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型课程”教学点燃了孩子的心灵

 

日前,沪上某复合地板公司收到一封来信,对如何“提高地板弹性”等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且附有多项性能实验数据。落款是七宝中学高二(8)班张磊等6位学生。公司领导又惊又喜,赶忙给学校打电话:“想不到同学们研究得这么深,真不简单!”这是上海中小学实施研究型课程教学的一个成果。张磊等同学进行《复合地板研究》课题时,对各种复合地板的导热、防滑、抗冲击等多项性能进行了深入研究。指导老师高保嘉欣喜地说:我只为他们画了张“图”,他们就造了一艘“大船”!

孩子的心灵不是“容器”

孩子们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是无穷的:公共汽车上,常会看到孩子趴在窗户边喋喋不休地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公园里,家长一不留神,孩子就挣脱大手,奔向远方……他们的心灵不是等候灌输的“容器”,而是有待点燃的火把。

点燃心灵的火把,培养有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一代青少年:1997年起,上海在高中阶段试验研究型课程教学,让“小鬼当家”学研究,把基础教学的课堂“扩张”到了社会大天地。目前,研究型课程已在全市近200所高中全面开花,今年9月初中也将全面推行;同时将继续在近20所小学、近10所幼儿园试点探究型课程和探索型主题活动。

小小少年学研究兴致盎然。上海中学高二(7)班诸青帝等同学研究的课题亦“深奥”:《上海市降水酸度的实测分析及酸雨的防治前景》。为收集“第一手”数据,他们听到雨声就兴奋,逢雨便“出动”:带上仪器,打着雨伞,到观测点,看啊、记啊,一干就忘了时间。从数九寒冬到春暖花开,同学们对上海市的雨水PH值连续测定了5个月。这5个月里,共有多少雨天?“31个”,小诸他们“心中有数”。

在幼儿园试点的探索型主题活动,亦让大人们“叹为观止”:闸北区芷江中路幼儿园王舒阳小朋友画的“花宝宝”,有一张伸着舌头的“心型嘴巴”,引起同学们浓厚兴趣。这个说,是打喷嚏的嘴巴;那个嚷,是吃了辣货后,把舌头放在外面晾一晾……班主任老师因势利导,组织孩子们到生活中去“寻找嘴巴”。这可了不得,孩子们由人的嘴巴想到动物的嘴巴,由嘴巴的功能想到吃、说话、表演、标记等等;甚至还联系到“我家有几‘口’”。班主任老师感慨万千:只要让幼儿对周围的事物抱有好奇心,他们就会沿着自己创设的思路一直探究下去,学会用自己头脑进行思考。

“一桶水”不够了

“给学生一杯水,教师要有一桶水”,但在研究型课程面前“人人平等”:许多问题老师也是第一次面对。“一桶水”不够用了,怎么办?和学生一起“充电”,有时还需“不耻下问”。

虹口区海南中学胡老师指导学生开展《美术装饰中活用东巴象形字的设计创意》课题,探究越深入,胡老师被学生“问倒”的次数就越多。东巴象形字出自云南纳西族,用东巴文字设计有“现代感”的生肖邮票,胡老师又“卡了壳”:十二生肖如何排列?一枚邮票该包括哪些要素?邮票怎样表现喜庆?装懂?不行。(下转第3版)(上接第1版)于是,她和学生一起扑进书的海洋,《中国集邮百科知识》、《生肖趣谈》成了她的案头书。“消化”之后再指导学生,自然得心应手:剪出纸样、金粉铺底、绘上文字、注上面值、剪出齿孔……内行人看了,也说:“真像!”胡老师说:真没想到,指导了一个课题,自己也快成邮票迷了。

杨浦高级中学吴磊等几位同学突发奇想:“能不能使金鱼发光?”学校的老师无人能回答。同学们就到周围的高校请“高参”。教授们说,目前国际上已有应用转基因技术使自身不能发光的生物体发光的先例,但没有金鱼,“可以试试看”。为指导学生研究,教授们查阅了国内外许多相关学术刊物、网站,还深入地了解实验技术。导师的科学精神更感染了学生们,他们轮流测水温、换水、喂食、记录……如今,课题组已小有成绩:把荧光蛋白基因转入金鱼卵细胞尚无先例,且成功率极低,他们做到了,并在荧光显微镜下成功拍摄到转入荧光基因的卵细胞照片。教授们说:“和他们合作,我们获得了新知识,更感受到了创新精神。”

“功夫”在课程外

“研究性课程”=“写论文”?不。推进研究型课程教学,“功夫”在“课”外:通过自主探索,学生的自信心、自制力、自主意识增强了,合作性、条理性、解决问题的能力提高了,综合素质得以全面发展。

一次课后,宝山区第三中心小学六(2)班学生对“大自然的语言”产生浓厚兴趣:为什么蚂蚁搬家就要下雨?为什么树的年轮能计算年龄?为什么大雁南飞,秋天就在眼前?……在老师指导下,他们决定以《寻找大自然的语言》为课题进行探究。课题有了,怎么行动?内向的小张平时一说话就会脸红,被“逼”着穿梭于居民中做访问后,变得从容自若多了;好动的小刘一大早就往书店、图书馆钻,一呆就是半天……几个月过去后,一篇篇像模像样的的小论文“新鲜出炉”。孩子们身上的变化更让家长们欣喜万分:“女儿比以前好学、好问了!”“儿子现在学习起来,有板有眼了!”

寻找研究课题,让学生们开始学会关心社会、关心他人:《交通事故多发点分布调查》、《商业地段公厕调查报告》、《冰箱与食品保险》、《上海市重点高中学生成功焦虑调查研究》……林林总总的题目,大到国计民生,小到鸡毛蒜皮,都是学生们从生活中去发现的。“垃圾问题”成了不少学校学生共同关心的“热点问题”:文来中学的学生“屈指一算”:全市每年浪费的空牛奶盒就能建87所希望小学,供10950个失学儿童读一年书;七宝中学学生对闵行区农村垃圾的处理进行调查后,给区市政管理部门写信,提出了“处理农村垃圾应分类进行”……虽然孩子们看问题还未免幼稚,但谁能担保,现在的一些难题,未来不在他们手中解决?

 选稿:黄客 来源:解放日报(7/8) 作者:记者 陈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