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当年我们高考时
 2002年6月5日 13:46

东方网6月5日消息:一年一度的高考又来临了,这使我不由地想起了当年我们这一代人参加高考的情景。

那是一九七七年的夏季,我还在崇明某农场务农。当得到消息:要恢复大学招生考试了,我们兴奋不已!大家挖空心思搞来一堆数、理、化、史、地、语、政的教科书和习题,但没有一门学科的资料是完整的,其中还有不少是我们挑灯夜战抄写出来的。数学、语文和政治是文理两科的公共科目,这些资料就成了大家争夺的目标。为此大家商定每人只能取其中一本去读,不能同时占用其他课目的资料,而且过几天就需要调换。同样稀缺的资源是草稿纸,一旦知道有谁从哪儿搞来一堆有一面还能写写画画的纸张,大家都会竭尽所能去“偷摸拐骗”。有一次吴君从王君那里刚刚得手一叠破纸,却被王君发现,吴君抓住纸猖狂出逃,王君岂肯甘休,在后大骂紧追,从此成为那段岁月的“典故”。

资料是零零碎碎的,我们的知识也是零零碎碎的。“文革”几年的教育“成果”人人尽知,现在立马要逼出一些个大学生来,实在勉为其难。无奈之下,人人都在做学生的同时又“敢为人师”。一旦有难点疑点众人中只要有一点见解的那位立刻就成了老师,但因为底气实在不足,说不上两个回合便被其他人轰了下去。接着思路的马上当了第二任老师,没几个回合,又被大家轰了下去。就这样循环往复,嘿!真正地理解了不少章节。当然,碰到大家都一筹莫展时,就只能大眼瞪小眼了。

当时为了考大学,我们是“不遗余力”的。田野劳作归来,不顾一天的疲劳,立刻投入了复习。有时遇上停电,电灯不亮了,大家就摸黑召开“卧谈会”。一人提一个问题,大家逐个回答,在少得可怜的知识中引经据典,“学而时习之”。

待到要填报学校和专业时,我们却一个个抓耳挠腮,谁知道这个专业那个专业是怎么回事?研究了半天,根据自身的“小半瓶醋”的实际情况,大家决定找一些冷门专业,而且学校不在大城市或中心城市的,以“便于录取”。当时大家的目标就是能够读上大学,别的一概不计了。时间到了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和十二日,中断了十年之久的大学入学考试同时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各处考场庄严举行了。真是滚滚的考生大潮啊!光是我们的农场就动用了十辆大卡车,满载十卡车的考生,还由农场派出所的吉普车开道,浩浩荡荡地奔向崇明岛新民镇的几个农村学校考场而去。上午考试结束了,中间有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农家学校辟有教室权作休息室,几个保温桶是由农场工作人员带去的,已经灌满开水,还准备了一些搪瓷碗,供考生喝水用。中午一辆卡车送来用棉被包裹得实实密密的热乎乎的菜肉包子,每只卖5分钱。

考试结束了。一九七八年春节过后不久,我们之中仅有周君考上了西安的西北工业大学。他离开农场的那个大清早,我们都去码头送行。在堡镇码头的小饭棚里,周君请每人吃了一碗肉丝面,算是对我们的答谢,也算是我们对他的饯行。回到宿舍大家无语,但沉默了几天,溃不成军的考生们又集中起来,再次发奋攻读了。这一年的九月份,我终于也揣着入学通知书离开了农场。那次饯行规模稍大一点,党支部书记亲自掌勺,捕了几条鱼,掏了一点蚌,摸了一盆螺蛳,割了一筐韭菜,鸡窝里攒下的几个鸡蛋,收集废弃的瓶瓶罐罐换钱买的猪肉,我出点钱买了两瓶烧酒,轰轰烈烈的告别宴会持续了一个下午。

又留下的顽强分子们在以后的岁月中依然攻读着,后来也一个个地进入了大学学习。往事悠悠,祝今年的年轻考生们好运啊!

编辑:青青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麦胜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