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巴蜀鬼才”魏明伦写高考作文:《考场思考》
 2002年8月2日 10:10

2002年高考之际,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节目特邀请十多位“考生”进行了一次高考作文应试,他们中有作家、学者、名人、还有普通的中学生,在这次非正式的考试中,虽没有严格的监考,但进行了正规的阅卷。以下是“考生”魏明伦的“心灵选择”--

考号:001.

成都“考生”魏明伦:剧作家,小学三年级因家贫辍学,九岁登上川剧舞台,艺名“九龄童”,青年时代弃“粉墨”,学“文墨”,长于戏剧和杂文,文风泼辣,自成一家,人称“巴蜀鬼才”。

《考场思考》

作者:魏明伦

考试争分夺秒。考生我面对这么一道开卷才知的作文考题,心灵激荡,心绪矛盾,必须迅速作出选择。

考场鸦雀无声,我仿佛听见手表秒针嘀嘀嗒嗒催促。两分钟过去了,一个平日思考已以久的质疑,这时突然可恶的跳了出来——

作文的快慢,因人而异。同样是骚人墨客,学士文豪,有的擅长敏捷,出口成章,七步成诗,日试万言,倚马可待;有的擅长锤炼,袖手于前,挥毫于后。呕心沥血,琢玉淘金。敏捷如李白,锤炼如杜甫。快手有平凹,苦吟有路遥。皆一时瑜亮,无分轩轾。快刀斩乱麻,慢功出细货,互有佳篇,各有用途。作文临时公布考题,限定短时交卷,只能考核人的捷才,而捷才只是文才中的一种。文才,是个奇妙的综合体。有的旋风快笔,半天所写与他半月所写作品的质量相差不大;而“久坐必有禅”的老辣手笔,半天与半月所写作品的水平竟有霄壤之别,一些胸藏真才实学之士,未必善于俄顷之间喷涌展露本事?因此,前朝许多未得云雨的蛟龙,往往在科试场中名落孙山……

邻座女生一声轻轻叹息,寂静的考场更加紧张。别停笔,赶快写。前天与同学争议的话语,此刻自然流泻笔下——

如果高考作文不是临场公布考题;如果不是限定短时交卷;那将成何体统?岂不乱套,弊端更多么?平心而论,相对而言,当代高考体制,不失为比较民主,比较科学,比较接近“德先生”与“赛先生”。凡事有利有弊,要看利弊多少?然而……(可恶的“然而”)我国能否再向德赛二先生靠近几步取经?有没有更加完善的考核方法?至少在文科,能否改进单以捷才取人,避免大量遗珠之憾?由此推论,体制改革应该与时俱进,更上层楼。这就需要成千上万独立思考之人群起献策,更需要决策者海纳百川,包括汲取体制外思维来改革体制内之不足……

啊!手表嘀嗒,越催越急。前座那位男生好象已顺利完稿,掩卷如释重负。我怎么办?难道真把自己独立思考的结果化为试卷交上去吗?涉及高考体制本身,作文破例,考卷带刺,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似乎不是上面出难题考我,而是我出难题考上面!啊呀,太险了。鬼聪明误我,我误爹娘,很可能扣分落榜!

矛兮、盾兮,自相矛盾,如何抉择?我忽然后悔,何不作文写一篇英模大话?何不动笔编一则时尚传奇?悔之晚矣,时间到矣。横下心肠,硬着头皮,向上交去本人一腔真话。

编辑:扣子 来源:新浪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