斗大的头版标题,报道了"本报记者"的独家新闻。报道指出"总统府"秘书长章孝严,在11月10日担任国民党秘书长任内,因婚外情被迫向新欢签下一纸,答应在2000年6月底完成与妻子黄美伦离婚手续的承诺书。

但是,这段绯闻案无法落幕,似乎闹了一场没有女主角的婚外情。已曝光的两张便签,有章的签名,但无对方芳名。一位自称是章孝严的友人,指认女主角是一位装修高级设计师王筱蝉,然而王小姐一再澄清自己,表明愿与章孝严当面对质"还我清白"。

有关于11月10日在晶华酒店签字承诺的情况,又有多种版本的说法,甚至说是在"三把黑枪"胁迫下的承诺。如果女主角不是王筱蝉,那么章孝严为什么放任媒体指鹿为马的炒作?外界还有认为,曝光过程,有给人一种精心策划的感觉,就是要拉章下水,陷害国民党的得票形象,又将他归为宋楚瑜人马,牵连其中?可是章孝严近乎封口,在事发的当天,就坦承犯错,提出辞职。23日,章孝严在妻子黄美伦的陪同下,在"总统府"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愧对关心他们兄弟成长的亲友,从此走下政治舞台。此事有被认为是"跌破众人眼镜,也转移了选取战焦点"。

然而,抢着抛出这个"独家新闻"的不是别人,而是章孝严的表哥、《劲报》社长周天瑞。鲜为人知的是,这位表哥竟是那位含辛茹苦抚养章氏兄弟成人的外婆周锦华的亲侄子,传真证据便签者,正是看上了这层特殊关系。

就在绯闻沸沸扬扬不到三个月时,章孝严为了完成父母亲的遗愿,不再等待蒋方良的百年,也不再顺其自然,他要了结自己的心愿,偕全家访问故乡--浙江溪口。

8月23日上午,一架香港起航的飞机在宁波机场降落,这是一架普通的民航机,但从舷梯上走下一位不普通的男子,身材适中,谁会想到呢?他可是一位非常特殊的来客。

他就是章孝严,章孝严一家没有直达溪口,而是在宁波落脚,之后再轻车简从,直驱溪口。

浙东多山,章孝严远远看到祖父蒋介石亲题的"武岭"两个大字,体内一下子热血沸腾,陌生的故乡一下子亲切起来。章孝严一行抵达溪口,当地派出两辆警车开路,并在进入溪口镇的路口维持秩序。在下榻的武岭宾馆,大厅挂着一幅标语:"热烈欢迎章孝严先生一行下榻武岭宾馆。"

五位分别代表蒋家"周"字辈(与蒋介石同辈)、"国"字辈及"孝"字辈的族人,前来与章孝严等人会面。章孝严在谈话中激动地说:"很兴奋,但是难掩近乡情怯的心情,这趟归乡之路等得太久了。"

8月24日一大早,章孝严一行从下榻的武岭宾馆出发,准备到蒋氏祠堂祭祖。祠堂外张挂著"蒋氏故居"的牌子,是这里著名的观光景点。门外,已有大批人守候,有些是外地的观光客,有些是本地人,还有也是蒋家,排行"孝"字辈的族人。他们对章孝严这趟返乡祭祖,有兴奋、有期待、也有好奇。

溪口镇负责接待的单位,派出了武警为章孝严等人开道。章孝严和家人一身素服来到了祠堂,在六位蒋氏族人的陪同下,由司仪引导,章孝严等人开始祭拜。

简单的上香、献花、献果、献爵仪式后,章孝严开始颂读祭文。这篇祭文是章孝严花了三、四天的时间,亲笔撰写。当章孝严念到:"孝慈与我,隔海相将;恩深情切,孺慕难忘。孝慈往矣、折翼难忘……"他的声音哽咽了。

在蒋氏列祖列宗牌前行完跪拜大礼后,章孝严完成了祭祖仪式,从这刻起,章孝严"认祖归宗"了。他举起右手频频拭泪。

他说,每个人的命运不同,有不同的坎坷之处,他曾经历过战争,度过不少动乱的岁月,但这段路总是走过来了,五十多年来的心愿终于完成,可以告慰父亲和母亲,唯一的遗憾是弟弟孝慈已经走了。

一位自称章孝严堂姑的女士,拿着族谱希望章孝严能改姓"蒋",章孝严说,他要谢谢族人的好意,从今天开始他就是名正言顺的蒋家人,但不一定要拘于形式,不一定非要改姓,因为这个名字已用了数十年,如果改为"蒋孝严",别人会不习惯,他也会不习惯。

在完成溪口之行后,章孝严于29日到桂林,在母亲墓前道一声:"母亲大人,儿子回来了!"至此这桩中国近代史上,半世纪没有完成的一个小小的篇章终于尘埃落定了。

***未经作者同意,任何报刊不得转载或摘编***

align=center

周 军 潘 莹 斌
[关闭窗口]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