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固步自封与摇曳多姿--谈2002年高考作文题
 2002年8月2日 14:01

随着北京加入单独命题的行列,今年高考语文出现了三份不同的试卷三道不同的作文题。这虽然远未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但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比较、评价、反思、总结的平台。

纵观三道作文题,不难发现,全国题与北京题仍然在原地踏步,了无新意,而近几年教育改革风头正劲的上海,继去年推出“对文化遗产的了解、认识和思考”这样广受赞誉的话题作文后,今年又推出了“面向大海”这一看似平常却外延宽广、内涵深刻的命题作文,体现了上海近几年作文命题的摇曳多姿。

先说全国卷和北京卷的“固步自封”。

1、题目和材料的蹩脚。“心灵的选择”——全国题的中心词就叫人莫名其妙,“选择”不就是从“心”开始吗?既然如此,那么前边加“心灵”的限制语的“用心”又何在?我们平时说“生与死的选择”、“利与义的选择”、“真与假的选择”……选择总在“两难”或“多难”中展开。至于这则材料的真实性,提出异议的人已经很多,本文略去不表。北京题的“规则”倒不令人费解,问题是材料中的话语——“几个同学看了一场世界杯足球赛,兴致勃勃地聊起规则问题……对!没规则不成。没有校规,没有交通规则,成吗?……”如同1998年的材料的语言表述一样,比学生腔还学生腔,面目可憎。

2、话题的陈旧。高考作文命题应该达到这样一种境界: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但是,今年的“心灵的选择”固然没有人写过,但“选择”之类的题目大概你写过,我写过,他也写过。“老师,我就是按照我那次的作文思路写下来的”,“老师,我就是按照你那次作文讲评的思路写的”,“老师,您真神了”……当学生考完后兴奋地这样跟我说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今年的作文题将不会有一个合适的区分度。再说“规则”,表面看较有自由度和开放性,但拆细了,不外乎三个点连接成的一个圆圈——或“正”:不以规矩,无以成方圆;或“反”:打破常规,勇于创新;或“正反”结合:如规则与人情等。

3、形式的老旧。应该承认,话题作文是一种重大的改革和创新,打破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以给材料作文为主的命题思路,打破了中学作文教学“八股”式的、四平八稳的模式,推动了中学作文教学改革。但是,再新的衣服穿几年也会褪色,命题者如果不把题型加以变化或不能创新,新的“八股”就会应景而生。

“话题作文”不是“体裁不限”么?那好,有类似的故事你就写记叙,没有你就发议论。擅长叙事的(女生居多)你就写故事,哪怕胡编乱造;擅长议论的(男生居多)你就发议论,哪怕你的见解一点都不新颖独特。一个高中生,从高一开始只要练好一种文体就足用了。

“话题作文”不是具有“开放性、自由度”且“与时代的某些热点问题”“暗合”么?那好,我准备几个这样的话题,到考试时你总有一个用得着。君不见,今年某市的一套模拟题的话题作文正好是“选择”!北京某著名特级教师说:“考前复习,我用两课时评讲‘规则’这一话题,学生直接用到了我为他们准备的名言。”某校高三前的训练题是:“二战期间,有两个人同时被关进德国的纳粹集中营,他们只能通过一方小小的透气口接触世界。于是他们两人轮流向外望,一个看到的是高墙、铁丝网,而另一个看到的是蓝天、白云、小鸟……前者选择了消极悲观的人生态度,最后没能支撑到二战胜利就死在狱中;而后者选择的是积极的态度,最后不但遇救,而且当上了将军。请以‘选择’为话题……”诸如此类,千万不要以为是巧合或保密不严。

再说上海卷的摇曳多姿。

看看近几年上海作文命题轨迹:大小两题作文——想象性的话题作文——关于文化遗产的话题作文——命题作文。虽然形式上看,并没有超出全国作文题的命题形式,但始终是变化着的,而且角度是新颖的。“面向大海”,这样的作文题大气而精干,既能在较大程度上避免猜题押题,又具有很高的开放性、可写性。

面向大海,你看到的是博大,我看到的是深沉;面向大海,你看到的是波澜不惊,我看到的是狂涛骇浪;面向大海,你看到的是春暖花开,我看到的是阴霾裹罩;面向大海,你看到的是祖国改革开放的骀荡春风,我看到的是曾经帝国主义列强的坚船利炮……可以叙事,大海的故事——真美;可以议论,大海的底蕴——真深;可以抒情,大海的梦想——真奇……

北京是首次单独命题,作文题不尽如人意还情有可原,但全国卷的作文题也不如上海题,就让人难以理解。这恐怕首先是个观念问题。

编辑:扣子 来源:中国教育资讯报 作者:何碧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