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心理操,高考的准备运动
 2002年7月2日 10:06

用拿手的科目撑起自信

高志芳,建平中学毕业生,高考分数:532,现就读于复旦大学法律系说起一年前所获的佳绩,高志芳表示她一直有些意外:“真的,我没想到会得考分第一名,此前也从未想过……我只是尽了全力而已。”

按高志芳的说法,高考前的那段日子她的状态并不是太好,甚至可以说有点“抑郁”。本来,在高三以前,她的各科成绩总分排名在班里一直保持前三名,自从3+X选择了历史,成绩一直不理想,主要是历史这科一直找不到感觉。

不过,她的其他各门功课依然十分出色,她有总体优势。她开始合理分配自己的精力,她认为,应该重视基础知识,高考固然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新、奇考题,但毕竟有限,只要将基础夯实夯牢,把该得的分一分不少地拿到,就已经相当不错了。于是她为自己制定了扬长避短的“防御策略”,即用语、数、英撑起自己的自信,然后尽可能将历史的成绩搞上去。

也许正因为自己有一门功课是薄弱环节,才使高志芳清醒地调整自己的心态,既不可妄自菲薄,也不可掉以轻心,时时让自己处在一种焦虑之中,增强自己学习的原动力。

针对历史,特别是大分析题,她采取如下做法:反复比较试题提供的异同点,寻找合适的切入角度。比如在答题时,她总是有意识地收集事件发生过程中的各相关因素,举一反三,努力掌握解答历史考题的基本路数。还尽可能将这种成功经验沿用到其他功课中,比如语文作文等。

高志芳还练就了一个强项:改错。如英语考题中的词汇改错,她不仅将试卷或练习中的错误改正,而且还将试题抄写下来,集成一册,反复记忆。她这样坚持了三年,已形成习惯。虽然改错看起来是小打小闹,但长此以往,她所收到的功效却是小觑不得的。

高志芳笑着对我说,虽然她年纪不大,独立性却很强,尤其勇于自己承担后果。她告诉我,她的父母对她很信任,在学习上基本上不干涉她什么,全靠她自己努力。初中时,她本可以直升原来的学校,但她还是自拿主意,报考了市重点建平中学。

高志芳不理解,为什么有的家长总是给自己孩子无端加压,总是夸赞别人的孩子,而她的父母正相反,“父母以我为荣,使我感觉很好。”

高志芳也会有不开心,那一定是考试不理想、自己不肯原谅自己的时候。她一直很好强,对自己要求也高,面对挫败,自然不愿服输。为了调整好心态,她思索了很久,觉得自己不应该太注重每一次的结果,而应着力于为结果而付出的努力,只要自己努力了,扎扎实实地掌握好了知识,即使偶尔会发挥失常,但不可能一直失常。她这样想,也这样做了。

“另外,在同学中拥有一两个知心朋友也很重要。”高志芳说,这对考生心理调适很有帮助。有了知心朋友,一旦遭遇困惑、烦乱,自己就有了可以倾诉的对象;而且这样的朋友,在学习上还可以互相帮助,甚至作为竞争对手彼此促进。

一句话评点:不妨采用“极限思维法”,想像你所焦虑的事件可能的最坏结果。你就会发现现状还是值得乐观的。

把外来压力剔除到最少

钟宁桦,大境中学毕业生,高考分数:510,现就读于复旦大学经济系“有时候成功与失败只是一步之遥。”钟宁桦感慨地对我说。去年初,他作为大境中学唯一一名考生,参加复旦大学文科保送生考试———大境中学已三年没获得此类名额了,此番重获,大家自然寄予了极大的希望。然而钟宁桦却考砸了,差4分,因而不能在高考中加分,他的心情懊丧极了。

扪心自问,钟宁桦觉得自己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心理负荷过重,学校、老师、家长的期望变成了他的沉重负担,阻碍了他顺利发挥。平静下来以后,他开始以一种客观的眼光审视自己,分析自己的实力,给自己重新定位。

首先,对一些问题要想清楚,比如考得不好,最坏的结果是什么?他相信自己的实力,不会差到哪儿去。其次,尽量排除来自他人的压力,使自己心态平衡;第三,把握好学习与娱乐的度。钟宁桦很看不起有些学生以娱乐为由,故意放纵自己。他总是努力自我控制,收住玩的念头。但他也坦言,至今为止自己仍未掌握好学习与娱乐的度。

钟宁桦注重拟订计划,比如每月初,就某学科某具体方面拟订详细的复习计划,不仅不为课堂教学进度而改变,相反有些课堂考试竟成了他检验自己是否达到复习目标的手段。他反复告诫自己:一、题不二错;二、发挥技巧上的潜力;三、调整心态。落实到行动中便是:在数学方面,并不满足于一套解题方案,每一道题只有在两种方法解答下得到相同结果,才算真正弄懂,才可以放开。

