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高考作文大家谈:为高考作文一辩
 2002年8月9日 15:28

东方网8月9日消息:无论是去年高考作文的《诚信》,还是今年的《心灵的选择》,考题一经公开,立即受到一些人质疑。责难者说,这类预设好惟一正确标准的考题会使考生“口是心非”,考生为了高分“不得不说假话、空话、套话,写言不由衷的道德文章”,“高考作文快成了‘假话工厂’”。认为这类考题误人子弟,实不可取。

高考作文题预设一个“正确的标准”,即提倡讲诚信、舍身取义被指为考生“说假话”之源,这正如指责路标妨碍了行人的自由,逼迫他们奔向本不想去的地方一样。行人有愿意误入歧途的吗?

责难者极力提倡让考生作文有“说真话”的“自由”。什么是“真话”呢?去年高考考生“循着‘鼓励’的方向,以言不由衷的说谎相应对”,今年“考生惟一可选择的,就是编造虚假的故事,抒发虚泛的道德情感,表达虚夸的道德理想”。论者看来,即便不是全部,也有相当多的考生“为了高分”在说“假话”。为什么“循着”文题“‘鼓励’的方向”写出的文章被视为被逼出来的“假话”呢?这与对考生现状的判断有关。

除极少数外,考生都是十七八岁的青少年,虽也会受到社会上不良风气的影响,但接受的主要是学校的正面教育。他们对“诚信”、“舍身取义”的体会和认识会有深浅不同,但共同的是他们都有起码的辨别是非的能力,有爱憎分明的感情。他们中作文立意为讲“诚信”、“舍身取义”者,有多少会是违心之论?不信,试将作文题改为中性的《诚信可有可无论》,他们作文主题的指向大致不会改观。

若改为《颂欺诈》,他们如不举座皆惊目瞪口呆才怪。这两年的高考作文题是逼着考生说“假话”,还是引导他们讲真话,因对学生整体的道德素质、思想素质、认知能力评估不同,结论自然会迥异。如说这样的文题导致高校“以考生说谎的优劣定取舍”,那么跨入大学校园的莘莘学子会认同吗?

责难者不但为他们所说的相当多的考生被逼说“谎话”而焦虑,也为他们难觅游离于“正确标准”之外的“真话”而遗憾,更为如果出现了这样的“真话”必被判为低分而不平。如果评文必论真假,这“真话”与“谎言”的判定就给阅卷者出了天大的难题。

如将“循着”文题“‘鼓励’的方向”写出的文章,多以“言不由衷的说谎”判为不及格,恐怕那官司将多得吃不了兜着走。如惟“真话”为上,颂扬“欺诈”提倡“见死不救”也许确为“真话”,倘给高分,那么在鼓励“真话”的同时,岂不也肯定了道德上的虚伪(“欺诈”本身就是“假”之一端)和丑恶?在高考卷纸中难寻这类“满纸荒唐言”的文章踪迹,是应该遗憾,还是应该庆幸?

作文题的拟定有极广阔的空间和极大的学问,见仁见智在所难免。但高考作文题必得在一些方面有明确的界定,是既自由又不自由,犹如平衡木比赛。这是考出写作水平所必需的,文题具有鲜明的思想道德取向也无可厚非。“命题者预设的主题与思路”只要正确,会在考生的成长中起到良好的作用,使考生受益终身。我们提倡讲“真话”,但借此就判定凡有是非导向的文题就是逼考生“说假话”,凡符合题意、内容正确的文章多是在“迎合”考题,是“言不由衷”“口是心非”,这不但无据,也有害。

有此一辩,并非说这两年的高考作文题至善至美,今后应一律照此办理,而是就其得失提出一点不同看法,与关心此事者讨论。

编辑:扣子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孙立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