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我的一天
 2002年3月31日 19:07

清晨篇

物理老师说:声音是通过振动产生的。不错,我现在所感到的便是自己的耳膜与闹钟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振幅,相位移,频率,波长,y=sinx,y=cosx……???

这只闹钟是我为了高三特地买来的。跑遍了上海的所有大商店,有的只是那些“静谧”型的——或曰温柔的嘟嘟声,或曰人性化的语言声,唯独没有“金刚怒目”型。

我是不愿放弃的,最终“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所谓“伊人”,在地摊上也。

糟糕,刚才的一段回忆,又浪费了我1分钟的宝贵时间。我掀掉了被子,看了看贴在墙上的高考倒计时牌。今天——公元2000年10月20日,离高考还有260天≈6240小时≈374400分钟≈22464000秒!

我想起了昨天数学老师教授的统筹法。刷牙——40秒,洗脸——60秒,着装——80秒,早餐——240秒(是不是太慢了,听说本校有一同学,吃午饭也只需120秒?)上学—420秒……

对,画个流程图吧!

刷牙——洗脸——早餐——着装——上学

最短工时=500秒

倒霉,今天又碰上了红灯。红灯=“红灯”?真不吉利,不知道这次语文考试能不能pass?……跳绿了,好兆头!好兆头!这次有希望了。

我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只有30秒了。完了,完了,今天只得认命了。我又不是J.H.T.,那个看门的也不是Flyindance。我即使将表回拨5分钟,她也是不会认帐的。她是不会抬起纤细的手臂笑着对我说:“你迟到了。”他唯一会做的便是举起如铅球般的拳头凶神恶煞地怒吼:“交出本子来!”

好一个掩耳盗铃新世纪版。

课堂篇

我是最喜欢英语课了,不是因为我多么热爱英语,不是因为英语老师和蔼的微笑,不是因为……

一切都因为在英语课上,我的大脑是可以取得片段休息的。老师在讲台上以比重金属还高的密度传授着词法,句法,例句。我呢,便以更高的密度记录着。ρ=m/v。m=知识的容量,v=知识储存的速度。既然知识容量是定值,而我笔记的速度自然要比老师口授的速度慢得多,所以,我的工作密度也自然比老师大得多了!

如释重负,原来语文考卷终于还是没有改好,今天的语文课是用来评讲作文的。

我对应试型的议论文是颇有心得的,以致在《******》作文期刊上,发表了自己的大作。另外,我还收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笔工资——稿费。呵,原来我的文字竟是可以转化为生产力的。可是这个转化并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因为学校的宏观调控太出格了——作文期刊是不可不订的,否则,那本《******》早成了滞销产品了。

果然,我看见自己的作文本被放在了显眼的第一本。语文老师开始诵读我的“佳作”了,听了老半天,我才回过神来——天哪,竟然是篇反面教材!

稳住,稳住。我从课桌内挖出一份《青年报》,悠然自得地读了起来。

“不知是谁写的,像样板戏!”

“估计是男同学写的!”

周围的同胞们开始发议论了。臭小子!叛徒!早上还对我的作文大加赞颂,现在倒好,一棍子把我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心里虽这么想,但我仍旧镇定自若地享受着那份《青年报》。脸不变色,心不跳,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

通过这节语文课的磨炼,我终于懂得了一个客观真理:原来,材料作文的论点是唯一的。

自修篇

我十分感激学校每天都安排了一节自修课。尽管我仍要坐在课堂里,尽管我仍不能畅所欲言,但毕竟我的心灵是自由的。

Ricky是按捺不住寂寞了,他耳中听着“羽泉”的情歌,眼中看着“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的接触》,口中诉说着第一次写情书被退回的苦楚。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我开始对Ricky严正申明了:“现在是高三,要专心读书!不要搞这些无聊的事!”

Ricky反驳道:“这总比有些人压抑在心中的好!”

有些人……我?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了心目中的“伊人”。唉,我是没有勇气“溯洄从之”“溯游从之”的。我甚至连同她说一句话的勇气也没有。我所能做的便是时刻提醒自己现在是高三了,现在是高三了……尽管我知道着也是无济于事的。

摸鱼儿(辛弃疾)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常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若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依危阑,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梦境篇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里,扔了书包,扔了重负。

我躺在床上,又迷迷糊糊地沉入了梦境。

我又梦见至尊宝跪在那根金棍棒前,捧起了紧箍。

“当……当”不远的海关大钟楼传来了一天结束的号角。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梦见至尊宝将紧箍套在自己的脑袋上;我也从没有梦见他变成了孙悟空。

公元2000年10月20日终于还是成为了历史。

END

编辑:任渊 来源:考试论坛 作者:churge-s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