在文史方面,他强调人文知识的积淀。他不满足于课本,课堂外爱看黄仁宇历史方面的著作,也爱看《读者》杂志,并对文中精彩字句、材料,暗自背诵,以便运用到写作之中。

钟宁桦告诉我,他不爱听流行音乐,却对贝多芬的交响乐情有独钟,总能从中汲取精神力量,使自己紧张的心理得以缓解。钟宁桦的父亲看到儿子如此用功,难免心疼,他曾暗示儿子考一所次一点的大学也无妨,可是钟宁桦认定自己的目标,决不撒手。

钟宁桦调整心态还有一个秘诀:就是在闲暇时刻,有意识地回顾以往的成功经历,强化自信;同时,对以前思考过的问题再次思考,借以强化自己的思维。

高考前夕,他还在父亲的陪同下特意拜访了大同中学老师,为自己的作息时间做了具体安排:在保证每天8小时睡眠时间的基础上,早晨7点起床,夜半12点就寝。晚上10点左右,是一天大脑思维最清晰活跃的时刻,他用来思考或做一些疑难题目。中午在校,偷空伏案睡一会儿午觉,傍晚回家,如果累了,也可以睡一会。“最重要的是,在高考前将自己的生物钟调整到和高考一致,并适当地保持兴奋。”

“大考之前,睡不着是自然现象,”钟宁桦补充道,“但一定要坚信自己的实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一句话评点:充分看到自己的实力,不要求每次考试成绩都能十分理想,不要因一两次考试成绩不好而否定自己。

一张一弛,调节至适度

方瓯华,格致中学毕业生,高考分数:515,现就读于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一副眼镜,一身运动服,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他就是毕业于格致中学的方瓯华,说起高三那段复习迎考的日子,他禁不住用“苦”字来形容,“那时学生们的心理压力都很重,担心自己万一考不好,那可怎么办,这时候就一定要撑住,不能让自己垮下来。”他颇有主见地说。

方瓯华告诉我,为了应付高考,他的不少同学拼命做题目,埋首于书本之间,几乎不接触外界生活,因而信息量的摄取相对较少,有的同学甚至连“数码相机”都不知道。而他则不同,每天坚持上网两小时,信息的获得就比一般同学多,比如有关高考的信息,他总是在第一时间获知,而不是通过别人转告得知。

对做习题,方瓯华有自己的看法:要“精”。有的同学以为题目做多了,就可以凭记忆解答有关难题,其实那是靠不住的。因为他并未真正弄懂,凭借似是而非的想像只会加大自己的难度。其次,要尽量猜测老师或试卷的出题思路。有时候,有的同学碰到不会做的题目,往往叹口气放在一边,而方瓯华则不同,总是试图去“猜”题目的考点,追问是否缺少什么条件等,因此,对于同样一道习题,他不仅要求自己了解答案是什么,而且还要知道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答案,怎样得到这样的答案,即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也许正因为此,高考前他的心理较为稳定。

方瓯华高中时是校学生会主席,平时课外工作自然比一般同学多,问他是否会影响学习,他笑着说,不会,因为他把别人休息、玩耍的时间挤出来做工作;在他的床头还有一张日程表,什么时间做什么事都清清楚楚。这样,有了适度的工作、活动,一切都得到调节,注意力更集中了,学习效率也提高许多。

方瓯华说,到了高三,同学们纷纷请家教,有同学说至少是给自己买个心理安慰。而他则没有请,一是家里经济条件有限,二来他坚信自己有能力应付。

方瓯华说自己十分幸运,父母非常关心他,虽然他们不能对自己的学业有直接的帮助,但尽可能在生活和物质方面满足他,所以当方瓯华提出要买电脑时,他们毫不犹豫地前去买了。

方瓯华的休息或娱乐便是上网,对此,他是这样理解的:上网浏览新闻一来可以调节精神,使复习得有点昏昏沉沉的大脑得到新的刺激,二来可以扩大视野,增加见识,对语文作文也有好处。比如前几年的高考作文命题便涉及“2010年世博会主题”,以及“中国文化遗产的保护”等,如果你看过相关报道,了解有关背景资料,写作也就游刃有余了。当然,上网也要有节制,不能盲目、无限制地上网。

方瓯华在生活方面也有自己的习惯和讲究,比如每天早上坚持吃纯牛奶加咖啡,这样可以使大脑兴奋起来,在课堂上集中注意力,因为毕竟晚上复习得晚了也是常有的事,但不能因此而影响白天的学习。还有,考前吃几块巧克力给自己增加能量。

一句话评点:压力过大,会造成紧张、急躁心情;没有压力,也不利于学习效率的提高。所以,必须学会调节自身的心理压力

编辑:扣子 来源:劳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