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精神的片刻忧伤……
 2002年3月29日 17:22

我是个懦弱的人,这一点我从小就知道,但是我一直不肯承认。我希望自己是个强者,可是不幸的是,我无法做到这一点。我总是不自觉地害怕,害怕陌生,害怕嘲笑,害怕情感,害怕孤独。

可笑的是,我害怕孤独,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它,到最后甚至是去习惯它的存在。从八岁开始,我就知道什么是寂寞。一个人被关在家里,面对没有生命的墙壁,没有一个倾听者,只有我默默地望着窗外灰色的天空。那种颜色,像是水墨画中的淡淡的萧条,挥之不去。

当我寂寞时,我选择对自己诉说。

我也不清楚我是如何办到的,我把我的心分成了两半。一半是诉说者,一半是倾听者。当我开口说话时,我似乎又是个无助的孩子,睁着恐惧的双眼面对四周的死气沉沉;当我竖起耳朵听着自己的心声,我却变成了老人,熟悉一切情感,体会得到心里微妙的变化。我就这么把自己统一成一个混合的整体,我的寂寞只留给自己品尝。

你可以说,孤独不是我的特权,但是别人或许大可不必活得这么复杂。朋友这东西,也许就是在这时候见效的。你可以强迫朋友分享你的哀愁,你的快乐,你的犹豫,你的愤怒。可是条件是你愿意敞开心扉。然而,对我来说,打开心是件危险的事。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看似很近,其实遥远。一个人的心,是一个容纳思想和秘密的宝库,不容许他人肆意窥视。如果轻易被别人看穿,我以为那是种对自己的出卖。人要保护自己,也许就要显得神秘。有些秘密只能对自己说,在心的周围画上一条线,区分开什么是禁区,什么是公共区。对别人而言,或许这是条清晰的线,可是我却不知道,这条线在何方。

我害怕被人了解,和人交心会受到伤害,我固执地这么想。当你心底的秘密开始被人知晓,当你内在的灵魂开始被人触摸,他人的温情也就像是一把抹着蜂蜜的刀,轻轻地在你的心头划开一个口子。甜蜜是短暂的,痛苦却留了下来。

我厌恶痛苦,却受着它的折磨,我害怕被人了解,可是又渴望着片刻的温存。如果我是个自闭者,我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那时我就只需要沉醉于美好的虚幻中,这算是个好消息,我不需要再去为自己的位置而苦恼。我是个病态者,我无须为自己的生活负责。可是我不是,我要面对真实的世界。我对自己说得越多,越是无法摆脱困境。我明白我的难题,可是我解决不了。

也许这还因为,我总是容易受到梦幻的蛊惑。在我的脑海里,永远都会充斥着甜蜜而又缥缈,带着淡淡的感伤的图象。我看不清那是什么,可是我似乎又知道那是什么。现实真是面残酷的镜子,它让我惶惑,让我苦涩,让我觉得,我的生命的一半是灰色,另一半是灰色的影子。

真实难道是为了嘲笑幻想而存在的吗?

我想的太多,我知道的太多,我要的太多,可是我得到的很少。有人说,谁不是这样。可是这种欲望的落空所带来的忧伤,因为无节制的憧憬而被放大了。在夜晚时分,它就会蠢蠢欲动,一点一点吞噬你的心。

城市的夜晚并不纯粹

因为灯光的影响

它总是露出酒后必然的惨白色

在点点霓虹的映衬下

夜空就象被调淡的墨

轻轻地扬起了一片灰

隐没了星星的光彩

它们的光芒成为了多余的点缀

如同忧郁的心灵上的火花

一闪即逝

这一刻,睡神向人间洒下的,

不是甜蜜的梦幻

而是无尽的哀伤

来源:考试论坛 作者: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