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同济大学教授谈高考作文:新意的空间
 2002年8月13日 17:36

今年高考一过,2003年高考眼看很快就来临了,真让我觉得不可思议。虽然它目前和我似乎关系不大,我仍然止不住内心紧张。毕竟我15岁的儿子下次也要参加——中考,考高中。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人们把中考看得比高考还有压力。而在所有考试科目中,最让我不放松的就是命题作文。

我是教写作的老师,自己写作文几十年,按说多少总会积累一些经验,应该不至于太紧张才对。这次高考作文题是《心灵的选择》,初看似乎平常,但细细推究又发现问题不少。首先是太沉重,别看它带上“选择”两字,其实考生没得选择,因为答案只有一个;其次,由于强烈的道德色彩,它有强加于人的意思;第三,如上两点叠加以后,它给考生留下的空间(或余地)就很少了,不利发挥更不利自由伸展,考生都是些天真烂漫的孩子呀!

从小经受无数命题作文的疾风暴雨,写得最多也最抵触的是那一类,诸如《一件难忘的事》、《记一件小事》等等。当然主要因为太多了,太多重复会形成逆反心理。但是年龄大些以后,特别是很少做命题文章以后,反而开始理解老师们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出这种题目:这样的命题之下,第一个规定是叙事。锤炼叙事能力是语文教学的最重要目的之一;第二,给考生最大的自由度,这个“事”,可以是好事,但不一定就是好事,也可是其他任何事;当然还有第三了,可以从中考查学生在语法修辞诸方面的能力,这也是考试的主要目的。其实我更看重另外一个附加的结果:每个考生都有一个不想与别人雷同的愿望,但题目是共同的,这就让考生们必得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全力以赴,迫使他们动脑用心,这不仅是考试的目的,也是教育的目的了,所以如今看来,那样的老题目也并不坏。

如果我是出题考官,我大概会从教育的终极目的出发,同时兼顾考试的目的,在给学生最大自由度的大前提下,找到可以让学生非全力以赴不能全面展示个人学习成果的题目方向。一句广告语说:年年送礼,全无新意!新意非常重要,但新意不是要考官来发掘,而是考官给考生出新意的空间。比如作文,甚至可以不命题,就来一句起始句,它可以是“昨天是我们最后一次聚会”,这不是命题,只是起始句。

作者为先锋作家,著有《拉萨的小男人》、《阅读大师》等书。

编辑:扣子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上海同济大学教授 马原