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今天高考……
 2002年7月10日 09:31

今天高考。

这是我从考场回来,坐在电脑旁要说的第一句。我也只能说这句。

我总不能说:“今天‘七七事变’,让我们回忆一下艰苦的抗战岁月!”罢?

“七七事变”和我没关系。至少关系不大。我妈不会因为我忘记了革命教悔而大发雷霆。我妈只在乎我今年是否还要赖在她的身边吃一年的白饭。打扰他们二老的夫妻生活。很遗憾,我有十分的把握让她失望。

一大早就还有个可悲的现象出现。今天,我好像变得异常娇气。大早上,我家老太太竟然问我要吃什么,她帮我去买。我能肯定我当时眼睛由于吃惊瞪得一定比赵薇还大。在我还没有发育的时候,就已经自己拿1块钱去买点豆浆油条什么的解决肚子问题。这种突如其来的优待如果放在电影里,一定是有诈。而现实中的今天,原因只有一个:高考。

这真的很奇怪。一个小小的考试就能把亲情非常夸张地瞬间拉近。犹如泡沫经济一样迅速膨胀,最后随着我的落榜而迅速破灭。今天像年夜晚一样的午餐也是这个道理。

马路上,警察叔叔拦着机动车。工地上,民工偃旗息鼓。美其名曰:为了考生取得良好成绩。好像只要这两天不打扰考生人人都能憋出一个高分。早干什么去了?

电视里,各个节目像马屁精一样祝考生这个那个。而且千篇一律,虚假空洞,毫无新意。就如同每年的高考。

我很无耻地享受着这种飞来的温情。我没有揭穿这个达不到目的的阴谋。因为这个阴谋很甜蜜。我好久没看见我妈笑着对我说话了。也好久没有如此放松地甩开腮帮子胡吃海塞了。自古用警车开道,临行前还有一顿饱饭吃的待遇。除了我们好像就只有死囚犯了。所不同的是他们奔赴刑场最后都是落一个平等的下场。而我们不是,我们还生死未卜。所以说,死囚犯比我们幸福。

上午的语文我一定考的不错。听人说“红颜祸水”。一进考场我就仔细打量了所有的考生。不出我所料。一个漂亮的姑娘都没有。如果有也早就被这现代科举制度摧残地不成人样了。真可怜。

下午的数学就无聊得多了。睡醒午觉我寻思了好久才决定奔赴考场。大伙都在填卷头的时候,我才穿着一个大裤衩子晃晃悠悠地进来。我知道监考老师瞧我不顺眼。可我也没有让他顺眼的义务。好在我答题快,半个多小时就出来了。答题快的原因主要因为我都不会。这种“不会”形容起来很有难度,就如同向黄花闺女询问生孩子的窍门。

可我还是契而不舍地展示着自己不太娴熟的笨拙。

值得庆幸的是,我还有一两个题目读得懂。可见我比一个守妇道黄花闺女要强一点儿。

其中第一道选择题是问我从一个正方体选三个面,有多少种选法。好在我带的橡皮是方的。所以,那三个监考老师就看见一个带眼镜的臭小子在考场上专心致志地摆弄橡皮。答案终于被我数出来的时候。我好像听见除了我还有三个人为这一成功松了一口气。这种叹气声让我有种集体合作的错觉。其实,只有我一个人在干,1,2,3,……3,2,1,不停得数着。数错了重来。不辞劳苦。一遍一遍。

中间的题目,对我来说轻松多了。一眼望去,陌生的一大片符号郁郁葱葱地生长着……

最后一题是如何把一个正三角形折成个三棱柱还有三棱锥,用虚线表示。首先,“三棱柱”和“三棱锥”这两个词琢磨了许久。不知其所云何物。于是,我规规矩矩地在草稿纸上裁下了个三角形。认真地折着。仿佛回到了童年。小时候我折的东西要比这复杂得多。不过,那时折青蛙并没有要求什么面积一致。真是很无聊可笑。难道“三棱柱”和“三棱锥”比“青蛙”和“兔子”要可爱?我不明白。总之,我还在折着。没有因为折的东西无聊而放弃。这一次,三个老师显得很平静。他们没有因此晕倒。我想,原因有两个。一是他们也不会,如果非要不要脸地试着做做大概也只有自己动手折这个办法;二是,整个考场像我一样折着童年的人不在少数。如果要晕倒的话,估计是晕不过来了。

当我再次晃晃悠悠地踱出考场时。时间刚刚过了38分钟。我就这样草率地结束了我的第一次数学高考。而且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仿佛这一切都很自然,很顺理成章,很合情合理。

我理科不好。就是说很差。可我并不因此而讨厌理科。甚至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还对理科怀着一丝丝崇拜。我觉得那些能用科学知识接触真实的人很了不起。比那些编个小故事的所谓作家要强百倍。至少他们没有用一堆废话和谎言混合着油墨去混淆人们的思维。他们日日夜夜地用枯燥的符号无限接近上帝接近真理。这样想来,这些知识让我等之辈用来应付考试,以考上一所无名大学为目的。简直就是对知识的一种侮辱。我很善良。我没去侮辱真理。我没那个资格。也没那个本事。这些事情还是留给那些不明世事的蠢货去做吧。

一回到家,我就急忙打开电脑。写下上面字。直到此刻,我才发觉,我写的什么都不是,连“废话”都称不上。可我还是在写,因为我空虚。因为我无事可做。因为我还没有一个充分地理由阻止我这么写下去。

前几天,图书馆的老婆子。见到我说:“哈哈哈……我可找到你了。交罚款!150多块。”我一下蒙了。后来才弄明白。那张我从没见过面的图书证在丢的当天就被人拿去借书了。都快一年了。再加上我们学校高利贷般的罚款。一本几分钱的“四人帮”时代的破书此时的身价竟能让我和几个狐朋狗友吃一顿重庆火锅。我急了,问老婆子。怎么今天我才知道这事?她说怕影响我考试心情。我听了这话差点没捶死她。哦,何着现在讲就不影响了?去你妈的!我摔头就走了。后来,老家伙扣了学校本应返还给我的90多块书费。我没多计较什么。就当给提前给老东西买块帐子。

后来,我接到学校发给我的像手纸一样粗糙的毕业证书时。我才发现上当了。这张连照片都没粘牢的毕业证书充分证明了这所口罩般大小的高中敲诈了我三年的生命。三年来时光,就为了这张手纸。或者说我只得到了一张随便花3毛多钱的就能买到的小纸片。三年的时间比一顿火锅对我来说要痛心得多。

今天,我还被骗来参加一个可笑的考试。我已经成了一个十足的小丑。上演着一场十足的闹剧。简单的说,我被耍了。

三年的光阴就如同这篇帖子一样不知所云地过去了。中间不定还有什么错别字和病句呢!跟这三年的浑浑噩噩的日子比起来,真的算不了什么。家庭里没位置,生活中没方向。撑死算个缩影。

我敢打赌。甚至敢打十块钱的。全国没有第二个像我一样的高三考生在今天这个“七七事变”的赶考日子坐在电脑旁写些乏味的文字流水帐。只有我。一种类似“物以稀为贵”的“殊荣”又一次让我感动地痛哭流涕。

真的是被“感动”的吗?我不知道。要不是怎么办?

来源:考试论坛 作者:碎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